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小歇3分鐘3-Minute Reading

不為什麼地就是很快樂──讀夏宇〈背著你跳舞〉

  • 字級




腹語術

腹語術

少年時第一次讀詩就是夏宇,那時她在小圈子裡已經很紅,記得當時捧著《腹語術》一則一則讀過去,有的字很白話、有的譬喻略顯晦澀、有的幾個句子就勾勒一幅畫、有的唸著唸著好像可以唱出聲來。

〈背著你跳舞〉就是這麼首既詩又歌、教人難以忽略的存在。一讀出口,簡直像高中生背什麼化學元素口訣那樣,讓人自然就想點頭跺腳或者拍大腿。不過讀口訣可沒想像中簡單,首先從第一句你就要開始想著:這「背」該唸作背負的「ㄅㄟ」,還是瞞著戀人逕自任性的「ㄅㄟ、」呢?

兩種唸法各有各的意涵也各有各的傷感,一回一回生動的舉止牽扯堆積出這場痛並快樂著的命定之愛:如果是「ㄅㄟ」的話,我無論身處何處做著何事,你都像影子一樣不離不棄,但這與影子又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你有重量。我因此不可能是自己的,日常生活不是自己,流浪也不是自己(不是自己的流浪能叫做流浪嗎?),這讓結尾有了格外悲愴的美感,那是同時屬於你和我的哀愁與快樂,即使我是那場旅程唯一的行動者。

唸作「ㄅㄟ、」一開始以為是叛逆,後來走著走著感覺孤單,想背過頭去佯裝無視啊,實際上正是「過分在意」的證據。在你之外的哀愁與快樂,只屬於我的哀愁與快樂,我不知道那是否是自己真心想要。

這首詩口訣式的暢快一方面來自於毫不艱澀的字句、場景、形容,再者便是開心到有點天真的、那些不經意的押韻,夏宇打破傳統詩詞(畢竟這裡頭要寫的本來也不是什麼傳統詩詞)的押韻格式,卻又保留了那淡淡植在聽者腦中的奔跳腳印,讓我們不自覺地想看下去、唸出聲、跟著裡頭的「我」哭又笑、離去又返來,最末才甘願承認,收束起與「你」情感裡複雜的愛恨交織。每讀一次這詩,各個小段落又仿佛多了它們獨特張揚的表情,時而放浪,時而抿嘴委屈。我一直記得初初唸詩當時一口氣唸到末段,心裡有一種「啊真滿足」的感覺,想著詩人大概與我擁有難以形容相似的強迫症,耽溺於某種巧妙回文的美感;我一直記得當時被撞擊到的雅俗共賞的烈愛。

蔡依林 /【呸PLAY】國際豪華版 (CD+DVD)

蔡依林 /【呸PLAY】國際豪華版 (CD+DVD)

趙傳 /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經典黑膠』

趙傳 /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黑膠)

我是很後來才驚覺,夏宇果真也用著各式化名寫或流行或不那樣流行的歌詞。好像鑽進了什麼祕密洞穴一樣,打開敏感神經的我,開始可以用一只新的耳朵,聽一點難字也沒有、但老少皆懂的趙傳〈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用另一只耳朵同時聽齊秦宛若無謂抒情搖滾著〈讓我讓你崩潰〉,更有甚者,她還不滿足於在這兩者間畫下的界限,寫給蔡依林唱了性感又挑釁的〈Play我呸〉。好像我也可以理解她曾經在訪談說過「寫歌詞滿足自己押韻的天性」,在讀〈背著你跳舞〉和唱著李麗芬的〈城市英雄〉 之間,她在天空和地面之間,在未來和過去之間,如此這般既俚俗又浪蕩地活著。





〈背著你跳舞〉

背著你在島上走 戴著牽牛花
背著你注視屋簷落下的葛籐
穿過竹籬笆
用椰子油梳理浴後的長髮
背著你負疚 把海灘走遠走彎
背著你套上一個銅指環
在夜裡你就可以一一責備我,一邊飲酒
責備我在整片向日葵的田間背著你
慌亂生下我的小孩
花田裡遺失三顆鈕扣
就一塊兒收走炒葵花子
煉油
背著你放逐、流浪 參加賣藝團
再也不會變成你性急
瀕臨崩潰的新娘
背著你不理人不說話
讀陌生的書
捲紙煙
喝茶
你又可以責備我
這一次的分別果真就叫做永久
背著你不時縱聲大笑
不經意又走過一遍
屏東東港不老橋
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我們再也不能一起變老
背著你淋雨
背著你跳舞背著你揮霍
背著你站在一棵樹下
不為什麼地就是很快樂
唯有快樂的時候可以肯定
你再也再也不會責備我
背著你背著你哀愁
哀愁我的快樂


夏宇詩集
脊椎之軸

脊椎之軸

羅曼史作為頓悟

羅曼史作為頓悟

第一人稱

第一人稱

88首自選

88首自選






作者簡介

1980年生於台灣苗栗。著有小說《失戀傳奇》(時報)、《騎士》(寶瓶文化)、雜文集《情非得體:致那些使我動情的破美人》(逗点文創結社)。作品曾入圍九歌107年小說選。人生難料斷層許多,唯仍持續不自由創作。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林婉瑜讀自己的情詩、騷夏讀莫文蔚的情詩、潘柏霖讀夏宇和湖南蟲的情詩、徐珮芬讀余秀華的情詩,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20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