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取消了日頭,我們還有盼頭嗎?──《寄生上流》的奉俊昊美學

    作者:馬欣 /2019-07-02

    許多人拍當今的貧富差距,但奉俊昊不一樣,他從《駭人怪物》《末日列車》到《寄生上流》,以他獨特的美學,讓貧窮者失去了天空,讓富貴者人生形同石化。他在此片以兩扇窗,分別提點了主人的景況,一個是死亡的延長賽,另一個是無盡的生之徒刑。這樣殘酷的感官美學,不用多餘的說教,就足以讓這世界值得的不只有冷血。

    More
  • 【太陽之西】當你有餘力,你會先幫助流浪動物、飢餓的孩子、受暴婦女、底層勞工還是街友?──讀《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

    作者:葉靜倫 /2019-07-11

    助人其實是一種高度個人偏好的事,不過看一個服務遊民的年輕社工寫下的《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會發現當助人工作和個人偏好經常抵觸,會是多高的挑戰。也許因為,人總是傾向於幫助自己認同的人。雖說生命無分貴賤,然無論是捐款還是當志工,總是因為某些人的處境打動了自己、跟自己涉足的領域有關,或出於某種自己做不到的補償心理。想想,為什麼當你有餘力的時候,會選擇捐款給流浪動物而非飢餓的孩子?為什麼去老人中心當志工而不想去假日淨攤?為什麼更願意去了解受暴婦女而非底層勞工? 許多時候,助人並非出於佳惠天...

    More
  • 回憶錄《女傭》:當了兩年清潔工後,我對致富再無興趣

    作者:曾志傑 /2019-03-26

    《女傭》作者蘭德與她的兩個女兒。 「清潔女工變身暢銷作家」這種說法很吸引人,但不大政治正確,因為當中隱含不少刻板印象與歧視。撇開這一點,至少這句話對美國作家史蒂芬妮.蘭德而言是個頗為貼切的描述。職業固然無分貴賤,但對蘭德來說,擔任清潔工的確是迫於生計的無奈選擇,不過那段辛苦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式。目前專職寫作的蘭德,把多年前擔任鐘點清潔工的經歷寫成《女傭:苦工、低薪、為母則強》,今年一月底出版後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蘭德也迅速成為文壇新星,命運從此翻轉。 Maid: Hard Work, Low Pay, and a Mo...

    More
  • 張妙如:美國生活費很嚇人?也有這種不奢華的美國生活法

    作者:張妙如 /2018-08-17

    我的朋友瑪琳達自從十多年前辭去工作後,就再也沒正式上過班了,只有偶爾做些兼職或派遣之工,現在甚至在領政府救濟的糧票過活。瑪琳達物質生活是沒很好,但卻並不能算貧窮……

    More
  • 房慧真:發達資本主義時代下的貧民窟房東──讀《下一個家在何方?》

    作者:房慧真 /2017-07-17

    「驅離是人最基本的需求遭受了否定,是極盡羞辱之能事的體驗。」 這個故事裡沒有標準的大惡人,沒有黑白膚色分明、根深柢固的貧富標籤。黑人不一定窮,白人不一定富。 故事的發生地點在美國第四窮困的城市,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80年代在全球化的驅使下,工廠紛紛外移到工資低廉的海外,密爾瓦基的製造業減少了近6萬個工作機會,情況比30年代的經濟大恐慌還嚴重。 下一個家在何方?驅離,臥底社會學家的居住直擊報告 這個故事裡有一個房東,人人的生命中通常都會遭遇到幾個房東,故事裡的房東其實並不壞,只能說她善於精打細算,...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