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賊》(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The Burglar Who Traded Ted Williams
The Burglar Who Traded Ted Williams
雖說這個故事中出現了一具天外飛來的屍體,既是裸屍還在密室,可是感覺它的戲份不但少,還像是配角而已。

羅登拔因為他沒偷的棒球卡被警方關了一天,此事之後,每個人都不約而同找上他。新房東想要以便宜的房租和他交易棒球卡;而棒球卡的失主也想和這名神偷合作,共同詐領更多保險金;羅登拔曾護的那朵花則推測出棒球卡真正的下落,希望羅登拔能和她一起去找尋。

羅登拔忙得不得了,和失主合作闖了更多空門偷了更多東西,也和那朵花去追查棒球卡的下落,這之間,他還兩度撥空回去那個有密室屍體的公寓做了許多安排,最後還是匿名報警了。他假稱自己是個有軍人背景的送貨員,送貨到那棟有屍體的公寓之別戶人家,但在經過該戶門外聞到屍味,要警方去追查。

這樣連警方也又找上他的門來──並不是警方真的查出他是打匿名電話的人,而是,此「雅賊」系列的另一個固定角色之一,便衣警探Ray辦案遇到瓶頸了,儘管密室公寓的屋主已經從國外回來,也依然對案情沒有很大的幫助。他直覺這個密室屍體和羅登拔有某種關連,很可能就是羅登拔闖人家空門時發現的。他也直覺羅登拔已經知道了整個案情,所以希望他也順便協助自己破案,交換好處自然是,警方也能對他的竊盜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賊
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賊
每個人對羅登拔提出的交易都有它動人的一面,事實上羅登拔也沒放棄掉任何一個交易。最後他確實是招集了所有的人聚在一堂,把這裡每個人和每個人之間不欲人知的關係都一一破解,自然也解開了密室殺人案之謎。

這本書與其說是交易泰德威廉斯的球卡,不如說有一大堆的交易全部在同時進行著,每個人都拿出一些東西去交易了另一些東西,最後其實大家都有拿到一些好處,但大贏家則是羅登拔,可以說,他在每一個交易裡都贏了。

不知怎麼地,這使我想起一個很多人都聽過的故事,一個背包客來到一間旅店,他給老闆一百元後才去看房間是否滿意,這期間老闆拿了這一百去還他在隔壁麵包店的欠債,而麵包店又還了麵粉商的欠債,麵粉商又還了酒店的欠債,酒店又還了旅店老闆的欠債,最後背包客看了房不滿意要回這一百,這一百,經過了那麼多手讓每個人都還了債,最後還回到背包客身上。不知為什麼,這本《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賊》使我想起了這個小故事……


"Okay," I said. "Why is he naked?"「好,」我說,「那為什麼他是裸體的?」
"So they won't identify the clothes."「如此一來別人就沒辦法從衣服而認出他。」
"Get real."「實際點。
"Okay, maybe you're both naked."「好吧,也許你們兩個人都是裸體的。」
"He seduces me, Ray. Then I realize what I've done. I'm racked with guilt, and instead of killing myself I lash out at him. He's taking a shower, washing away the traces of our evil lust, and I find a gun in the desk drawer and punch his ticket for him."
「他引誘我,Ray。然後我突然了悟了自己幹下什麼好事。我被罪惡感折磨著,結果我不但沒有羞憤自盡,還把氣出在他身上。他當時正在淋浴,正在洗刷我們邪淫的痕跡,我在書桌的抽屜裡找到一把槍,幫他把上天國的門票打了洞。」
妙75
(圖/張妙如)

"Yeah, I was bitin' back tears."
「是的,我強忍住了淚水。」

"That's just the tip of the ice cube, Bern."

「那只是冰塊的一角啊,Bern。」(不是冰山一角喔,這句話是故意被說錯的,表示看到的表面是小得不能再小。)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