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10月號─在櫻花飄落的絕美宮殿心機交手,誰會坐上最後的王妃寶座?─阿部智里《八咫烏》

  • 字級

 

P.5


現場的氣氛劍拔弩張。

「茶花。」白珠輕輕叫了一聲。

「是。」茶花慌忙回頭看著白珠。

「我想喝水。」

「馬上就來。」

茶花立刻站了起來,瞥了菊野一眼,快步退了出去。

白珠聽到她的腳步聲漸遠後,嘆了一口氣,向菊野微微欠身。

「我的女官失禮了。」

「不,白珠公主,您不需要特地為這件事道歉。」

菊野搖了搖頭,現場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妳們不覺得,如果濱木綿公主真的是南家的人,就更無法原諒她的行為嗎?」

秋殿的女官又重拾剛才的話題,大聲地說。

「就是啊!」女官們無法忍受現場的空氣,再度異口同聲地附和著。

目前痛罵濱木綿,任何人都不會有意見。正當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時,其中一名女官不小心說溜了嘴。

「真可悲啊!就是因為有那種女人,所以皇太子殿下遲遲都不現身。」

白珠聽了女官隨口說的這句話,忍不住轉過身,真赭薄也挑起了眉毛。

皇太子自從上次從賞花台下經過之後,就沒有再來櫻花宮。通常在登殿之後,皇太子會立刻過來看四位公主。雖然規定只有在節慶時才能正式造訪,但至今為止,從來沒有任何一位皇太子遵守。如果這一任皇太子嚴格遵守傳統,當然令人尊敬,但感覺有點像是對幾位公主不屑一顧,讓人很不是滋味。

真赭薄搖了搖頭,硬是擠出苦笑。「殿下很忙,因為之前都一直外出。」

南家的交易對象『天狗』都住在『山外』,只有南家的人可以和天狗接觸,但當今的皇太子是唯一的例外,從幾年前開始,就經常外出。

「皇太子說要增長見聞,殿下的格局真是太廣大了。」

皇太子從小就這麼有見識。真赭薄摸著臉頰,露出陶醉的表情,語帶炫耀地說道。

「妳見過皇太子殿下嗎?」馬醉木驚訝地問道

公主到了適婚年齡後,即使遇到親戚中的男性,也必須遮住臉,就連不注重禮儀的東家,在和兄長見面時也是如此,所以她沒有想到真赭薄曾經見過皇太子。

真赭薄看到馬醉木驚訝的表情,顯得很得意。

「雖說見過,但那是很小的時候。因為我和皇太子是如假包換的表兄妹,所以小時候經常玩在一起。」

「皇太子殿下是怎樣的人?」

從小就不曾離開過東家的馬醉木,甚至不曾聽說過有關皇太子的傳聞,她迫切想要知道皇太子的事,連自己都不由得感到驚訝。

「皇太子喔……」真赭薄巡視室內,停頓了很久之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太出色了。」

「怎麼出色?」馬醉木急切地問。

真赭薄故弄玄虛,似乎故意讓她著急。

「他一臉高貴相。」

「是。」

「舉止優雅,氣度不凡。」

「是。」

「而且非常……」

「非常?」

「非常體貼溫柔……」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