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吳毅平:我願一輩子都在追逐貓的瞬間

  • 字級


吳毅平-1
(攝影/但以理)

與吳毅平見面那天,最有趣的橋段,發生在他準備要與OKAPI合照的時候。

平日總是拿著相機對準他人/他物的吳毅平,在收到採訪邀約的當下,便先詢問是否非得拍照,表示希望可以稍加閃避。為了不讓他為難,OKAPI的攝影師思考了一些因應之道,準備當天要徵詢吳毅平的意見。

在約定的現場,吳毅平告訴我們,他想了一些方法,可以讓他既與OKAPI合影,又不讓自己曝光。還為了自己此次身為受訪者卻越俎代庖地自行規劃畫面,不斷地向我們道歉。而OKAPI的攝影師說他也有一些想法,或許吳毅平能願意試試看。結果兩名攝影師還當場演起了一段小小的攻防,想知道對方腦中的畫面,跟自己設計的是否一樣。

當世界只剩下貓
當世界只剩下貓
問他為什麼這麼在意入鏡,他說:「我不想在拍貓的時候被認出來。」

過去所受的攝影教育,基本上很符合吳毅平的個性──將自己融入不被發現的所在,當一隻「牆壁上的蒼蠅」。

一開始,吳毅平拍貓的動機很簡單。「因為我養貓。」15年前,他養起自己的第一隻貓,理由跟一般養寵物的人也差不多:「都市人,自己住外面,工作時間不穩定,最好的寵物就是貓。」而自己從事新聞攝影工作,相機隨時在手邊,理所當然就拍起了自家貓。「拍了一陣子,想再多拍一點其他的貓,但總不能愈養愈多,於是就到街上找。」

平常不太注意,一拿起相機,才發現馬路上的貓還真不少。吳毅平開始專心追逐貓的足跡,一兩年後,適逢數位攝影與愛貓風潮興起,第一本貓攝影書《在路上遇見貓》隨之出版。此後每隔一段時間,他便階段性地推出貓影集結:《優雅的瞬間》《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貓島.座間味》,一本接著一本,與許許多多的讀者,分享世界各地不同的貓樣。為了拍貓,他走訪世界各個角落,及至這回的《當世界只剩下貓》,可說是貓影菁華總集。

一開始,你可以說拍貓是吳毅平在日常工作以外的調劑,甚或逃避。「新聞攝影大部分都要拍人,拍人很煩。」有人在的地方,就有要求,就有意見,難免得應對一些不合理的煩擾;或者在災難現場,那些拿起鏡頭追著家屬跑的不得不,總讓吳毅平心有不安。「我常常會想,如果有一天角色對換,當我成了那不幸的事主,看到攝影記者時,會有什麼感覺?」拍貓則不用面對這樣的問題。雖然貓不受控制,也不能要求貓配合演出,但這些挑戰都有其他方法能克服。「我可以在那裡等牠三個小時,我可以去十次。」拍街貓,是一種用時間與次數來換取結果的耐力戰。

久了之後,拍貓不再只是一個喘息的逃避,貓的千姿百樣,引起吳毅平無盡的興趣。「貓其實還蠻符合新聞工作的一個特點:你永遠不知道牠要幹嘛。就是因無法預期,所以我好像永遠都在追求一個自己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的瞬間。」不明就裡的人看來,可能覺得貓就是貓,長得都一樣。但對吳毅平來說,不只為了貓東奔西跑,台灣貓看得不夠,還世界到處飛,法國、泰國、日本、汶萊、中國、葡萄牙……哪裡沒人去,他就去哪裡。「當一個地方以貓聞名,我就不去了。我要盡量讓我的東西看起來跟人家不一樣。」他笑說,這是攝影記者的壞習慣,什麼都要「獨家」。於是他按下的每一個快門,每一隻貓,都是空前絕後、與眾不同的一刻;甚至貓與牠所在的地方,都能有著自然又突出的結合,攝影所講求的環境人像(Environmental Portrait),在此便成了「環境貓像」。

吳毅平-2
(攝影/但以理)

拍了十幾年的街貓,吳毅平遇過無數次想把街貓抱回家養的時刻,但知道此例一開,接續就沒完沒了,於是只能壓下這股衝動。「就像援助非洲飢荒,應該要帶食物去的,可能是紅十字會,而不是攝影記者。攝影記者要做的事,是把事情報導出來,讓更多人看見。」正因為太多外在狀況單憑一己之力無法改變,於是他選擇用自己的方式來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告訴讀者,他拍下的每一隻貓,都是街貓──牠們的境遇是如此,而牠們的特別與性格,卻絲毫不輸寵物店的櫥窗貓。「如果你想養貓,領養就可以了。」

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
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
也因為想捕捉的是街貓最自然的一面,十多年來,吳毅平始終堅持「拍貓而不餵貓」的原則,即使他知道這讓諸多愛貓人士對他頗有非議。「講起來好像有點冷血,但我是用新聞報導的角度來拍貓,讓貓保持在創作題目與對象的位置上。」他刻意與街貓們保持一定的生疏,只為了看到更多的真實。「不論我是當下要餵牠,或是牠記得我曾經餵過牠,牠看到我就會往我靠過來,我就改變了牠原本的樣子。」那也許獲得了貓一時的親近,卻不是吳毅平想要的。

不論走到哪裡,吳毅平隨時隨地都會帶著相機,也無時不刻打開他的「街貓雷達」,注意街貓的一舉一動。「那邊便利商店就有一隻。」他指著窗外的對街屋頂,被街貓分了心。鄧小平說:黑貓白貓,會抓老鼠就是好貓;吳毅平則說,臉上毛色愈是駁雜、愈是紛亂的醜貓,愈是他百年難得一見的心頭好。

如果當初養的不是貓,而是鳥或狗或兔子,會不會就此改變他的攝影主題?對這個假設,吳毅平肯定地搖頭說不會。他相信自己不論一開始養什麼,最後一定還是會養貓,最後也一定會拍貓。「貓是我會拍一輩子的主題。」不只要拍一輩子,他還希望讓全世界、至少是全台灣的人知道,貓這種動物,有這麼多的樣子。


〔吳毅平作品〕
臺北人
臺北人
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
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
當世界只剩下貓
當世界只剩下貓
貓咪兩相好明信片
貓咪兩相好明信片
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
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
貓咪教你的事
貓咪教你的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68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