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10月號─在櫻花飄落的絕美宮殿心機交手,誰會坐上最後的王妃寶座?─阿部智里《八咫烏》

  • 字級

 

P.7


當馬醉木低頭思考時,真赭薄和濱木綿也前後抵達。

真赭薄一身由白到淡黃,進而變成嫩綠色的花橘色彩,搭配繡了瀑布的蘇芳唐衣,圍在後腰的長裙——也延續了唐衣上瀑布的流水,用白銀和水晶製成的溲疏花髮簪插在頭髮上。

濱木綿大膽地將禮服穿出了隨興的風格,在白色單衣外搭配了檜皮色、名為表衣的垂領廣袖外袍,然後用青綠色的薄絹代替唐衣穿在表衣外,宛如瀟灑的蟬羽。

三位公主各有風采,都散發出神聖的魅力。馬醉木情不自禁發出了感嘆聲。

雖然早桃那樣說,除非發生什麼離奇的事件,否則自己根本沒有機會入宮。所謂離奇的事件,就是皇太子喜歡自己。

在她產生這種想法的同時,在死心斷念的同時,內心也湧現了某種心動的感覺。那是以前從來不曾有過,帶有未知喜悅的感覺。那是被隔離在東家別宅長大,從來不曾體會過的喜悅。即使她告訴自己,不可能有這種事,這種甜蜜的痛楚仍然靜靜地在內心擴散。

多年前見到皇太子的笑容閃過腦海,他的笑容太動人,每次回想起來,心跳都會情不自禁加速。說實話,自己那時候……

「公主,藤波公主駕到。」

馬醉木聽到五加的聲音,驚訝地抬起頭,發現穿著深紫色薄質外衣的藤波出現在上座。

藤波巡視所有人後,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距離兄長駕到還有一段時間,我想請一位公主做一件事。」

公主殿下突如其來的這句話,讓所有女官都好奇地看向上座。

藤波確認所有人都豎耳聽著自己說話後,看向馬醉木。

「春殿公主,我想聽妳彈琴。」

「什麼?」女官紛紛發出驚叫聲。

「春殿公主?」

「不是秋殿公主嗎?」

有不少人聽了藤波的話,立刻發出不以為然的冷笑聲。

「藤波公主!」

馬醉木著急地叫了一聲,但藤波並不理會她。

「不,我無論如何都想聽春殿公主彈琴,就這麼決定了。」

 「琴已經準備好了!」五加很有精神地回答。

她什麼時候準備了琴?馬醉木瞪大眼睛,但發現準備就緒的浮雲已經放在五加的身後。馬醉木半強迫地背對著花菖蒲,坐在長琴前。

真赭薄看到放在地毯上巨大的長琴,似乎嚇了一跳。

「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樂器,既不是和琴,也不是箏。」

「沒錯,這叫長琴,是東家特有的樂器,所以其他人可能沒看過。」

馬醉木不再推托,心慌意亂地調音。

五加代替她向其他人說明。「雖然有琴柱,但同時必須靠按住弦的不同位置決定音程,結構很複雜,演奏也很難,即使東家的人,也沒幾個能夠駕馭這個樂器。」

雖然五加這麼說……。馬醉木俐落地調整琴弦的鬆緊,忍不住嘆著氣,她認為五加誇大其詞,實際上並沒有那麼難。雖然她很高興五加抬舉自己,但說得太離譜,等一下不是會令人失望嗎?

馬醉木激勵著自己漸漸消沉的心情,毅然面對著心愛的樂器,因為她不希望自己心煩意亂地面對它。

女官們注視著她,眼神中帶著嘲笑,想要看看馬醉木到底有什麼能耐。

馬醉木輕輕閉上眼睛,想要避開這些視線。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