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親愛的十七歲

【親愛的十七歲】不朽:「文字不是讓讀者看完就算了,而是真能夠陪伴他們走很長的一段路。」

  • 字級

(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青春裡最好的禮物,是我們的義無反顧」不朽的字句,在社群網路感動二十多萬讀者。(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


【編輯室報告】
追蹤近年高中生銷售排行榜,不朽這個名字想必相當眼熟。社群網站興起,越來越多創作者透過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軟件上發表創作,而在眾多滑世代創作者裡頭,這位年輕的90後香港女孩無疑是十分耀眼的一顆新星,2015年開始在發表創作,不過短短幾年便累積二十多萬讀者追蹤。
如果有甚麼東西可以留下,那麼我相信這些細碎的文字將會綻出不朽的花。」是不朽筆名的來由;「偶爾悲傷,儘量善良。終其一生努力成為一個溫柔的人。」是不朽對自我的詮釋,也是她為自已立下的人生目標。或許正是這樣的人生觀,才讓她的文字細膩動人,擁有撫慰讀者心靈的溫暖力量。
不朽在香港完成高中學業後,隻身來台就讀大學,青澀的年紀遊走在港台兩地,異地的生活是如何影響她的人生和創作?十七歲的不朽和現在的你/妳過的怎樣不同或相同的生活?不朽對現在十七的你/妳現在的人生有什麼建議?請看以下的訪問──


 

十七歲時想成為一個討人喜愛的人,後來才知道,喜歡自己才是一輩子的作業


Q.還記得自己十七歲時的樣子(或心情)嗎?

不朽:不知道天高地厚,只知道奮不顧身。

Q.有沒有代表十七歲的物件和照片,並說明一下照片背景故事。

不朽:這是我高三上課的最後一天,大家拿出了自己備用的校服,讓同學和老師給自己寫一些話。記得那個時候,我們寫著對於未來的憧憬和夢想。其中,有一段是我的國文老師寫給我的話,她說預祝有一天新書發佈會成功。當我現在回過去看的時候,我想跟老師說,我做到了,我做到我十七那年想要成為的大人。

Q.當時有沒有哪一本書/哪一首歌/哪一部電影或者新聞事件,是你十七歲的重要標記?或印象深刻甚至影響你深遠的?

不朽:十七的那一年,我們唱著〈乾杯〉,以為未來很長,我們年輕狂妄,以後還有很長的時間,所以從不怕告別。以為終於快要可以離開那些我們厭倦的日常,卻是後來多少日子、多少努力,也回不去的良辰美景。

不朽高三畢業臨別時,同學和老師在校服上互相祝福(左)五月天的〈乾杯〉是不朽談到十七歲的重要標記(右)不朽高三畢業臨別時,同學和老師在校服上互相祝福/五月天的〈乾杯〉是不朽談到十七歲的重要標記(/不朽、悅知文化提供


Q.當時的偶像明星是?

不朽:Super Junior

Q.當時你最困擾以及最開心的事情是甚麼?

不朽:最困擾的事情是對喜歡的人一直念念不忘(笑),最開心的事情是十七歲那年第一次去打工,第一次用自己賺回來的錢去買喜歡偶像的唱片。

Q.十七歲當時的職涯考量?

不朽:成為一名作家。

Q.十七歲的你,影響你重大的書有哪幾本?是否有一套自己奉行的哲學?至今仍沒有改變嗎?(或改變了)

不朽:那時候的自己並沒有說特別喜歡哪一些書,應該和其他小女生一樣喜歡看青春愛情小說(笑),看完就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夠成為書裡面的女主角。
十七的自己單純地想要成為一個「別人喜歡的人」,想要成為一個討人喜愛的人。但是到了後來,我花了很多的努力,終於成為一個「受別人喜歡的人」,卻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那樣的自己,才知道原來「讓自己喜歡自己」才是一輩子最重要的作業。

Q.現在的你,如果可以回到過去,那你想對十七歲的自己說什麼?

不朽:更多的記錄那些日子,讓未來的自己能夠長久不忘。

Q.給現在十七歲的同學的一句話?

不朽:我們都是一邊跌撞一邊成長的啊。

Q.如果可以將青春下定義,你認為青春是什麼?

不朽:所有故事的序章。



無論是哪一種風格,我都希望自己能寫出溫柔的字,不那麼尖銳的文字

不朽認為自己和讀者的關係更像是朋友,比起想要教導他們,更多的是想要跟他們說一段故事。(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不朽認為自己和讀者的關係更像是朋友,比起想要教導他們,更多的是想要跟他們說一段故事。(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

 

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

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

Q.《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雖是你第二本書,但應該是你的第一本散文集,你認為一篇好的散文,最必要的元素是什麼?

不朽:真情實感,以及能夠感動得到自己。

Q.作者的第二本書,通常都背負著想突破第一本的壓力,《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在你的寫作生涯中,你覺得做到突破是什麼?

不朽:比之前考慮得更多、更廣,同時因為這本書分了很多不同的面向,所以更能夠讓自己站在不同的位置去思考和寫作。

Q.你是一個這麼年輕的寫作者,卻挑戰書寫「餘生」這麼大的命題,但你的下筆卻那麼溫柔,用「請多多指教」的態度來談「餘生」,和很多同輩年輕作者瀰漫的厭世書寫相對的正能量。你認同這樣的解讀嗎?你是怎麼看自己的文字風格?

不朽:大部分想到「餘生」都會覺得是剩下的人生,相對的偏消極。但是我之所以選擇「餘生」作為這本書最後一個章節,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回想自己患憂鬱症的時候,消沉到根本不期待未來的來臨,不相信明天的存在,所以在我已經逐漸遠離悲傷的今天,我想用文章告訴那些不相信明天的朋友,你看,餘生那麼長,一定會發生意想不到的驚喜的。
我其實很難為自己的文字風格很準確地分類(笑),但是無論是哪一種風格,我都希望自己能寫出溫柔的字,不那麼尖銳的文字。

Q. 你曾提及:「自己寫的每一個字都是有責任的,可能會在無意間,影響一個人。」在和讀者互動的過程中,讓你驚覺寫文字的人,對文字有責任,擁有二十多萬追蹤粉絲的你,會因此覺得有壓力嗎?會造成你下筆時的包袱嗎?

不朽:是一定會有壓力的,以前無論寫些什麼,對於我來說,都只是在抒發自己的感受,但現在每寫一篇文章就有二十多萬人在看,這無疑是一件很驚人和不安的事。但相對的,我同時也在這個過程裡面,學會怎麼樣為自己的文字負責,學會如何去整理好自己的文字,學會盡量拔除那些字裡行間無影的刺。

Q.關於筆名,能談談自己的筆名背後的故事嗎?是否和「如果有甚麼東西可以留下,那麼我相信這些細碎的文字將會綻出不朽的花」這句話相關?

不朽:我覺得我一直都是一個很健忘的人,我想很多人都會像我這樣,除非真正地去把時光記錄下來,否則,時間是會釋稀所有記憶的濃度。於是我經常會想不起,哦?那天我做了些什麼呢?我去什麼地方見什麼朋友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擁有怎麼樣的心情,這些東西都可能在幾天後、幾個禮拜後、幾個月後、幾年後,漸漸從我們的記憶中淡去。
要怎麼緊握那些瞬間,我總是問自己這個問題。後來想出了一個絕好的辦法,那就寫下來吧,把它們通通都刻畫下來,用文字,那麼這樣,我就能把我每個難忘的瞬間,開心或傷心,喜歡和討厭,快樂和悲傷,通通都縫進時光裡面。這就是我稱它們為不朽的原因。後來漫長的歲月裡,無論什麼時候翻回去看,我都能夠清晰記起自己的模樣。那麼這些文字會代表每個瞬間的自己,成為不朽的存在。

Q.全書分為六輯:青春、旅行、愛情、失去、時間以及餘生,可否談談最滿意的是哪個部份?

不朽:最喜歡的部分是青春,為此我還特地翻閱了以前寫的一些文字,把它們真實地寫進書裡面,也許這個部分的文字存在著很多稚嫩和懵懂在裡面,但同時也是真真切切屬於那個時光的文字,最真實的自己。

Q.你怎麼看讀者和作者的關係?知道你是和讀者互動密切的作者,目前為止讀者讀完《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的反應和你預期的想像一樣嗎?讀者的回饋中有沒有特別令你印象深刻的?

不朽:和讀者的關係更像是朋友吧。比起想要教導他們,更多的是想要跟他們說一段故事。從來不覺得自己成熟到甚麼程度,可以給予他們什麼,只是希望在這個過程中,一起犯錯也一起成長。其實在寫這本書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也沒有對於它寄予太大的期望,反而更多地是希望能夠感動到自己,所以出版後,收到的回饋絕大部分都是正面的評價,這讓我覺得非常喜出望外。其中一件讓我很深刻的事情是,在某一場簽書會,一個讀者的書上貼了非常多的便箋和便條紙,整本書是處於一個殘舊的狀態,我能看見那些紙張被翻閱的痕跡,這讓我覺得非常幸福。原來,我寫的一些文字不是讓讀者看完就算了,而是真的能夠陪伴他們走很長的一段路。



不要忘記走上這一條路的初衷是什麼,不能在遙途中迷失自己的方向

(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寫作是不朽紀念生活的方式,因此她認為誠實地寫自己想寫的東西,是最重要的事。(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


Q.你是否有觀察到,哪一種題材是追蹤你文字的讀者喜歡的,你會因此而投其所好嗎?

不朽:會的,我覺得這多多少少是一件難以避免的事情,例如大家都相對比較喜歡正向的文字。但是我同時也會覺得,寫作既然是作為一種我去紀念生活的方式,那我就要如實地寫一些我想寫的文字,我也會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忘記走上這一條路的初衷是甚麼,不能在遙途中迷失自己的方向。

Q.還記得第一次創作時的情景吧?當時是為什麼而創作?是寫什麼文類?

不朽:小時候的我非常喜歡看電視劇,剛好我十一、十二歲那時候喜歡上一部電視劇裡面的男二,但最後那個角色並沒有一個好的結局,沒有和女主角在一起,我當時就覺得非常懊惱,一怒之下就在想,哼,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自己寫一個好的結局吧!
那是我第一次創作,嚴格來說根本連小說都算不上,僅僅是為了喜歡的角色,寫一個自己喜歡的故事,卻為當時的我帶來了極大的感動,我開始不禁在想,我是不是也能夠寫故事。(但是我絕不會說是哪一部電視劇哈哈)

Q.港台兩地生活的不同,是否會造就你觀察人和事與眾不同的眼光?
不朽:與其說生活上的不同,更多是說多了一些不同的經歷,令我在觀察不同的人和事的時候,都覺得背後會有不為人知的獨特故事吧。

Q.想請你聊聊在香港讀高中時的情景,你最懷念的事是什麼?我們發現有一些篇章是中學校園的故事,這些是源自當時的素材嗎?

不朽:最懷念的是每天下課之後會和閨密步行回家,路途的中間一定會去買一杯珍珠奶茶,然後用極其緩慢地步速漫步,這一幕場景如果我沒記錯(記憶力是真的不太好哈哈)應該有寫進書裡面。她是我整個學生時代最好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會這樣,和對方一起不捨得回家,有源源不斷的話題,有抵達不了的明天。

Q.(承上)通常最困擾香港高中生的壓力是什麼?對台灣而言無非是課業和升學,香港也是如此嗎?社團是台灣高中生們很熱衷參與的課後活動,香港高中生們熱衷的課外活動是什麼?可以聊聊你觀察到的兩地差異嗎?

不朽:我認為每個地方的高中都充塞著課業和升學壓力,但是香港的社團活動,好像並沒有台灣這邊的精彩。我們更多的是,下課後與朋友同行去找樂趣,很少留在學校裡面。

Q.台灣近年有一個趨勢,高中畢業後就往國外唸大學的比例越來越高。這點與你到飄洋過海來台灣念大學的經歷不謀而合,只是方向相反。是否可以用你的經驗,給即將負笈到外地的同學一些環境調適上的建議?

不朽:適應是一個必須要面對的問題,也是最困難的問題。但是每當我覺得疲乏的時候,都會告訴自己,與不同的人相處、去到不同的環境,是人生在世必定需要面對的習題,我們只是在練習,練習如何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努力。

Q.有很多作家認為寫作是一種儀式,你認為寫作是什麼?

不朽:於我而言,我認為寫作是一種對時光的紀念。

Q.因為IG,衍生了更多的創作可能,你有特別追蹤的文字作者嗎?是否請你談談兩~三位你喜歡的IG創作者,以及喜歡的原因?

不朽:最常關注的相信大家也不陌生,其中包括張西溫如生蔡傑曦,他們都是很棒的創作者(笑),個人喜歡一些記錄細碎時光的文字。

Q.知道你在網路上和讀者的交流頻繁,和讀者的互動中,有沒有發生什麼趣事、或是聽到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不朽:說一個比較深刻的吧,有一次讀者跟我說,她因為喜歡我的文字,而認識了另一個喜歡我的文字的讀者,後來他們在一起了,天啊感覺可以寫一部小說(笑)




(圖/不朽、悅知文化提供)


不朽


1995年5月23日出生於香港
畢業於香港迦密主恩中學、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
2015年開始在Instagram上發表文字創作

喜歡天空、大海和月亮
偶爾悲傷,儘量善良。終其一生努力成為一個溫柔的人

著作|《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與自己和好如初》
Instagram|taylorlmw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親愛的十七歲】張西、不朽、張嘉佳、肆一、HowHow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

你記得自己17歲的模樣嗎?如果有機會回到過去,你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呢?

8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