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7月號大來賓‧小球(莊鵑瑛) :送一首歌,給夢境百貨的成員與製夢師們

  • 字級

 

歌手、自由創作者/小球(莊鵑瑛)獨家開箱文
歡迎光臨夢境百貨:您所訂購的夢已銷售一空

歡迎光臨夢境百貨:您所訂購的夢已銷售一空


這是本被施了魔法的小說,明明「眼皮秤」被薇瑟阿姨用手指輕撫,卻因為每篇故事都太好看而讓我自願放棄一個個預約過的夢,加上這陣子疫情影響導致生活作息不正常,自願不睡情況太嚴重,使得數次到夢境百貨還沒買任何夢,就先被要求得好好安穩的睡一覺。最近數度成為夢境百貨NO SHOW(未如期現身)的客人,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當然我也和達樂古特要過「助眠糖果」,希望能幫助我早早入睡,他卻說「助眠糖果」是讓入睡者睡得更熟,上床入睡還是要自己來,吼!這和德州小花精的「深層睡眠花精」一樣都要入睡才能開始發揮效用咩。

記得之前去北歐極光之旅那回,難得遇見住在萬年雪山裡的尼古拉斯,請他把「美好」裝到噴霧器對我噴幾下或分裝一些些給我帶回真實世界,或是跟他買「重返」讓我再次遇見真實世界的美文阿姨和彩色鳥,可惜他老人家用非常和藹卻不失禮貌的對我說,只要我記住北歐旅行的點點滴滴與放眼望去許多大自然的美好,自然就可以找到「美好」,「重返」這件事應該就別再想了,好好過完每個當下,然後記得早點上床睡覺!聽得我一愣一愣,到現在也沒懂。

有幾次我很幸運的在夢境百貨裡買到預知夢,在某些不重要日常裡,驚訝著對朋友或初次見面的工作人員說:「我夢過這場景和我們正在說的話、做的事!」搞得大家覺得我是個奇怪的女生,哎,這預知夢到底要告訴我什麼呢?

突然想起現在和達樂古特簽署訂購的「克服創傷之夢」合約還躺在那個地下室櫃子裡,我會知道這份合約是某次和其他客戶一起找他抗議,抱怨自己不想記憶的回憶變成夢境實在太逼真、太痛苦、太難熬了!怎麼夢境百貨賣這種夢給我,看他拿出合約才知道是我為了鍛鍊精神與提升半永久自尊感,請他每隔一段時間,定期讓我做相同的夢,直到我醒來感覺到正面情緒他們才能收到費用,雙方合約才會終止,想到是自己同意為了克服創傷才簽下的訂購合約就算了,還為此怪罪達樂古特,真的很不好意思。好在當天討論時,達樂古特有事先在茶裡摻了三、四滴「放鬆」、「冷靜」,我才沒氣噗噗──( 這是後來佩妮偷偷跟我說的 )

為了提醒自己不要成為自願不睡而NO SHOW的客人也不想浪費昂貴夢境,看著他們被廉價打包到夢境百貨5樓做清倉大拍賣,真的會不捨吶──不希望浪費製夢師心血也造成百貨困擾的我,有在嘗試睡前喝橙花、菩提口味的純露放鬆心靈,也試過薰衣草、天竺葵、依蘭、岩蘭草、花梨木、乳香等等精油氣味來減壓,有時會點安神、淨化、美夢蠟燭幫助入睡,真的太焦慮無法入睡時,我會使用睡眠花精強迫大腦關機,總之,我也想成為夢境百貨裡的優良常客嘛。

既然說到這裡,我也想和大家分享2017年非常神奇的真實故事。

那天炎熱下午,正和朋友在台北教育大學附近甜不辣店,突然接到製作人的電話。

「我夢到一群人出去,大家三三兩兩走著,突然妳走到我旁邊,告訴我妳最近創作的旋律,要我聽聽,我聽到旋律的第一個反應是很好聽,覺得這一定要記錄下來,於是醒來第一件事,馬上到琴前把剛剛夢裡那段妳哼的旋律錄下來。」

「怎麼那麼酷,我要聽!不過,為什麼我寫的旋律,會在你夢裡出現,而不是我的夢裡,這樣在真實世界裡這就不是我寫了啊!」我幼稚地為這件事吃醋。

當我聽到音樂的那刻,竟然在店裡邊吃甜不辣邊掉淚,旋律裡滿是憂鬱和說不出口的故事,正和心的頻率強烈共振著。朋友疑惑我怎麼在哭卻不好意思問我,直到我拿下耳機告訴朋友,她才知道我正在籌備第二張個人專輯,剛聽到製作人傳來的音檔滿是感觸,於是掉淚了!某天我在松菸的涼亭下寫完歌詞,後來這首歌收入在專輯《巴斯特耳朵》裡,名稱就是《夢中歌》。雖然這首歌的詞曲都有了,專輯卻刻意單收錄旋律,只有購買實體專輯的人才能擁有歌詞,目前為止還沒演唱過這首歌,或許演唱時機尚未成熟,彷彿歌還在夢裡。如今聽到這首歌,還是很容易回想當初在電腦前邊打歌詞邊流淚的畫面。歌詞如下:

若非你來過我夢中 我不會認出你於生活 若我們不曾相遇過 相見時怎如此激動 湖面裡映照的我們 距離相對體面適合 暗潮翻覆也只能不動聲色 沒有你輕撫 突顯了無助 現在我只是活在這宇宙裡孤獨 與你與自己相處 視野卻模糊 原來我只盼圓滿是與你各自的幸福 人生並非一世 只是我們都忘了

幾年後的今天,我想送這首歌給所有夢境百貨的成員與製夢師們。

謝謝你們守護我的每個夢境,謝謝夜光獸在我到夢境百貨裡幫我穿上租借用的睡袍,讓我不是光溜溜的好害羞。

離開夢境百貨,歡迎回到真實世界。

 

 

獨家試讀內容!故事由此開始↓↓↓↓↓


深夜戀愛指南

過去一個月以來,佩妮不知不覺成長許多。最大的成長是她現在對常客的眼皮秤瞭若指掌了。「八九八號」常客的眼皮秤,眼皮動不動就變重,不曉得有多頻繁,佩妮還以為是設備故障了。

「薇瑟阿姨,我很確定這個眼皮秤故障了。我觀察了好幾天,這個客人所在的地區現在也不是深夜,但是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他眼皮整天都是閉著的。您看,現在也是!」

形似眼皮的秤砣喀噠作響,慢慢閉上又睜開,如此反覆。

「眼皮秤沒壞啦。這個客人是高中生,應該是上課的時候很常打瞌睡。別管他。不是說上課打瞌睡,天神來了也沒轍嗎?」

除此之外,佩妮現在也學會基本的引導了,例如客人找的夢是在幾樓販賣的商品、新商品的進貨日是什麼時候等等。

但是,前檯最重要的管錢工作,也就是關於夢境費的業務,她還是很生疏。最棘手的便是使用「夢境支付系統」應用軟體了。在這方面,達樂古特也和她一樣,所以至今客人事後支付的「夢境費」全權交給薇瑟阿姨打理。

「客人做夢之後所感覺到的情緒,有一半會轉換成費用支付給我們。賣給情感豐富的客人的話,收到高額夢境費的機率當然也會提高。所以管理好常客是很重要的工作,我們的常客大部分都是情感豐富的人。」

「怎麼有辦法像付錢一樣支付情緒啊?」

「這就是『夢境支付系統』的厲害之處啊!這是一種物聯網技術。我們的金庫、客人,還有這套系統都是相連的,客人支付的夢境費會流向金庫,我們可以從電腦看到資料……佩妮?妳睡著了嗎?好歹也裝一下妳聽懂了吧。」薇瑟哀怨地說。「真是沒辦法,暫時還是得由我來處理了。」

每天一早,薇瑟阿姨來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金庫收回夢境費,再好好地存放到對面的銀行。這個時候佩妮一定會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顧好櫃檯,以免在薇瑟阿姨不在的時候闖禍。

佩妮今天也像狐獴一樣伸長脖子,觀察店內情況,等待薇瑟阿姨回來。不過,才剛走去倉庫的薇瑟阿姨這就回來了。

「這麼快就回來了?」

薇瑟阿姨抱著肚子,冷汗直流。

「我早上吃的歐姆蛋好像有問題。我去一下……洗手間。妳可以替我去一趟銀行嗎?妳拿鑰匙打開倉庫裡的金庫之後,會看到兩個填滿內容物的玻璃瓶。拿到銀行櫃檯的話,接下來的事行員會自行處理。只要說妳是夢境百貨的人就可以了。快去吧。太晚去的話,銀行會湧入大批人潮。」

阿姨交出小鑰匙,飛速地跑向洗手間。

佩妮連慌張的時間都沒有,趕緊在紙上寫下字跡潦草的「暫時去一下銀行──佩妮」,接著馬馬虎虎地貼在顯眼處。然後走向倉庫,反覆喃喃自語:「金庫、兩個玻璃瓶、填滿的、銀行櫃檯、說是夢境百貨的人」,以免自己忘記。

金庫比想像中還要大,好似哪個有錢人家地下一樓的巨大調味料倉庫。放在特製盒子裡的玻璃瓶多到數不清,而且內容物的顏色都不太一樣。「滴答、滴答」的水滴掉落聲不斷地在金庫內部響起。佩妮雖然知道這些五顏六色的液體是客人支付的夢境費,但是實際看到之後覺得更神奇了。→→→更多內文請看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