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1月號 如果可以把人生所有可能都試過一遍才做選擇,我們會過得更幸福嗎?

  • 字級

博客來會員只要於2021/01/25~2021/02/08讀完此篇獨家試讀內容,並前往《午夜圖書館【博客來獨家書衣版】》書籍商品頁的我要寫評鑑,留下一篇200字以上書評(需登入會員),並在書評的第一段加上#我是試讀偵探,即可參加評選,活動結束後由博客來選出10篇優秀書評,各致贈1組100元E-Coupon,共10名。(詳細辦法請見活動頁最下方)
獨家試讀內容!故事由此開始↓↓↓↓↓

P.1

關於雨的對話

在溫暖的貝德福鎮,哈澤汀小學小巧的圖書館裡,諾拉.席德決定自殺的十九年前,她坐在矮小的桌前盯著棋盤。

「諾拉,你擔心未來很正常。」圖書館員愛爾姆女士說,雙眼閃爍著光芒。

愛爾姆女士下出第一手棋,騎士越過白色士兵整齊的陣列,站到前方。「當然,你會擔心考試的事,諾拉,但你未來大有可為。想想各種可能性。那很令人興奮啊。」

「對,我想是這樣沒錯。」

「整個人生都鋪展在你面前。」

「整個人生。」

「你想做什麼,想住哪都行。也許住到比較溫暖乾燥的地方。」

諾拉將士兵向前推兩格。

諾拉總是情不自禁將愛爾姆女士和自己的母親比較。媽媽對待她時,就像對待一個必須修正的錯誤。例如,諾拉還在襁褓,媽媽便擔心她左耳比右耳突出,不只拿膠帶貼起,還替她戴上羊毛軟帽遮住。

「我*恨透*這溼冷的天氣了。」愛爾姆女士又強調一番。

愛爾姆女士有著一頭灰色短髮,圓臉蒼白,略帶皺紋,面容和善,身上穿著一件龜綠色的高領毛衣。她年紀很大了。但她也是整間學校中和諾拉最聊得來的人,就算外頭沒下雨,她也會在這間小巧的圖書館裡度過午休。

「天氣寒冷不一定代表潮溼。」諾拉跟她說,「南極洲是地球上最乾燥的大陸。嚴格來說,那裡是塊荒漠。」

午夜圖書館【博客來獨家書衣版】

午夜圖書館【博客來獨家書衣版】

「啊,聽起來挺適合你的。」

「我覺得那裡不夠遠。」

「啊,也許你可以當個太空人。在宇宙中旅行。」

諾拉露出笑容。「其他星球的雨下起來更可怕。」

「比貝德福郡更糟嗎?」

「金星會下硫酸雨。」

愛爾姆女士從手邊抽出張面紙,輕輕擤了擤鼻子。「看吧?你這麼聰明,一定什麼都辦得到。」

窗上有著斑斑雨滴,有個小諾拉兩年級的金髮男生跑過窗前,他不是在追人,便是有人在追他。諾拉哥哥畢業後,她在外頭總感覺不安全。圖書館則像是文明的小堡壘。

「因為我不游泳,我爸覺得我放棄了一切。」

「也許是我不懂,但這世界上除了游泳競速之外,還有好多事能做。你的人生還有許多不同的可能。像我上週說你可以當個冰河學家。我一直在查資料,然後——」

這時電話響了。

「等我一下。」愛爾姆女士溫柔地說,「我最好去看誰打來。」

過一會,諾拉看到愛爾姆女士接起電話。「對。她在這裡。」圖書館員表情驟變,一臉驚愕。她別開身子,但一字一句都清楚劃過靜悄悄的圖書館:「喔,不。不。我的天啊。沒問題……」

十九年後
門口的男子

諾拉.席德決定自殺的二十七小時前,她坐在破爛不堪的沙發上,滑手機看著其他人快樂的生活,無所事事。突然之間,有事找上門了。

不知何故,有人按了她門鈴。

她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也許她家根本不該設門鈴。畢竟,雖然才晚上九點,但她已換上睡衣。她的睡衣是一件印著「生態戰士」的超大T恤和一條格子呢睡褲。

她套上室內拖鞋,想稍微得體一點,結果她一開門,發現站在門口的是個男人,而且她認得。

那人身材高瘦,面容和善,有點男孩子氣,但眼神犀利明亮,彷彿能看穿一切。

諾拉很高興見到他,但也有點意外,尤其外頭天冷又下雨,但穿著運動服的他卻全身散發熱氣,滿是汗水。兩人站在門口,比起五秒鐘之前,諾拉覺得自己更邋遢了。

她剛才一直很寂寞。雖然她讀了不少存在主義哲學的書,相信在這本質上毫無意義的宇宙中,寂寞是身而為人的基礎,但諾拉很高興見到他。

「艾許。」她微笑說,「艾許,對吧?」

「對。沒錯。」

「你怎麼會來?很高興見到你。」

幾週前,她彈著電子琴時,艾許正巧跑過班科羅夫大道,從窗戶看到在門牌號碼33A公寓內的她,並朝她輕輕招手。好幾年前,艾許曾邀她喝咖啡。也許艾許現在又來約她了。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但他眉頭深鎖,感覺不怎麼開心。

諾拉在店裡和他說話時,他態度總是輕鬆愉快,但他此時語氣沉重。他搔搔額頭,嘴中發出聲音,卻說不出話。

「你去跑步啊?」這是毫無意義的問題。很明顯,他剛才在慢跑。但他聽了,能暫時鬆口氣,說些無關緊要的話。

「對。我在練習貝德福半馬。這週日比賽。」

「對。太好了。我原本也考慮跑半馬,但後來想起來我討厭跑步。」

她在腦中想像時,這句話感覺很好笑,但真從口中說出,卻不是那麼回事。她甚至不討厭跑步。總而言之,她看到艾許嚴肅的神情,心裡忡忡不安。兩人沉默,氣氛不只尷尬而已。

「你跟我說過你養了隻貓。」他終於開口。

「對。我有養隻貓。」

「我記得牠的名字。伏爾泰。橘毛虎斑貓?」

「對。我叫牠伏特。牠覺得伏爾泰這名字有點做作。後來發現,牠對十八世紀法國哲學和文學沒太大興趣。牠非常實際。你知道的,以貓來說。」

艾許低頭看著她的室內拖。

「我想牠恐怕死了。」

「什麼?」

「牠躺在路邊,一動也不動。我從項圈看到名字。我想可能有輛車撞到牠。我很遺憾,諾拉。」

她害怕自己情緒驟然失控,於是臉上繼續掛著笑容,彷彿微笑能讓她留在剛才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伏特仍活著,向她買歌本的男生來按門鈴是為了別的事。

她想起來了,艾許是外科醫生。不是獸醫,也不是一般家醫。如果他說死了,可能真的死了。

「我很遺憾。」

諾拉內心湧上熟悉的悲傷感。因為她有服用抗憂鬱藥舍曲林,所以沒哭出來。「天啊。」

她幾乎忘了呼吸。她走上班科羅夫大道龜裂、潮溼的人行石板,看到可憐的橘毛貓倒在路緣旁積著雨水的柏油路上。牠的頭貼著人行道,四隻腳向後,彷彿追逐著幻想的鳥兒,跑到半中途。

「喔,伏特。喔,不。天啊。」

諾拉知道該為自己的貓感到可憐和悲痛,也確實如此,但她不得不承認,內心還有別的感覺。她望著伏爾泰平靜安寧的表情,彷彿不再感到痛苦,內心黑暗深處不由自主浮現一種感覺。

嫉妒感。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