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NEW 熱門專欄

【詩詞扭蛋機】可以拿詩詞出數學題嗎?詩人裡原來有位「算博士」?

  • 字級



陪小學生讀詩詞,有時候亂念,有時候認真教;
就像扭蛋機,下次念哪首詩,我自己也不知道。



小學生回到家前,我就在手機的家長群組看到大家認真討論:今天國語考試有一題是照樣寫短語「一陣風」,似乎很多小朋友看不懂這個題目。

這題很簡單我會(舉手),跟著黃妃唱〈非常女〉,就可以寫出很多答案了:「一陣風一句話,一滴雨水一分癡,用真情編織的夢……」到底為什麼會看不懂?不過,看到其他家長提供的答案「一陣雨」、「一陣寒意」之後,我也不確定了,所以是要寫「一陣○○」嗎?我可能連小一考卷也拿不到一百分,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唱起〈一剪梅〉「雪花飄飄 XUE HUA PIAO PIAO ……」


小學生回家後,我看她的考卷上寫「兩艘船」、「一棵樹」,而且老師打勾了,我也鬆一口氣。

我:「聽說有人看不懂這一題的題目。」
小:「我一開始也看不懂,一陣風,什麼意思啊?一陣風,很涼快?看懂意思之後,才知道要這樣寫。」真遺憾她看懂了,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一陣風,很涼快,坐火車,看大海。想想她在一年前還是個文盲,現在竟然已經在考試了。
不過這種數字量詞滿有趣的,「記得我們念過一首詞嗎?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小:「記得啊!」
我:「下次再考這題,妳可以寫這首〈一剪梅〉。我念一次給妳聽。」

〈一剪梅〉北宋.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我:「後面寫,花自己會飄,水自己會流。」
小:「那是當然的啊,為什麼還要說咧?」
我:「因為『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就跟花飄水流一樣,沒辦法阻止。」
小:「『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是什麼意思?」
我:「我在辦公室想妳,妳在學校想我,所以是同一種相思。但是我們在兩個不同的地方,所以是兩處閒愁,淡淡的、不是很嚴重的煩惱。如果妳寫這個答案,老師問妳,妳知道怎麼說嗎?」
小:「嗯……知道,你在辦公室想吃淡淡的鱈魚香絲,我在學校想吃淡淡的鱈魚香絲,所以是同一種香絲,不是很嚴重的煩惱。」
我:「差不多意思了。然後,有些人煩惱的時候會皺眉頭,因為這種感情、也就是這種煩惱沒有辦法消除,就算已經不皺眉頭了,煩惱還是會跑到心頭。妳還記得劉德華的〈纏綿〉怎麼唱嗎?」
小:「忘記了。」


李清照這首詞和劉德華的歌,大約都是她三歲之前念、唱給她聽的。記得有一天早上她醒後,不是吵著要看時鐘,而是爬到我身上,先伸出一隻手,然後二隻手放在我臉上,再用食指點著我的眉心:「雙手輕輕捧著你的臉,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然後呢?」然後呢?我說:「把愛倒進你的心裡面,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雖然她已經忘了,不過我沒忘記那個早晨我融化了。

話說〈一剪梅〉這個詞牌得名於周邦彥(不是費玉清)的詞「一剪梅花萬樣嬌」,而詞史上最著名的〈一剪梅〉應該就是李清照這首,尤其是最後三句「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歷代傳誦。不過清人王士禛認為這個意境不是李清照獨創的,他說(註1),明人俞彥的「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是從李清照這裡偷來的,不過偷得很好,可稱「善盜」;而李清照則是從范仲淹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偷來的,只是「李特工」,意思是李清照寫得比范仲淹更加工麗(並非說李清照是宋國的特務,因此外號「李特工」)。

說到在詩詞中使用數字,就要先提一下「初唐四傑」之一的駱賓王,據唐人張鷟《朝野僉載》,因為駱喜好以數字寫對偶句,所以當時人稱他為「算博士」,也就是人體計算機。例如他的〈帝京篇〉就有「秦塞重關一百二,漢家離宮三十六」、「小堂綺帳三千戶,大道青樓十二重」、「且論三萬六千是,寧知四十九年非」。

不過這位「初代算博士」在現代名氣不高,晚唐杜牧也愛以數字入詩,可稱二代算博士,而且寫得好極了,例如「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註2)」「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註3)」「不用憑欄苦回首,故鄉七十五長亭。(註4)」都是名句中的名句,經典中的經典。

既然談到文學界中的算博士,依照現在12年國教新課綱強調跨領域學習的趨勢,我們可以做幾道數學題(可能會考喔,要注意):

第一題:

晚唐詩人杜牧〈題齊安城樓〉寫「不用憑欄苦回首,故鄉七十五長亭」,按照他當時所在地齊安郡,距離他的故鄉長安約2255里(註5),而古時30里有一驛亭,則杜牧所計算是否正確?

第二題:

〈玉樓春〉 蘇軾
次歐公西湖韻
霜餘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潁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與余同是識翁人,唯有西湖波底月!

這首詞是蘇軾於1091年任潁州知州時追悼歐陽脩所作,「次韻」即依照別人詩詞的韻腳來填詞。根據詞意:
1. 蘇軾這首詞是依據歐陽脩於哪一年作〈玉樓春〉詞的韻腳?
2. 蘇軾這天看到的月亮是上弦月、滿月還是下弦月?

第三題:

〈減字木蘭花〉 蘇軾
己卯儋耳春詞
春牛春杖。無限春風來海上。便丐春工。染得桃紅似肉紅。
春旛春勝。一陣春風吹酒醒。不似天涯。捲起楊花似雪花。

1. 不計算標點符號,這首詞中的「春」字佔了總字數的幾分之幾?
2. 若無標點符號,用這首詞同樣的文字,「春」不相鄰有幾種排列組合?









這類型題目解起來很煩,到底是考國文還是考數學呢?就像肺炎可以快篩,愛情不能普篩,詩詞的核心是情感,這是沒辦法理性計算的。

這就想到賀鑄的這首代表作(註6),其中的「閒情」跟李清照詞的「閒愁」一樣,都是愛情的煩惱:

〈青玉案〉 (節錄) 賀鑄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若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若問閒情到底有多少呢?最後三句說,唉這豈是屈指可以數得出來?勉強要說,就如川旁煙霧籠罩的青草,滿城飄飛的柳絮,梅雨時無邊無際的雨絲那麼多吧。

簡直淒美到極致了(註7)。所以,別管什麼跨領域素養了,我比較願意這樣想,文學作品中,只有三個數字有意義:為了那孤獨的一、成雙成對的二,以及無以名狀的無限大。不管是閒情、閒愁,或是三歲小孩那天早晨的柔情。

────────────
註1:清王士禛《花草蒙拾》:「俞仲茅小詞云:『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視易安『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可謂此兒善盜。然易安亦從范希文『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語脫胎。李特工耳。」  back 
註2:唐.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  back 
註3:唐.杜牧〈江南春〉。  back 
註4:唐.杜牧〈題齊安城樓〉。  back 
註5:據唐.杜佑《通典》卷一八三。  back 
註6:有件事賀鑄的確無法計算,他因為這首詞寫得太好,因此得到一個外號「賀梅子」。哪一首作品會成為代表作,可不是詞人能決定的,宋祁因「紅杏枝頭春意鬧」得到「紅杏尚書」這麼美的封號,賀鑄近千年來就只能是「賀梅子」。可參考宋‧周紫芝《竹坡詩話》:「賀方回嘗作〈青玉案〉,有『梅子黃時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  back 
註7:不過這首詞念著念著,我都會唱起羅文的〈塵緣〉最後三句:「一城風絮,滿腹相思都沉默,只有桂花香暗飄過。」  back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2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