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馬欣專欄|孤獨眾生相】當自己成為了最陌生的人──《瀑布》

    作者:馬欣 /2021-10-26

    電影裡面的大人們充滿了各種絮語,最後成了無法傳遞出去的雜訊,那些絮語久了成為一個膜,包覆著實則孤立卻在社交場域上活躍的狀態,直到依賴的優勢不在,那白領仰賴的國王新衣再也無法成為遮羞布,所有的地貌一夕崩塌,這才發現自己最無法溝通的是那個長年已讀不回的自己。

    More
  • 「拍這部片我完全被捲進去了,因為我為人父、為人子。」──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

    作者:王昀燕 攝影:陳佩芸 /2019-10-03

    鍾孟宏鍾情於拍照,鏡頭對準眼前人物時,心中老不斷揣測: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在想什麼?他喜歡搭訕偶遇的人,也喜歡打聽朋友的故事。閒來無事時,鍾孟宏會驅車南下,不久前才去到一個極僻靜的鄉下,尋訪40年未見的友人。對方見他來訪,非常詫異。「你是要聽我什麼故事嗎?」對方問道。鍾孟宏直說沒有,單純想看看過去的同學如今變得什麼模樣。對方悠悠地談起當兵的日子、養雞的種種,老婆跟人家跑了,自己獨立扶養三個孩子。「我不一定要把它變成電影或小說,但我們生活在一個這麼窄小的地方,有沒有可能從這些故事,去了解一些...

    More
  • 【馬欣專欄|孤獨眾生相】中年是又重新長大一次──《勇抱大地》《父親》

    作者:馬欣 /2021-05-04

    常有人說:「我不要成為那樣的大人。」其實過了某個年齡的人,都常是一點點被打回去的,無論是壯志,還是熱騰騰的心,有時會被縮得很小,險些被擊垮。對中老年的人,「明天」是別有意義的。電影《父親》的安東尼有一個始終到不了的「明天」,而目送他的中年子女,則在東搖西擺的意志中,努力讓「明天」還能接住自己。

    More
  • 【馬欣專欄|記憶中的一瞬之光】悲傷尾大不掉,你遲早習慣它是你的影子──《同學麥娜絲》

    作者:馬欣 /2020-11-24

    有人將這部電影視為《大佛普拉斯》的延續,是也不是。這部電影除了小人物的苦中作樂外,最多的是近中年人的身影,就是有些東西掉了,彎下腰開始覺得累,然後人生也開始邊走邊掉的階段。 對,中年就是邊走邊掉,頭髮掉是必然的,但除了頭毛外,像添仔掉落的是純真、罐頭失掉的是他的白月光、電風甩不掉又抱不緊的是信念。至於閉結,你看到最後就知道他失去的是什麼。

    More
  • 母女先是親暱,後來疏遠,最後又不得不親近:最遠的送行──讀鍾文音小說《別送》

    作者:謝凱特 /2021-04-20

    《別送》裡的母女關係是一則普世寓言:先是親暱,後來疏遠,最後又不得不的親近。親近也有不得不?有的,故人故鄉這頭總有什麼辦法逼每個出逃的孩子回首──比方因病倒下、昏迷、失能,留住愛的殺手級招式,拽動繩索這端示意孩子你不得不回來,背負起這本想遺忘的一切。然而回頭的,心裡總有個餘緒未了才會寧願被這頭拽回。 母與女,緊緊綁縛的兩個主體,像綁在同一條繩上的雙魚,太過靠近只能碰撞,互相遠離又彼此拉扯。拉扯的不止愛恨,還有理性感情糾纏而成漩渦,母女一體或兩個個體的永恆包容又彼此挑剔否定。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