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1_都是李昂啦!

    作者:陳思宏 /2018-11-27

    因為李昂,我才會在德國當上口譯。 十多年前初到柏林,生命表尺歸零,小說散文書寫混沌,學天殺的德文,一切從頭開始。我接了僑委會宏觀電視柏林特派的工作,拿著一台攝影機,開始跑德國的僑界、外交新聞。我到波鴻魯爾大學採訪台灣文學研討會,與會者包括朱天文、李昂,我是假扮成記者的讀者小粉絲,天哪,怎麼我在德國見到了兩位文學女神。研討中我先跟李昂聊天,接著結識了德國導演Monika Treut,還有譯者Martina Hasse,前者剛剛拍完以謝月霞、李昂、陳映蓉為主角的紀錄片《母老虎飛飛飛》,後者正準備要把李昂的《看得見的鬼》翻...

    More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2_不斷跨界的口譯

    作者:陳思宏 /2018-12-19

    在德國當口譯,「跨界」,是必要的工作技能。 跨過語言界線是譯者基本技能,我履歷表上寫明我會台語、中文、英文、德文,所以我能接的雙向翻譯語言組合為「中英」、「中德」、「台英」與「台德」。實際在業界工作,遇見德國許多口譯前輩,才發現我根本幼稚園,許多譯者精通八國語言,語言組合簡直無限。想遇語言神人?口譯圈裡到處都是腦部特異的語言天才。 但其實最可怕的不是語言的界,而是領域的界。我本身學英美文學、戲劇,最能駕馭的口譯領域是人文方面,建築、藝術、電影、文學、劇場都是我擅長的範疇,接案毫不心虛。但譯者不...

    More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3_口譯的恐懼:穿山甲與西門慶

    作者:陳思宏 /2019-01-16

    口譯與筆譯最大的區別,就是「即時性」。筆譯有截稿的壓力,但翻譯卡關時刻,總有查詢的機會,譯者可google、查字典、上圖書館、問專家、上臉書問眾人,在網路暢通時代,有時還能直接寫電子郵件問原文作者,以達正確與精準,信雅達。但口譯,不管是逐步口譯還是同步口譯,都是現場就得立即把翻譯說出口,根本沒有時間滑手機、查電腦、翻字典,遇到實在不會的字詞,到底該怎麼辦? 這篇,我想聚焦自己身為口譯者的恐懼。 多年前,我到法蘭克福書展擔任口譯,就在書展的台灣館負責林載爵先生與李昂老師的對談,中英逐步口譯。其實林載爵...

    More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4_口譯的恐懼 ㊁ :黃乙玲與英國廣播公司

    作者:陳思宏 /2019-02-19

    今年的柏林影展,我負責口譯中國電影《漫游》的觀眾對談。導演祝新來自杭州,說話跟他的電影一致,如詩飄忽,翻譯難度頗高。我自評幾場翻譯都安全過關,但有一場觀眾對談,祝新說:「我還是個小孩的時候。」我腦中想的是When I was a kid,但,我口中竟然說出When I was a cat。 天。 是貓又怎麼了嗎?Photo by Max Baskakov on Unsplash 我馬上糾正自己,但台下幾百位觀眾已經哄堂大笑。其實我也很想笑,腦中出現了許多貓臉,尤其是大學同學的小貓跳跳虎,但譯者不能三八啊,我必須馬上消滅狂笑的欲望,驅趕腦中的跳跳虎,一臉正經,...

    More
  • 【陳思宏│意外的口譯人生】05_口譯出任務:To宅,or not to宅

    作者:陳思宏 /2019-03-20

    口譯的首要條件當然是語言能力,口齒需清晰,說話不拖泥帶水,腦中有個某個神祕的區塊,能即時把這個語言轉換成另外一種語言,透過聲帶說出。機器人暫時還無法取代口譯,因為機器目前無法處理人類語言的多樣與隨機。人類在說話時,很多時候文法混亂,時常離題,有很多贅詞、發語詞,講者邊說邊整理思緒,聽者也需要前後文、脈絡才能聽懂,口譯擔任翻譯橋樑,就必須有能力梳理語言脈絡,把講者的文法搞清楚,讓聽者聽懂。而且機器人翻譯目前仍未成熟,讀者可試試Google Translate,把我這段寫過的「口齒清晰」、「拖泥帶水」、「梳理語...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