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為什麼不該遺忘2008年金融危機?──十月選書《崩盤》

  • 字級

崩盤:金融海嘯十年後,從經濟危機到後真相政治的不穩定世界

崩盤:金融海嘯十年後,從經濟危機到後真相政治的不穩定世界

《崩盤》是一本關於資本主義危機的書。它將焦點放在民主,政府與經濟學之間的關係。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史學教授亞當‧圖澤針對當下的世界政治經濟局勢,寫出一本非常「當代」的歷史著作,而這部歷史著作的本質,就是全球金融體系與政治秩序緊密交織,相互影響。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涉及面之廣,影響之深,堪比1929年間接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蕭條。然而,在中美等主要國家積極的財政與貨幣政策下,除了歐洲以外的主要經濟體都似乎都已度過危機,恢復成長。這場危機似乎沒有對世界經濟格局造成致命衝擊,許多危機當下的故事,成為茶餘飯後的閒談軼事。

然而,如果從政治影響來看,這場危機還遠未結束,甚至可以說,今天全球政治的重大事件,從川普崛起到英國脫歐危機,從俄羅斯與西方圍繞烏克蘭的爭端,到中國引發的政經威脅,都是2008年這場金融海嘯所造成的餘震。

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史學教授Adam Tooze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史學教授Adam Tooze

《崩盤》也是一本關於我們如何誤解權力,以及權力實際上如何運作的書。本書開頭就提到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情況。在千禧年初,美國的主要政策制定者和顧問一直在預測危機。他們對中美之間不斷變化的權力格局深表關切,預判中國崛起將導致美國陷入危機:中國積累了大量對美國的債權,而中國將會在某一天拋售美元,導致美國利率飆升。雖然這場想像中的危機在二十年後依然籠罩著美國,但是這完全不是2008年那場實際發生的金融危機。

2008年金融海嘯並不是依照財經專家學者預想的方式展開,多數人的想像被1929年大蕭條所框架。這場危機的表現形式不是大規模擠兌,而是貨幣市場的崩潰,它起源於證券化的次級抵押貸款,突然間變得毫無價值。在圖澤的描述中,儘管資產的相對規模實際上很小,卻造成系統性的損害。因為重點不在於其資產面,而是在資產負債表另一邊的融資面。

圖澤將當前國際金融體系比喻為血管循環系統,只要有一個點阻塞,就足以擊倒龐大的身軀。全球有將近三十家大到不能倒的「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如果再加上各國國內足以影響該國金融系統穩定的最主要銀行,全球或許有一百家大型金融機構同時必須納入「總體審慎監理」的決策評估範圍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以更宏觀的角度,理解國際金融體系,而不是單純以傳統總體經濟學為指標。

自2007年以來,金融海嘯的規模使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治理需求間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從全民均受波及的金融海嘯、民選領導人對於政策的完全掌控,到危機發生時不同政黨試圖在兩者之間居中斡旋,都可以明顯看到這種緊張關係 。政治在金融市場等複雜的社會系統中,發揮深遠影響力。在做各種金融決策時,我們很難忽視政治面的影響,而這些影響又必須放在歷史的脈絡來耙梳,才能理清一二。

最後,引用加拿大約克大學沈榮欽副教授的評論,圖澤作為經濟史與金融史學者,或許無法提供避免下一次危機發生的理論,但對於上一次金融海嘯的發生原因,恐怕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比這本書更好的材料了。


鍾涵瀞
八旗文化財經線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12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