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這遊戲既然那麼痛苦,我就很捨得離開。」──專訪吳曉樂《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作者:柯若竹 攝影:陳佩芸 /2019-06-19

    如果人生能畫成曲線圖,吳曉樂從法律系畢業起至今的走勢迭蕩,可能大破大立衝出圖表邊線。 從律師考試遁走成為家教老師,打開一個又一個家庭黑盒,2014年出版《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2017年改編為轟動台灣的電視劇,讓紀伯倫的詩一夕成了流行語,接著2018年與鏡文學合作創作小說《上流兒童》,吳曉樂的文學路看似一帆風順,但她早已在網路上書寫許久。只是這次,終於她說了自己的故事。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最新散文集《可是我偏偏不喜歡》收錄21篇文章,具是以自身生命為史料的返身細剖。出身藍領階級家庭,一路不靠補習直上最高...

    More
  • 就是不想看大人一直欺負小孩──幸佳慧與她的《蝴蝶朵朵》

    作者:陳琡分 攝影:陳佩芸 /2019-06-21

    拍照那天下著微雨。原本擔心濕涼的天氣會對幸佳慧的病情造成影響,這頭還在討論是不是留在室內就好,那頭的她戴上我們為她準備的動物帽,撐起傘,像個小女孩般興奮地躍上醫院的天台:「你們看,像不像保母包萍!」 對千千萬萬個孩子們來說,幸佳慧真的就像P. L. 崔弗絲筆下的超級保母瑪麗.包萍,永遠以孩子為視角,替孩子把權利「從大人手中拿回來」──這幾乎已成了她的使命,即便臥病在床,依舊掛心還可以用什麼方法,讓「兒童權利」的概念持續宣傳下去。 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 又或者,長期關注多元文化、性別平等、土地正義的...

    More
  • 「安靜」的無字繪本,為什麼能給讀者強大的閱讀後勁?

    作者:馬尼尼為 /2019-06-19

    「無字繪本」,英文除了叫wordless,也有silent picture book一詞,直譯為「安靜繪本」,圖畫相對於文字,是一種「安靜」的語言。安靜能夠產生比文字更多的臆測、想像,讓作者可以製造模稜兩可、自由解讀的空間。無字繪本在本質上直觸「圖畫是人類共同語言」,不論哪種語言的人都能看;再來它真正是把「說不出口的畫給你看」,像是說不出口的真相、說不出口的祕密、不想說出口的感覺,透過無字繪本和讀者建立異常親密的關係。「祕密」似乎就很符合無字繪本的意境,或是在腦海裡的想像,像是《雪人》,就像作者以無字告訴了我們小男孩在...

    More
  • 難道台灣父母的教養毫無可取之處?吳曉樂:台灣父母這樣教妥協──讀藍佩嘉《拚教養》

    作者:吳曉樂 /2019-06-24

    我閱讀過相當大量的教養叢書,也相當認同作家陳祺勳對於教養書籍的指點:「我們看到的往往是結果論,是『達成了這種目標』。至於『為什麼』甚至『為什麼這樣比較好』乃至於『你哪來的自信告訴我這樣就一定對』。在大多數教養書裡,這樣的反省是缺乏的。在自命為開明要了解孩子的書裡,背後卻有著根深蒂固的『因為我說的就是對』這種概念,讓我對許多教養書心懷疑慮。」 我對教養書的不安也來自於他們的個人化。很多時候書寫者的策略之所以管用,是因為他們的孩子正好適合,若運用在不同的個體身上,也許甲之蜜糖也能成為乙之砒霜。而在...

    More
  • 在沒有自由與人權的國度,縱使發大財,也只是一堆冥紙──讀《愛與戰爭的日日夜夜》

    作者:黃麗如 /2019-06-18

    1. 在烏拉圭首都蒙德維多老城區經過一間二手書店,長桌上擺了好幾本愛德華多.加萊亞諾的書,我隨手拿起了Días y Noches de Amor y de Guerra,只因為書名的四個名詞有三個我認識,我就買下它,查了字典才發現guerra的意思是戰爭。 購於烏拉圭二手書店的西文版《愛與戰爭的日日夜夜》 愛與戰爭的日日夜夜 2. 書很薄,西文的排版很碎,我以為是一本詩集。直到對照看了中文版的《愛與戰爭的日日夜夜》才知道是加萊亞諾流亡到西班牙前,用生命與傷痛寫下的文字。裡頭的語句是詩句,忍不住一直畫線,諸如:獨自一人用餐是身體需...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