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陳栢青/聽到「小娘娘」廣告,心中卻浮現「床的世界」的人有福了──讀涼圓《手槍女王》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相信我,孩子,用錢能買到的,都不複雜。所以花錢請人打手槍這件事情讓「性」變簡單了。明買明賣,磨頂放踵,斷鶴續鳧,是的我知道這些成語都不適用於此,但稍微修改漫畫北斗神拳的名言───喔喔喔你已經到了。

我真正想說的是,正因為簡單,所以讓事情變難了。用錢能買到「性」這件事最直接的影響是,你將永遠得不到。我的意思是,你終將會失去「最好的」、「臻至極限的」,一旦事物能標價,一旦你擁有無限多選擇,此後你腦袋中量度的詞彙只剩下「更好的」、「更接近極限的」。

「更好的」比「最好的」的一詞危險多了。那意味的不只是「性」,而是人類對「性」的迷狂。總是有更刺激、更能一擊中的,更讓人口水紛紛溢出唇角,眼神迷離那瞳仁像茶杯裡散開的菊花垛兒……

聽到「小娘娘」廣告,心中卻浮現「床的世界」的人有福了。涼圓手槍女王攜槍駕到。這書不只是風俗店職人的從業談──「我的人生很無聊,只是打過一萬隻雞雞」──更是一本堪比盤絲洞裡蜘蛛精喊「師父我要取精」、歷九九八十一難,經反覆淘洗精選案例的大數據報告。

手槍女王 HAND JOB QUEEN:一個從業職人的真情告白

手槍女王 HAND JOB QUEEN:一個從業職人的真情告白

照理說這該是本慾望之書,是教戰指南,極樂台灣。但《手槍女王》不生火,沒推坑,我反而覺得消火去腫,滅卻心頭火自涼。

那可能和涼圓是女王有關。書名自帶屬性和定位。所謂的「女王」是什麼?你以為幹這行總做小伏低,曲意承歡呢,但涼圓敘述口吻卻自帶一種凜然,不可侵犯──我是有底線的,也有種種堅持,半點不能過界,不然怎麼敢稱王?而你有種是吧,你帶把,女王帶刺呢,是女王蜂。《手槍女王》不做悲情,不假扭捏,正面肛,硬著來,甚至帶一股譏嘲,更多是旗鼓相當,客人說一句,她回十句。沒敢回,心理OS才真夠嗆的。照理說所有的幽默都來自對俗常的冒犯,而涼圓的幽默就是對冒犯的冒犯,《手槍女王》對從業以來遭遇千奇百怪客人,對八大行業各種內幕與辛酸做強火力突襲,都像脫口秀──雖然裡頭都在脫衣──笑點清楚,吐槽強烈,時有餘勁。

女王的堅持有什麼呢?例如,「我是處女」這件事。男人心中的處女情結怎麼體現?看涼圓親身遭遇再明顯不過了。她寫自己經手一個客人是50多歲男子,消費要求是:「我這一生從來沒看過處女的下面,可以借我看看嗎?」老先生還自備手電筒,並立下保證,一不觸摸二不伸手摳。我想天啊,這若配張插畫,該就是米開朗基羅《創世紀》吧。只是涼圓的版本是,亞當和神的手指觸碰在那個狹小的按摩店房間是透過手電筒的一道光。「連我老婆都不給看,我活到這年紀竟然能看到處女的下面,好感動,我完成畢生的宿願了」,涼圓寫老人與櫃檯的對話該不只是消費者親身回饋、「給五星好評」,也是男人執念的得道/得到成佛了──他不只是要女人,還要某種女人;甚至不是女人了,而僅僅是某個部位──男人是多麼奇怪的生物,或說,性是這樣奇特的事,那甚至無關觸摸,不是真正的進入,而在於某種無法揣度的滿足,就算那只是一層人體組織薄膜,誰知道那一穿刺,其實是整個社會積習和雄性意識在背後推屁股。

原來,性是可以被教導的,性是被做出來的。而快感也是。

《手槍女王》正是站在整個男性主導的道德和身體第一戰線做戰地報導。那不也正回應「性」這檔子事為何構成買賣?為何總存在「更好的」?因為需求導致交易,供需造成匱乏,尤其那些形而上的,你說美麗怎麼估價?快感怎麼保值?爽度如何換算成單位?乃至處女、貞潔這種種奠基於男性社會價值觀的根深蒂固,是怎樣構成評比女性的高低階序?這一切竟只能透過金錢為標的顯示。在種種計較與換算之下,人類一層一層脫下衣服,不只顯示他們的身體,更展示最裡頭的臉。

所以當有人說「只有性,人類和動物是一樣的」,那請看看《手槍女王》吧,我恰恰覺得,只有性,人類和動物是不同的。動物也許為了繁殖,但人類已經不是,而這就是這本書對整個性產業,或「人類的性」之終極提問:你要什麼?

但人們真的清楚「我要什麼」嗎?所以這本書夠嘲謔,所以性那麼好笑,好笑到近乎憂傷了。因為,我們始終不知道「我要什麼」,包括這些捧大錢來的荒野大鑣客們。而不知道,所以更要來消費了。

我們如此悲涼又喜樂的性。

「我要什麼?」,回答這提問的,偏偏是女王。王是什麼?借用滿城盡帶黃金甲裡周潤發的台詞:「朕不給你的,你不能要」。「我要什麼」V.S.「朕不給你的,你不能要」,這其中激盪出的矛盾、花火,種種明暗的交手或交歡,乃至交惡,就是這本書真正好看的地方。也是為什麼涼圓總能更深入性,或人性。

涼圓入行堅持「我是處女」,但她也自問,處女還來搞這行幹嘛呢?你要說瞧啊女性也因為男人而帶著處女情結?但涼圓卻直面回答這問題:「貞操真的有這麼重要嗎?『不重要,但是做了就輸了』。」照涼圓說法,那只是她為自己畫出來的一條界線,和男人迷戀的處女情結無關。

事實是,整本《手槍女王》裡,坦蕩蕩,但又常懷憂,書中戒慎恐懼的,是時不時出現的「深淵」意象:「我怕的不是眼前怪誕的景象,而是望不見底的深淵」、「掉下去的話,就會被刺穿」,這裡倒是很雙關,薄薄的膜被刺穿是具體的印象,而涼圓真正要說的,別人都在拉,整個世界都或推或摳,但一切皆關於自己設下的「底線」。

這個「底線論」可以同時回答很多你對這個行業的提問,例如,為什麼很多入行小姐會從初始一節90分鐘純按摩的「九十妹」,變成一節70分鐘上空加深層保養的「七十妹」?為什麼所謂「上岸」的小姐總是會再下海?為什麼很多小姐最後施用藥物?為什麼小姐總是命薄,以為是機會最後卻成為命運?

終究,因為「得到」太輕易,用「膜」的意象來說,穿過去是很容易的。

女王開示了,「有些底線,越過就回不來了。」「你要知道,你能賺比別人多的錢不是只因為你努力,做我們這行,忘記自己的錢是怎麼來的,就會迷失,最後輸掉一開始本來該是你目標的東西。

「性」在這時,更像是象徵了。鬆脫。過界。然後只想要更多更多,更好更好的,更深入......

這倒讓我想到書中涼圓寫,她在服務時聽到一位要高潮的客人直嚷:「欲拆破你欸『林呸啊』。」什麼是「林呸啊」?她問了一下原來是「胸罩」(奶帕仔,ling-phè-á/ni-phè-á)的意思。涼圓心裡第一時間浮現的回應是,胸罩多厚你知道嗎?「你拆破給咱看看?能拆破隨在你。」

瞧,很多男人滿腦子都想去破,破處女破你的膜破胸罩破世界,那帶給他們高潮。但女王想的是什麼?「能拆破隨在你」,她既知道「我要什麼」,更敢於表現「朕不給你的,你不能要」,她畫出底線,關於別人,也關於自己。反而是這樣的人,能把一切拆破分開。那就不只是「性」了,事關人生。

有些事,你進去是為了出來。有些書則讓人愈沉迷愈清醒。


手槍女王HAND JOB QUEEN (電子書)

手槍女王HAND JOB QUEEN (電子書)


作者簡介

1983年台中生。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作品曾入選《青年散文作家作品集:中英對照台灣文學選集》、《兩岸新銳作家精品集》,並多次入選《九歌年度散文選》。獲《聯合文學》雜誌譽為「台灣四十歲以下最值得期待的小說家」。另曾以筆名葉覆鹿出版小說《小城市》,以此獲九歌兩百萬文學獎榮譽獎、第三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銀獎。另出版有散文集《Mr. Adult大人先生》、長篇小說《尖叫連線》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李琴峰特輯】作家是永遠的異鄉人:首位獲得日本芥川獎的臺灣作家 李琴峰

「之所以能存活之今,我仰賴的是知識與文學的力量。知識賦予我客觀視野,使我得以抽離自身體驗,在時間與空間上拉開距離,客觀看待自身的處境與狀況,同時也獲得了摸索自身苦痛根源的線索;文學則賜予我表達的手段,使我得以將自身的絕望、無力、憤怒、憎恨、憂煩、苦悶等主觀情緒,加以消化昇華。」─摘自李琴峰獲獎演說文

4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