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歌手幹嘛來演戲?演員怎麼來唱歌?你會給她什麼Hashtag?——專訪《魂囚西門》鄭宜農

  • 字級

歌手、作家、演員 鄭宜農 照片授權提供/公共電視歌手、作家、演員 鄭宜農(照片授權提供/公共電視)

魂囚西門

魂囚西門

《魂囚西門》以一位替鬼魂做心理治療的醫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起點,試著替遺願未了的靈魂解開心結,第一位上門的客戶便是附在美女珠寶商余秀淇(謝盈萱飾)的霸氣黑道鬼,而在醫師與怪力亂神打交道時所碰到的麻煩事,便交給「柔道三段、劍道五段」的秘書劉早雲(鄭宜農飾)來對付吧!

本戲改編自九色夫的同名小說,預告一上架就獲得極高討論,其中一個理由源自強大的演出陣容:蕭敬騰、鄭宜農、謝盈萱……卡司一字排開已過目不忘,再看這組合更叫人稱奇。

「可是妳會不會擔心,有人說:『歌手幹嘛來演戲』?」我問鄭宜農。

「這點倒是還好,因為我知道自己很難被『標籤』。真的要說擔心的話,可能這方面的顧慮還多一點,活在一個很需要標籤的年代,我卻很難專屬某一種標籤。」採訪現場是明亮的咖啡店,宜農身形嬌小,帶著一股非常平易近人的自信,接到問題以後構思幾秒後便立刻正中紅心,接著又補充道:「像是我一開始是因為演戲被大家認識的,所以後來做音樂的時候反而有些人會想說『演員怎麼來唱歌?』現在就又反過來,所以眼下的疑問也像是在收成我這幾年的歌唱成績啦。」她有些自嘲地說。

秘書劉早雲(鄭宜農飾演)在綠之門工作室擔任松言的助手秘書劉早雲(鄭宜農飾演)在綠之門工作室擔任松言的助手

我不是一個天生的表演者


剛接到這個演出的邀約時,宜農剛好結束專輯巡迴,接下來的行程尚未安頓,正想做一些轉變,戲約就這麼天時地利人和地降下。「我把音樂當成主業沒錯,但也是真心喜歡著演戲這件事。」她說。

出身於電影世家,集歌手、演員、作家於一身的宜農,彷彿只是接受了家裡的藝文薰陶,順勢做出此刻的選擇,她卻幽幽地說:「我不是一個天生的表演者,這全都是我練出來的。」特別是在音樂這一塊,每一次站上舞台都是裸裎相會的過程,心裡若有任何不安都會瞬間放大,一覽無遺。相對於此,演戲反而讓她更加放鬆。「身為演員這件事,是讓大家看見角色,所以我只要穿上那個角色就好了,不用那麼具體地把內心挖出來,能夠用另一個形式去表現情感,對我來說反而是自在的。」

這是做為一位歌手的自白,也是一位演員的坦白,並非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才是嚴肅以對,宜農說自己面對鏡頭的感覺就像是在「放假」,雖然還是有工作上的壓力,但是注入角色的性格與生命,就能安心地藏在裡頭。

跟一群不知道怎麼hashtag的人對戲


當然,說到歌手身分,蕭敬騰出演的心理醫師也讓大家引頸期盼,而這兩位歌手第一次同台竟是在螢幕前飆戲。兩人在劇組內的關係,看似是活在音樂世界中的「同溫層」,實則非也,宜農說:「因為音樂人的世界很大,在這之前我對他的認識大概就是主流音樂圈的人,他對我的了解可能也只是獨立歌手的身分,總之明白彼此要面對的挑戰與困境都是不同的,或多或少都會擔心對方怎麼想自己?可能因為這樣,我們很少聊音樂。」

宜農笑著說與蕭敬騰合作是一次非常有趣的經驗。「因為他真的太怪了!」這裡的怪可不是抱怨,她解釋:「蕭敬騰演戲時的節奏感非常獨特,我們對戲會很自然地被引出一個微妙的平衡感、營造出很獨特的氛圍,」

早雲身手好,跟松言(蕭敬騰飾演)查案也意外成為貼身保鑣早雲身手好,跟松言(蕭敬騰飾演)查案也意外成為貼身保鑣

反之,讓她有「在做不一樣的事情的同溫層」,該演員則屬謝盈萱。「我很早以前就有看她劇場的作品,那時候就很欣賞她。」宜農說,雖然在片場她們沒什麼互動,少數需要對到戲的場合,都因謝盈萱戲分重、需要極大的能量,總是自己默默地在一旁準備。兩人真正的互動是從殺青以後才開始,戲後宜農趕緊抓了一個機會到謝盈萱面前,「我說很感謝她一直以來在表演上的努力,因為她,我對表演也獲得了新的認知。講完這些話我就走了,一直到殺青酒會上又碰面,我們才開始熱絡地聊起表演的事情。」

其實這三位演員某種程度而言皆與《魂囚西門》的本質相呼應──劇中人鬼都醫的心理醫師也有克服不了的心魔,劉早雲作為秘書則未必總是嬌弱,戲裡她能文又能武,這些形象的翻轉,如同原著作者九色夫的本行是心理諮詢師,又或者是謝盈萱已然朝影視圈跨出成功的一步,仍依然是大家公認的「劇場」女神,蕭敬騰並未因演過「歐陽盆栽」就讓大家習慣他的演員身分,而宜農則一再自音樂、戲劇、文學三者之中跳來跳去。

這些都直指著一件事:在虛擬世界裡我們能夠不斷地改變Hashtag以標籤自己的狀態,然而真實人生則是得帶著那些「Tag」、繼續放肆地嘗試各種事情,直到昔日標籤脫落,直到大眾開始發現自己原來根本難以被定義,才會慢慢認識你的本質而非熟識你身上的標籤。

「多元市場,堅持自己」,是我的答案


以宜農來說,她想衝破的不僅是身分上的限制。「我是獨立起家,所以大家就會一直強調『獨立精神』,我連這個都想打破。這幾年我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做想像的事情,且能做到既不迎合大眾,又對得起娛樂產業?畢竟大家今天買票、買專輯,在某個意義上就是在買娛樂。」

出道這幾年來,她一直在上述問題裡打轉,也漸漸找到答案,「只是過程有點變態,要非常清楚自己在幹嘛。」她小心翼翼地解釋自己是如何在大眾與個人之間找到平衡,以音樂事業來說:「我會先把自己當作一個商品。然後把自己解析到很細,先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接著才問自己做這件事情舒服嗎?有沒有過於消費?我想要避免任何一點點過度的消費。」

這樣的思辨,在近年愈來愈艱困難行,原因是科技世代的降臨,各種閱聽管道快速進化,她的觀察是:「我想現在所有投身藝文產業的人,都有一點慌張於如何跟觀眾溝通。因為觀眾對於一件事情篩選的時間,以及熱衷的程度都愈變愈快,超越了產業能夠負荷的狀況。」

照片授權提供/公共電視照片授權提供/公共電視


面對這樣的市場,其實有一個取巧的捷徑,就是先不管自身特色,而是關注現今流行的Hashtag,也就是說並非創造標籤,而是直接成為大家追逐的標籤本身。不過,這樣一來就會導致資源分配不均,事件的發展無法齊頭式增長,而是隨著大眾的目光而時時在變動。宜農深諳於此,經年與之的環境對抗。

「這真的需要很強大的自信才能不被影響,一方面去解析市場在哪裡,同時也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裡?不能一味跟進,如果跟進就是慌了。」她的語氣平靜,是總結了這十幾年來的歷程心得所交出的答案。

也許吧,最適合宜農的Hashtag全在她的歌詞裡,就像是這一句:「當你問該相信些什麼,不如相信我跟你一樣害怕……那是猖狂卻也迷茫」。對應著《魂囚西門》裡的秘書劉早雲,總是一派冷靜的表情、鎮定的面對所有挑戰,也許她也猖狂同時迷茫,就像城市裡每個承認寂寞,卻學會如何擁抱寂寞的人一樣。


\\公視《魂囚西門》人物角色篇-鄭宜農//

  鄭宜農作品 

幹上俱樂部:3D妖獸變形實錄

幹上俱樂部:3D妖獸變形實錄

鄭宜農 / Pluto (平裝版)

鄭宜農 / Pluto (平裝版)

風中的小米田

風中的小米田

猛虎巧克力 / 怡君

猛虎巧克力 / 怡君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養寵物的時刻又苦又甜,動物真的能夠愛我們嗎?給飼主的推薦文章

相處的時光有時幸福有時失落(尤其是貓都叫不來的時候),選擇把一部分人生與寵物度過的你,這些心事想與你共享。

16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