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Burglar in the Library《圖書館裡的賊》(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續前篇〕
外面持續下著大雪,這本來是個溫馨的鄉村英國風旅店,還有個不錯的廚子和足夠的食物飲水庫存,即使為數不多的房客都被困在此地,也該能好好享受一種一時與世隔絕的愜意。但打從第一個房客死在圖書館之後,自然旅館主人試圖報案,結果發線電話線斷了(原本以為是因為天候所致,後來發現是人為刻意剪斷),旅館主人派一名員工去屋外除雪,想說把路開通了,自然就能派人走過位於吊橋另一端的旅館停車場,開車去警局報案。

The Burglar in the Library
The Burglar in the Library
然而第二個死亡的就是這名除雪的員工,他先是發現除雪車發不動(有人刻意動了手腳),緊接著他徒步走上吊橋時,隨著橋斷連人一起墜死於底下的河床邊。接著,晚餐時間,廚子竟被發現神祕地死在廚房中,雖然晚餐已經在爐上慢滾了。

本來按照常識,任何人都不該輕易破壞命案現場的,但如今莊園孤立,報案時間遙遙無期,屋內的暖氣似乎也加速屍體變質的速度,這一群人於是只好利用手邊有的相機,好好地拍照留底後,決定把屍體抬到屋外去。屋內兩具屍體被放置在屋外的椅子上,蓋上白布並排坐著,還有一具在底下河床邊,由於打撈不易,就仍然直接留置在他原本的位置。

人人惶恐不安,大家於是一起討論了解決之法──為了不再有人被殺,每三個人編制成一小組行動,除了個人晚上在自己房間的睡覺時間之外,白天盡量不要一個人單獨行動來增加自己遇害的機會。

然而,就在隔天早上,我們的男主角羅登拔就被發現死於河床底,在除雪員工的屍體之旁!同時,室外的那兩具蓋著白布的屍體居然增值了!──他們的旁邊坐著另一個蓋著白布的夥伴!

這是一場怎樣的美夢變惡夢的災難呢!溫馨英國莊園搖身一變成為殺戮地獄,對外交通斷絕,連羅登拔這個業餘雅賊兼偵探都被拔除了,除了他還另外又死了一名房客,剩下的人該如何自保?如何從這地獄逃脫出去?

當然你們絕對不太相信主角會死,我也不信!就算卜洛克想結束這個雅賊系列好了,也不可能讓他死在案情完全不明朗之時,我不相信有作家會很享受被讀者丟垃圾或雞蛋,就算羅登拔要死,也該死得和阿嘉莎的白羅一樣地有職業道德!該敲完他該敲的最後一聲鐘。就算他的女友嫁人,而且還是這個英國風旅店孤立前的最後一對入住的房客(當然她新婚的老公也來了),我還是不相信一個主角會這樣結束他的生命。

接下來案情是怎樣我當然不能透露,除了說主角沒死(這不是我放地雷,而是卜洛克該有的職業道德)還破了案,而且最後羅登拔也偷到了那本價值連城的《大眠》

The Big Sleep & Farewell My Lovely: & Farewell, My Lovely
The Big Sleep & Farewell My Lovely: & Farewell, My Love
大眠
大眠
圖書館裡的賊
圖書館裡的賊

實話說,我當然沒錯過雷蒙錢德勒的這本《大眠》,但我卻選擇不以《大眠》寫專欄,原因是這本書完全不是我的菜(不代表它不好,只能說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它剛好不是我的愛),在《圖書館裡的賊》一書中,卜洛克以現實有的兩大作家雷蒙錢德勒和達許漢密特來虛構一本價值不斐的簽過名的初版《大眠》,故事中,達許漢密特也並沒有特別欣賞這本《大眠》,所以離去時沒將它帶回家,因此才有了雅賊羅登拔決定去該旅店圖書館偷書的始末。上周我曾懷疑的「Breaker」變成「Burglar」的謎,結果可能是我多想了,圖書館裡的賊從頭到尾就這麼一位,就是只有羅登拔,只是說,如果用「Burglar」,就很明顯的,這本書是以主角命名;用「Breaker」則比較不明確是指主角,因為「Breaker」不見得是偷的行為,他可能是闖進某地只為殺人,有可能強闖某地偷東西,也有可能他只是打破沉默或某種情境的人或物而已,如果用「Breaker」則本書名可指兇案。只不過我還是不明白,中文版的英文名為什麼會和美版的英文名有這樣的一字之差?難道卜洛克原本計劃書名要一語雙關,可是又怕太混淆,最後仍決定把書名定到主角身上就好?……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眼不見為淨。(註:out of mind也可能是「喪失心智」的意思喔,例如"Are you out of your mind?"是「你瘋了嗎?」,out of mind是指「不動用大腦」,所以可以說是「不去想」也可以是「不去煩惱」。)

"It's just a hunch," I said, "and I could be completely wrong."
「那只是個直覺,」我說,「我可能完全搞錯。」

I eased the door open a crack and took a look-see.

我輕輕地把門打開一條縫快速地掃視一遍。

I decided it was possible. Not too probable, however.
我認為這是有可能性的。然而並不太可能實際發生

I don't know who picked you to be the head wallaby in the kangaroo court, but I don't have to listen to any more of it.

我不知道是誰授予你在這私設法庭當老大的資格,但我無需再去聽更多這些審判。

I thought him a bad hat and supposed he lived off women. He has that air about him.

我覺得他是個壞蛋,且可能靠女人吃飯。他給人那種感覺

"And we're to take your word for that, eh, sir?"
「所以我們就得信你的話,哦,先生?」

I was unwrapping a killer sandwich from the Russian deli around the corner.
我正在拆一個轉角那家俄羅斯熟食店賣的好吃到會死人的三明治
妙69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69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