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A Stab in the Dark《黑暗之刺》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我曾經說過好幾次,即使讀得了英文書我也還是不太能分辨文筆的好壞,只有非常少數的幾個作家我還能感受到一點點,而且往往還要和大王討論一番來證實自己的感覺是對是錯。勞倫斯.卜洛克的書算是其中之一,這就是為什麼我前一陣子連續讀了他好幾本的「雅賊」系列,除了說,這系列的人物設定都非常有趣之外,我覺得卜洛克在書中大量且靈活地使用了很多英文俚語或片語,真是讓「讀英文」更添不少樂趣,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的書我還不能輕易放下,而這次開始試著讀「馬修史卡德」系列(Matthew Scudder)。

A Stab In The Dark
A Stab In The Dark
《黑暗之刺》算起來應該是「馬修史卡德」系列的第四本,馬修史卡德原本是個警察,也很貪杯(我不知道他算不算酒鬼?但在書中他自己不承認是),在一次他不當班的酒吧時間,突然來了兩名歹徒衝進門來槍殺了酒保,馬修雖不當值,仍追了出去,掏出警槍對著正在奔逃的兩歹徒開槍,一個當場死亡一個此後半身不遂,但這並非馬修離開警界的原因,而是,這個過程中馬修的子彈也誤擊了一個在街上的小女孩,而這小女孩也當場斃命,儘管事後調查都證實馬修的反應和作為並沒有過當,小女孩的槍傷也是子彈先打中別處彈起而誤傷了她,可是馬修自己從此過不去,離開警界當起私家偵探……

這回,有另一個和自己過不去的爸爸找到馬修,委託他去調查殺死他女兒的真兇,雖然這個案子已經是九年前的事了,警方也抓到這名連續殺人的變態,可是,這名爸爸卻不相信殺死女兒的真兇是這名兇手,因為連兇手自己都否認這一條是他做的,儘管他承認了其他多起謀殺。

九年前,紐約地區出現一名變態冰錐殺手,這人犯案的手法就是闖入別人家,用冰錐殺死當時獨處的女性被害人,他的「簽名」是:死者的兩顆眼球必然皆遭冰錐刺穿──除了身體其他密密麻麻的冰錐孔之外。而馬修這次接案的苦主之女卻是只有一隻眼睛遭到洗禮,這當然使得家屬合理懷疑兇手另有他人。可是為什麼警方還是把這個案子終結了呢?原因是,當初冰錐兇手連續犯案時,儘管媒體都有報導,可是警方保留了一些資訊,他們只對媒體透露被害人身體多處遭冰錐刺擊,卻保留了眼珠亦然的這個重要資訊,留待日後比對真正的兇手(是真兇的話,就會知道這個細節)。所以儘管苦主之女只有一隻眼珠遭刺(當然身體其他地方也有),警方依然認定這是同一個冰錐兇手所為,只是因故來不及簽完名。

馬修接案了,雖然他也告知委託人,現在要追查九年前的舊案並不容易,很有可能最後也只是白忙一場毫無所穫,但委託人還是堅持要他查。

任何已婚人士的死亡,通常配偶會是第一嫌疑人,馬修自然也去找到亡者的前夫問話。這名前夫後來再娶了,現在也有另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他甚至在老丈人的公司上班,雖然馬修也查知過去他就花邊誹聞就不斷,可是他還是覺得警方可能是對的,這人或許對婚姻沒有很忠誠,卻不像是個殺人兇手。

毫無其他線索的馬修只好決定訪問死者以前的舊鄰居,舊同事,甚至是他自己以前的警界舊同事──當第一樁冰錐殺人案發生在曼哈頓地區時,最先抵達兇案現場的幾名警察。不是很幸運地,這九年來鄰居搬遷的搬遷,連死者以前上班的托兒所都早就關門結業了,甚至當時最先抵達兇案現場的三名警員中竟然也已經死了兩個,而另一個則和他一樣,後來離開警界了。

看似毫無頭緒的馬修,除了貪杯之餘,確實也是努力找到了已經搬到別處的幾個舊鄰居舊同事,甚至也找到了那名離職警員,雖然他訪談這些人也沒有真的發現多重大的新線索,可是離奇的,有一天晚上他接到亡者前夫的現任太太打電話來要求他不要繼續查案,這也就算了,隔天,連他的委託人都來收回委託,要他終止查案,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黑暗之刺
黑暗之刺
我以前其實不太會去注意一本書的出版日期,但後來我發現,要去評價偵探推理類別的小說真的該注意作者是在什麼時間寫成的,因為這類型小說的爆點很重要,在2012的今天,我們很容易看完一本90年代的作品然後說「這梗實在沒什麼」,但這其實不是太公平。《黑暗之刺》出版於1981,算起來是30年前了,那時當然沒有網路,甚至連手機都還沒出現!要大海撈針找一個人還真是不容易,甚至你會經常看到主角在打公共電話連絡事情。

在看過那麼多同質小說的我不能說我對《黑暗之刺》的故事結局感到多意外,可是那有可能只是因為我不是在30年前讀這本書。然而我還是覺得卜洛克的文筆很好,即便是在30年前,他的風格早就成形了,而且往後只有更成熟。


Somebody killed your daughter and got away with it and it galls you.
某人殺了你的女兒而且逃過刑責,那使你怨恨

I thought at the time that it was part of being pregnant. Like craving odd foods, that sort of thing.
我當時以為那是懷孕期的一部分,像是突然想吃一些怪東西,那一類的。

I lost my taste for the work.

我失去了做那個工作的興趣。

"You stood me up."

「你放我鴿子。」
妙83
(圖/張妙如)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51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