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詩人,不合時宜】夏夏

  • 字級


六月詩人特企

「詩人節」的事主屈原當時也有他的尷尬與不合時宜,但即時時空背景不同,在當代要當「詩人」或被看成「詩人」,也可能有他的尷尬之處。

大家都對「詩人」一詞有很多幻想,有的好意有的壞心,當然也有出自善意但帶來尷尬的那種,甚至有時旁觀,還發現這被當作些微嘲諷用的稱謂來使用。另外,在文學閱讀算是小眾的當代,詩也變成之中更小眾的一種。

關於「詩人」的種種尷尬與不合時宜,這幾位詩人會怎麼回答這些問題呢?



Q1. 還記得你第一次發表的作品是哪一首嗎?當時聽到的回饋意見裡,最有印象的是被怎麼說?
夏夏:第一次發表是在自己的BLOG上,記得是一首關於羊的詩,後來出版在《小女兒》詩集中,詩題直接改名為〈第一首〉,作為紀念。

我和詩的接觸,是從發行詩刊開始,從那時候起就認識了不少寫詩的朋友,直到開始寫第一首詩,身邊的詩人們朋友的反應大多是:夏夏寫詩了!

Q2. 你第一次被以「詩人」稱呼或介紹的場合是什麼?還記得當時的心情嗎
夏夏:不記得甚麼時候開始被稱作詩人,但無論過了多久,被稱作詩人時總是有點難為情。詩人到底是甚麼樣子呢?大概是這種心情吧……
如今朋友每次稱我為「詩人」時,多半是揶揄,個人很高興能提供這樣的笑點給大家。

Q3. 你的工作或者職場上,你是否選擇對「詩人」這身份低調甚至隱藏?你為什麼會作這樣的決定?
夏夏:寫詩可以極其隱晦地描寫私密的情感,也可以成為關注公眾的發聲,這兩個部分都是我所認為寫詩的意義。詩可以揚聲,但一般來說卻覺得「詩人」的身分不用太張揚,甚至隱藏起來也無妨。原因或許錯綜複雜又顯得小題大作,但大致上是覺得要解釋很麻煩。

Q4. 比起讀者或朋友,怎麼和家人分享寫詩這部分的自己,有時也許更為難。若有個機會,你會指定自己哪本詩集裡的那一首詩讓家人讀呢?
夏夏:我和家人不會討論自己寫的東西,這或許就是最安全的感覺…..不管我做甚麼,他們都全力支持,十分包容我。

如果有機會,我想請家人讀詩集「小女兒」中的〈妳給了我一張肚皮〉,那是在描寫我跟之間家人密不可分的關係,和難以言述的愛。

Q5. 如果有人講到關於「不合時宜」,你會推薦哪一首你讀過的詩給他們,作為最能表達你所體會過的那些不合時宜與尷尬的說解?
夏夏:如果要說解「不合時宜」,我會推薦〈睡落枕〉這首詩來表達心情。

〈睡落枕〉
離開前
大家都各自打包了
愛吃的菜
沒什麼人
想發展結局
或是 鼓掌
儘管我們確實都還需要
再濕潤一些
而時間 慢得很討厭




夏夏作品
小女兒
小女兒
鬧彆扭-手刻詩集
鬧彆扭-手刻詩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