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那些戲劇教我們的事,如何直球對決「職場性騷擾」?──《問題餐廳》《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姊姊》《最佳利益》《俗女養成記》,四部亞洲都會職場劇解析

    企劃整理:OKAPI性平健檢小組 /2020-05-29

    文 / Maple 這幾年,性別意識逐漸抬頭,社會輿論也多選擇支持受害當事者,根據調查,當多數人遇上職場性騷擾後,願意「登記在案」申訴的比例仍然只有3%,遠低於合理比例的數字。這數字說明了有更多人擔心事情影響工作升遷隱忍不說、覺得申訴也不會有任何作用、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受到職場性騷擾。 即使台灣的現行相關法規已臻完備,檯面下仍有大量隱忍不發的黑數,這更突顯了當事者在處理職場性騷擾的困境。無論政策如何推廣,都不如戲劇裡生活化的情境讓人容易一目了然、感同身受,本篇就以四部來自台灣、韓國、日本的亞洲都會職場劇...

    More
  • 臥斧:惡念可以多麼輕易地被包裹成某種美麗──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作者:臥斧 /2018-10-10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2017年2月出版,電子版約莫一個月後上市,引發熱烈議論的時間,則是作者林奕含於同年4月27日凌晨自殺身亡、出版社游擊文化代其父母發表聲明之後。書中主角遭到補習班老師性侵的情節,可能來自林奕含的自身經歷,該篇聲明也提及性侵事件使林奕含長期飽受精神折磨,討論重點於是多聚焦於此書背後的真實案件,也觸及補教體系及性暴力等等層面。 以小說揭示各種體制問題並非林奕含書寫的本意。

    More
  • 那些「不對勁」的片段引發什麼蝴蝶效應?專訪《女神自助餐》劉芷妤:我不想弄成兩性對立,我是要挖自己心中的厭女情結。

    作者:諶淑婷 攝影:陳佩芸 /2020-04-22

    劉芷妤一開始就明明白白在自介說了,《女神自助餐》這本短篇小說集是一本「復健之作」,為什麼這麼形容呢?幾年前有段時間,她的工作、交友圈全與文學創作與出版密切相關,對熱愛寫作的她來說,理當是幸福人生,實則不然。 以前遇到討厭的人,劉芷妤當成看戲,安慰自己當成創作的養分,後來,她見到的卻是討厭的人操舞著最擅長的文字去攻擊他人,「我該如何相信,自己寫的『正義』兩字是與他人意義不同?」她沒辦法說服自己,也不斷檢視筆下文字是否只是在包裝自己。「可能有人覺得我矯情天真,但我相信文字該等同人品,這個價值觀碎了...

    More
  • 想改變的想法若只停在腦中,世間的惡就會繼續蔓延──黃筱茵讀《雌性物種》

    作者:黃筱茵 /2018-11-28

    《雌性物種》是第一次閱讀時很震撼揪心,第二次讀卻更感沉痛的作品。我拿到書稿時一口氣就讀完了,亮晃晃的天色映著女主角亞莉心底叢生的荊棘與痛楚,我們愈是知悉她如何迫使傷口結痂、凝聚全部的氣力為被害的姊姊與所有有類似經歷的女性復仇,愈像一腳踏進沒有回頭路的深淵,只聽得見自己無限放大的孤獨心跳聲;第二次讀,我選在家裡的男生全部睡著的深夜,屋外一片漆黑,每一個句子重擊我的心,我愈讀愈清醒,因為作者筆下這樣一個沉甸甸的故事,銘刻著太多社會的日常生活及語言壓抑的真實血淚與傷痕。

    More
  • 馬欣:強暴是一場人格殺戮──讀小說《最好別想起》

    作者:馬欣 /2017-05-16

    有些人會將性侵單獨看待,其實性侵更潛在的本質是一場人格的殺戮,無論長期或短期,都是人格的謀殺。直接把他人的身體權剝奪,並且攻城掠地的宣示主權,靈魂會因此失去了下落或四處無家的呼喊,《最好別想起》這本書對焦了女孩們遭受這般精神殺戮的狀態。有的倖存於仇視自己身體,有的再也無法辨識出自己,叫任何名字都好,名字對此書中的受害者們已是失去意義的線索,不同只在於記憶將是荒蕪還是被捏造的。 卡夫卡的小說裡面,主角都以一個字母代替,因為預設他們早或晚都將被人格謀殺。那就像是進入記憶的迷宮,從災難發生的當下起,...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