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設計大師邀請蟲子創作「蟲文」,「中文版」都看不懂了竟還有「英文版」!──專訪「世界最美的書」、《蟲子書》作者朱贏椿

    作者:馬尼尼為 攝影:汪正翔 /2019-03-15

    2018年,雄獅星空引薦了中國藝術家、裝幀設計師朱贏椿的「蟲文展」來台灣,令諸多創作者、設計師為之驚艷。什麼是「蟲文」?簡言之有兩大類,一是擷取昆蟲啃咬葉子之軌跡形成的「文字」;二是讓蟲子行過他調製的自然蔬果顏料,在白紙上留下的「畫」。朱贏椿大量蒐集這些由昆蟲「寫」下的字與畫,編排成一本令人驚嘆的《蟲子書》,出版後,接續獲得「中國最美的書」與「世界最美的書」銀獎。 《蟲子書》內頁。 蟲子書英文版The Language of Bugs 蟲子書 今年2月,雄獅美術也發行了《蟲子書》繁中版。其實,這本奇書在2017年獲得...

    More
  • 【李屏瑤專欄|台北家族,違章女生】07_我也是女生樣的女生

    作者:李屏瑤 /2019-03-19

    在聽到莫文蔚〈愛我的請舉手〉之前,我學到的是「不一樣的請舉手」。 大概是國小三年級或四年級的班會課,導師要大家玩一個舉手的遊戲,條件不符的人可以放下。一開始是很簡單的問題,例如,會寫完作業才來上學的請舉手,睡前會收好書包的請舉手,每天都會刷牙的請舉手。後來問題變得比較特殊,那會是,爸爸或媽媽常常不在家的請舉手,常常自己顧家的請舉手,家裡只有你一個小孩的請舉手。導師跟大家解釋完「單親家庭」跟「父母離異」的意思後,問大家,單親家庭的請舉手。我記得非常清楚,接近五十個人的班級,只有五隻舉得筆直的手。

    More
  • 「重點不只是『橋』,還包括橋下的水。」──專訪朱薩克《克雷的橋》

    作者:蔡雨辰 攝影:陳佩芸 英文口譯:張嘉芸 /2019-03-13

    在約定的時間前,朱薩克左手肩著背包,右手拿著冰棒,彷彿也像個鄧巴家的大男孩,緩緩從書中走來。這是他第二次訪台,台北書展的周末,他馬不停蹄的演講、受訪、為讀者簽書,隨行的編輯說,排隊的讀者非常多,他一簽便是三小時,一個都不放過。 克雷的橋 13年前,朱薩克的《偷書賊》在全球銷售超過1800萬冊,為他累積大量書迷,這13年之間,他專注書寫第6部作品《克雷的橋》。他凝心打造一部當代史詩,故事以鄧巴家五個兄弟中的老四「克雷」為主角,他沉默寡言、毅力驚人,全書便以他要去造一座橋為懸念,鋪展出鄧巴一家人的過去、...

    More
  • 《獨舞》李琴峰:旁觀著自己筆下的主角受苦,讓寫作像是種自虐

    作者:柯若竹 攝影:陳佩芸 /2019-03-06

    2017年四月,日本《群像》雜誌舉辦的「群像新人文學獎」揭曉,當屆應徵數2016篇,首獎從缺,只選兩篇優選小說,其一的〈獨舞〉,讓作者瞬間受到注目:誰是李琴峰?何以初試啼聲便摘下大獎?這個外國人為何日文這麼好、辭彙這麼豐富? 端坐在我們面前的李琴峰,細眼長髮,斯文地啜著熱茶。29歲的年輕台灣作家語調沉穩,向我們揭示了月球另一面的故事版本:彼時她還是普通上班族,某天在通勤電車上,「死」的日文「死ぬ」,以獨特的音韻與意象,如同從天而降的隕石般強烈擊中了她,像某種無法忽視的訊息沙沙召喚,李琴峰與寫作的蜜月旅行...

    More
  •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失去了自己就能找到愛嗎?──《密陽》的李申愛

    作者:馬欣 /2019-03-19

    年輕貌美的蘇拉別無選擇地跟著這被鐵幕佔據的陰影共舞,那陰森體制的手總伸向美麗如羚羊一般的女性,以這獵物來宣告著佔領當地的勝利。男方維特則是個被脅迫要宣導共黨政令的音樂家,奉命四處找著會唱山歌的素人來歌詠史達林的好,沿路可以看出他舟車勞頓的身心,他仍有幾分音樂家傲氣的眼神,曾見過真正的文化,而那眼神中的星火將熄。 蘇拉是朝不保夕,維克多則是時不我予,兩人活在波蘭歷史上悲情的一頁。二戰過後被敵國踩踏的國家尊嚴,華沙淪陷在蘇聯紅軍之手,那裡的人什麼都來不及做,什麼自我實現的理想都化為烏有,整片天地...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