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3_口譯的恐懼:穿山甲與西門慶

    作者:陳思宏 /2019-01-16

    口譯與筆譯最大的區別,就是「即時性」。筆譯有截稿的壓力,但翻譯卡關時刻,總有查詢的機會,譯者可google、查字典、上圖書館、問專家、上臉書問眾人,在網路暢通時代,有時還能直接寫電子郵件問原文作者,以達正確與精準,信雅達。但口譯,不管是逐步口譯還是同步口譯,都是現場就得立即把翻譯說出口,根本沒有時間滑手機、查電腦、翻字典,遇到實在不會的字詞,到底該怎麼辦? 這篇,我想聚焦自己身為口譯者的恐懼。 多年前,我到法蘭克福書展擔任口譯,就在書展的台灣館負責林載爵先生與李昂老師的對談,中英逐步口譯。其實林載爵...

    More
  • 沒有平凡人或怪獸,哪來英雄表現的空間?──讀繪本《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

    作者:黃世澤 /2019-01-14

    無敵破壞王 雙碟限定版 (UHD+藍光BD)(Wreck-It Ralph UHD+BD 2 Discs) 之前趁著年假,在2018年末帶著孩子去看了知名動畫《無敵破壞王2》。和第一集兩人的合作關係不同,這一集劇情著重在破壞王與雲妮露的態度轉變,看來是一種世代差異,一方希望一成不變的穩定感;一方追求刺激變化,破壞王希望雲妮露和自己一起回到熟悉的電玩店,回到安全、知道明天的生活又會與今天一樣的遊戲機台中。但是時代已經改變,這份想望難以實現,破壞王不惜破壞雲妮露的夢想也要留下她。兩人關係雖然設定為好朋友,但陪著孩子一起觀影的爸媽,必定深有所...

    More
  • 潘柏霖:抵禦悲傷的方式──讀徐珮芬《夜行性動物》

    作者:潘柏霖 /2019-01-15

    一路上我們拋棄多少東西,才成為現在的自己? 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徐珮芬詩集 徐珮芬第一本詩集《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中的同名詩作寫道:「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還是要真正和誰/說過再見/才能變成完整的人/像停電的夜裏/走在碎玻璃上/那麼誠實/不卑/不亢」,彷彿在說告別是人生的必經之旅,就像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中男主角蹲在爐火前回想一切,同時意識到自己是因為這次的告別而成為更好,也成為更壞的人了。誰能說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被打通七孔的混沌死了,但在之前的生活難道真...

    More
  • 「翻譯就像偵探在刑案現場解謎。」──專訪譯者穆卓芸/賴盈滿

    作者:劉佳旻 攝影:陳佩芸 /2019-01-10

    他既是文學書譯者穆卓芸,也是科普書譯者賴盈滿,但這些都是潘信宇的筆名。有著電機系理工背景,而後轉讀哲學,現專職翻譯的他,將理科/文科雙軌思考的特質在翻譯工作上結合得淋漓盡致,這遠遠不只是「左手翻文學、右手翻科普」了,而是他用一套極理性、非常理工思維的方法來拆解文本。他說,「翻譯就像解謎,文字給你線索,每一句話都像一具屍體,但屍體不會說話,譯者就要像偵探一樣,想辦法讓它說話。」 潘信宇的比喻精準又生動。他翻譯的原則是:「原文的讀者讀到、感受到什麼,譯文的讀者就應該要讀到、感受到什麼」。翻譯畢竟是...

    More
  • 為新聞犧牲生命,值得嗎?「獨眼戰地記者」瑪麗.科爾文這樣說...

    作者:曾志傑 /2019-01-09

    記者Lindsey Hilsum在2018年底為摯友、「戰地獨眼記者」Marie Colvin出版傳記《存亡之際》。 活在這個監視器畫面與網路影片快成為「新聞」同義詞的年代,還會有人相信曾有記者單憑一篇報導,就掀起輿論進而平息一場戰爭嗎?聽來不可思議,但它確實發生過。這位當代傳奇戰地記者名叫瑪麗.科爾文。1987年,她用一篇報導結束了一場戰爭;2001年,她在斯里蘭卡報導內戰時失去左眼,從此獨眼形象深植人心;2012年,她在採訪敘利亞內戰時不幸喪生,20多年的戰地記者生涯,終在戰場上畫下句點。 她的生平近日被拍成電影《私人戰爭》,由賣...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