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活過第八日的蟬,看見什麼風景?

  • 字級


米果專欄
 
「閱讀」雖然是極為個人的行為,然而知道某些人的閱讀選項與自己類似,對某段情節同樣有感,或對某位作者佩服不已的時候,頃刻間,便有了同儕或知己的安心感。倘若再藉由彼此推薦分享各自閱讀的書目或引薦第一次接觸的作家作品時,往往都能在自己的閱讀選單中,閃失的機率極低,這是非常微妙的一種交情。藉由閱讀搭建起來的關係,彷彿彼此身體基因的某組密碼經過交叉比對,達到百分之百吻合,這如果不是閱讀醞積而來的緣分,還是什麼呢?

第八日的蟬
第八日的蟬
我開始讀角田光代的小說《森之眠魚》《樹屋》的時候,就不斷有閱讀基因類似的朋友推薦《第八日的蟬》,機率之高,等同於「角田光代」這個名字一出現,《第八日的蟬》就尾隨而來,這跟一般書籍所預先鋪陳的行銷手法當然不同,好似讀過這個故事的人,在闔上書本之後,都有了各自的情緒,即便把情緒藏進內心底層,卻迫不及待想要告訴接下來即將相遇的每個人,不要錯過這本書,真的……(我想像他們一邊拍胸脯,一邊揮手離去的樣子)

直到小說改編成電影,「井上真央」與「永作博美」互相在各影展以主角配角相繼封后,我已經覺得,再錯過這個故事就太不應該了。

婚姻關係之外的不倫愛人,被男人以「正在想辦法和妻子離婚」為由,要求她先墮胎,往後戀情修成正果,再懷孕也不遲,沒想到男人的妻子竟然懷孕了,原本只是想潛入男人的家裡,看一眼小孩,想辦法對這段戀情死心,可是小孩啟動她的某一根神經,她抱走男人的小孩,展開幾年的逃亡。

女人與小孩之間,沒有血緣的母愛,逃走過程之中,幾度逼到絕境卻意外得到陌生人相助的情誼,謊言謊言謊言,脫口而出的謊言一直堆積,不能透露的身世絕對要隱瞞到底,許多苦衷沒辦法說明白,可是在逃亡之中相遇的人卻能心領神會,有什麼困難就互相包庇吧,反正自己的人生也都結痂剝落,沒必要互揭瘡疤。

報紙頭版開始揭露婚姻外遇者綁架小孩的新聞,警方發佈通緝的照片正是自己,看見自己的名字變成頭版標題,想像輿論和警察一路追殺而來,逃吧,藏在拒絕搬遷的釘子戶老婆婆家裡,勉強有個浴室幫小嬰兒洗澡,有個廚房可以調理嬰兒的副食品,接著再逃吧,逃進神秘組織裡面,起碼抿去身世姓名,與外界隔絕,倘若這樣一輩子躲藏下去也好,再不然就逃到小島去,島民說她們真像一對母女啊,但小嬰兒長大以後,只能穿麵線店婆婆給的二手童裝,穿起來其實像小男孩呢!

還是被抓了,成為轟動的社會事件,小女孩回到原生家庭,父母與「那個人」的不倫戀情,在法律審判過程之中,大量曝光,媒體加油添醋寫成戲劇張力十足的報導,再也回不去事件發生之前的早晨了,好幾個人的生命因此轉向難以收拾的局面。

讀過小說,內心真是五味雜陳,譬如我們一日醒來,目睹媒體揭露社會事件,閱聽大眾跟媒體鏡頭麥克風聯手,把那些當事人強勢分類,然後盡情指責,如扒糞那樣,將他們一併擣碎,只管指指點點,我們只在意表面的正義,不在乎真相,那些太費力,唯有指責,最省力輕易,也唯有指責,才顯示自己存在的意義,然後某一天,自己成為事件當事人的時候,該如何是好?

事件瓦碎了那些人生,加害者與受害者的定義,即使有了法律背書,仍然各有委屈,譬如角田光代以蟬在土裡七年,破土而出卻只能活七天,若有一隻蟬跟伙伴不一樣,第八日之後,仍舊活了下來,這隻蟬究竟只能忍受孤獨的悲哀,還是看到嶄新風景的喜悅呢?

倘若不是讀了這本小說,我應該沒辦法從事件相關人的第一人稱敘述去理解她們的想法,倘若我只是透過媒體報導社會事件的角度去判定誰善誰惡,那也只是便宜行事,自以為正義卻愚蠢至極罷了。

許多人從《第八日的蟬》讀到母愛的感動,我卻看到社會事件曝光之後,世人對事件當事者的殘酷,那些從此崩壞的人生啊,該如何回到平淡的軌道呢?想必是十分吃力吧!但如果不是小說的提示,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看見這個層面的心酸啊!





極地天堂:該死上班族之殘酷青春物語
極地天堂:該死上班族之殘酷青春物語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最新作品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10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