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9月號─就算孤獨這種病沒有特效藥,能和你面對面吃飯,真好─洋溢色彩與香氣的治癒小說─《極彩色的餐桌》

  • 字級

 

P.4


然而,實際一看,只有失去水分的長棍麵包和乾巴巴的起司。

大而無當的冰箱裡僅剩蛋和牛奶。罕見的外國香料完全沒開封的跡象,早就過了保存期限。

瓦斯爐和微波爐皆為不知多少年前的老舊型號,光是還能運作,已堪稱奇蹟。雖然老舊,卻相當整潔,大概是沒怎麼使用的緣故。

「傷腦筋……」

燕嘆一口氣,盡量挑出看起來比較新鮮的蛋,打進深口盤裡,稍微攪拌後,加入鹽巴、胡椒,再用刨絲器削下起司……即使是乾掉的起司,這麼做也會飄出香氣。接著,將長棍麵包浸在盤裡,送進微波爐。

(微波爐……看起來還能動。)

要是蛋凝固,或醬汁太熱都不好。盯著發出燈光、低鳴作響的微波爐,燕抓準時機打開蓋子。

(很好,有入味。)

燕往平底鍋倒入大量橄欖油,等加熱得差不多,將變得柔軟的長棍麵包放進平底鍋。

滋!起司和蛋的香氣撲鼻而來。或許是加熱的效果,麵包由白色轉為鮮明的黃色。

微微搖晃平底鍋,燕出神地望著自己的手指。

先前竹林稱讚很美的手指,也曾沾染各種顏料。

燕曾握著畫筆或素描用的鉛筆,在大型畫板上,以手指創造出各式各樣的顏色。以前,他的手指也曾染上美麗的色彩。

然而,此刻燕握著平底鍋的鍋把,手指上只沾著黃色的蛋液。

說是「以前」……其實不過是半年前的事。當時,燕是美術大學的學生。由於從小學畫,這是一條理所當然的道路。

只要畫畫,雙親就會高興。聽說,畫畫曾是父母的夢想。所以,父母最初教給燕的,不是遊戲,而是畫圖。只要畫得好,父母就會非常欣喜。

仔細一想,燕小學時幾乎都在畫畫。上國中後,除了畫畫以外,他什麼都不會。成為高中生後,眼中只有畫。

至少在家鄉,燕的畫相當有名。

不過高中畢業,進入夢寐以求的美術大學後,燕首度嘗到挫折的滋味。

大學校園裡,盡是外表吊兒郎當的傢伙,一拿起筆卻人人都比燕厲害。

面對排山倒的挫折感,燕的精神萎靡,不到一年,他就申請休學,遭父母斷絕關係,連著幾天都在公園餐風露宿。

最先把這種狀態的燕撿回家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女社長。當時春寒料峭,距離櫻花的花期尚早。她邀請燕到家裡,慷慨地提供吃穿度用。

在燕的心中,早已失去生活的意義。之所以沒選擇死亡,只是怕麻煩。於是,燕窩囊地受女人包養。

然而,不到一個月,燕被乾脆地拋棄了。

女社長吐出一口煙,說道:

「今後如果想靠女人吃飯,至少得學會做菜。光靠漂亮的臉蛋,只能撐幾年而已。」

那時,燕才察覺自己擁有一副漂亮的皮相。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