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有些地方只有失足才能抵達。」醒年的願望──讀陳宗暉《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

    作者:羅浥薇薇 /2020-11-24

    在養病或者療傷的過程裡,我們多半起著這樣其實有些不自量力的念頭:「想要從事不健康的心理勞動,身體必須更健康才行。」反過來想,當身體健康不了,如何分辨怎樣算得上是健康的心理勞動呢?兩者的分際與拉扯,放在生死之前,終將變得微小且急切不得,只能在海湧裡時徐緩時悸動,學習在真空的時間感裡與天地共生。要陳宗暉打出這樣的這些字,看來清清淡淡行雲流水,實際上抵達卻無比艱難。或者,換個角度來說,光是「想要從事不健康的心理勞動」的那個「想要」,便使整件事複雜沉重千萬倍。這樣的領悟不會是一開始就輕易懂得的,你要...

    More
  • 「我真的沒想過文學會這麼有用。」──專訪陳宗暉《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

    採訪:柯若竹 攝影:陳怡絜 /2020-11-18

    同學會時,總有那種眾人紛紛詢問近況的失聯者,通訊軟體長掛離線,得從大家口中拼湊過期的消息碎片…… 陳宗暉就是東華華文所的「那位同學」。 他在2008年以〈火車就地停下時〉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散文、新詩、小說獎都拿過一輪,師友都覺得他應該很快就出書了吧!其實陳宗暉不是沒有過這念頭,只是畢業退伍後,人生正待開展,萬萬沒料到30歲的禮物是一場大病。母親在他童年時因血癌離世,從小父親便不時確認他的眼瞼和指甲是否異樣;但這回找上的疾病更難纏,臨床醫學給不出斬釘截鐵的答案,只能懷疑近似淋巴癌症狀...

    More
  • 她對母親的愛,從母親的死亡開始寫起。──鄧九雲讀《有一種母愛不存在》

    作者:鄧九雲 /2020-11-26

    「她死了,我一點都沒感到輕鬆。」如果母親愛孩子稱作母愛,那孩子愛母親又該稱作什麼?是親情,血緣命定的,想來想去,還是只能搜尋到「愛」這個字眼。丹麥女作家萊昂諾拉.克里斯蒂娜.斯高烏的愛,從母親的死亡開始寫起。 不過對她母親而言,女兒的誕生,似乎已殺死過她。「我被剪開,然後縫上。」從那之後,母親不太好。於是在父親的二選一答案裡,克里斯蒂娜成為被刪去的那個。「我做了個簡單的機率題。誰有最大的機會活下來,你還是你媽?你可以,所以我選擇支持你媽。我別無選擇。」克里斯蒂娜是萊昂諾拉原生家庭給的名字,當...

    More
  • 未知人,焉知神。人為何「以神之名」合理化自己各種作為?──讀《造神》

    作者:翁稷安 /2020-11-25

    在網路訊息泛濫的年代裡,人人都能發聲,無所顧忌的表達自己的意見,「公共知識分子」的面貌已然模糊。 雷薩.阿斯蘭是否符合今日「公共知識分子」的界定,或許還有待討論,他雖然勇於針對宗教事務發言,積極和大眾對話,然而不時捲入各種爭論之中,令人不免擔憂他的言論是否過於主觀。這或許不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在這激進的年代裡,討論宗教史或宗教議題無法避免的質疑和挑戰。 他喜歡寫一些充滿爭議的書籍,不管是《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或者《伊斯蘭大歷史:穆斯林的信仰故事與改革之書》,前者以革命...

    More
  • 你也穿了一件「超讚孝女」的袍子嗎?──專訪漫畫家Pam Pam《癌症好朋友》

    作者:陳怡靜 攝影:陳佩芸 /2020-02-10

    2019年結束前,Pam Pam辭職了。她說:「我要搬到鄉下專心畫畫。」她當了四年上班族,每天花兩個小時來回南港通勤,擠在人群中,搭捷運從城市最西邊移動到最東邊。整整一小時的車程,問她搭車時都看些什麼?她轉了轉黑白分明的眼睛,「我跟你說,手機的發明真的太棒了,我就不用再看路人了。」 原本她也是穿上高跟鞋美美地搭捷運,但上班沒幾天,高跟鞋便換成布鞋,「你每天在捷運上站一小時試試看,高跟鞋穿不住啦。」過去,一個斜槓漫畫家的生活是這樣的:週一到週五,上班族Pam Pam七點起床,七點半前搭到車,八點半打卡。五點半下班...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