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西洋棋不是消遣,人生才是──讀《后翼棄兵》

    作者:吳曉樂 /2021-04-08

    《后翼棄兵》的小說血肉十足豐滿,文字裡蘊含的生命力足以說服、威懾所有人,小說自有獨特的魅力。影集中,觀眾會認為自己在看著貝絲,而在小說裡,你會傾向認為貝絲的雙眼就是你的,由她來決定你怎麼感知整個世界。如貝絲形容鎮定劑藥效「如溫暖的海浪在體內擴散開來」,你的下腹也會不由得為之一弛。你同時聽見貝絲的心聲,恍然大悟,看似無動於衷的神情,並非她果真不在意,而是自小熟稔忍辱負重之必要。 貝絲讓我們聯想到人生的豐盈與缺損,貝絲在西洋棋積分屢有斬獲,也襯托了人事上始終「求不得」。失去母親、在官僚主義充斥的...

    More
  • 馬欣:妳有多厭自己就有多厭女──讀懸疑小說《替身》

    作者:馬欣 /2021-03-06

    如果之前,你曾經為《82年生的金智英》隱身在其他角色才能發言而震驚時。那麼,小說《替身》則進一步告訴你,許多女人原本就嫻熟於適當的角色發言。我們在意識到自己一開始生存的優劣勢時,就會依照自己在食物鏈上的位置,做出「正確」的發言。

    More
  • 那些「不對勁」,引發什麼蝴蝶效應?專訪《女神自助餐》劉芷妤

    作者:諶淑婷 攝影:陳佩芸 /2020-04-22

    劉芷妤一開始就明明白白在自介說了,《女神自助餐》這本短篇小說集是一本「復健之作」,為什麼這麼形容呢?幾年前有段時間,她的工作、交友圈全與文學創作與出版密切相關,對熱愛寫作的她來說,理當是幸福人生,實則不然。 以前遇到討厭的人,劉芷妤當成看戲,安慰自己當成創作的養分,後來,她見到的卻是討厭的人操舞著最擅長的文字去攻擊他人,「我該如何相信,自己寫的『正義』兩字是與他人意義不同?」她沒辦法說服自己,也不斷檢視筆下文字是否只是在包裝自己。「可能有人覺得我矯情天真,但我相信文字該等同人品,這個價值觀碎了...

    More
  • 《小婦人》四部改編電影,如何重現原著作者露薏莎的女性自主意志?

    作者:個人意見 /2020-09-07

    露薏莎梅奧爾科特立志當個作家,曾經以另一個筆名寫過一些香豔刺激的羅曼史小說或刺激故事,但當然,世人後來知曉她的身分,是《小婦人》的作者,《小婦人》是一本半自傳的小說,以自己的姐妹為藍本,寫活了在南北戰爭時代,四個北方女孩的故事。 這本書廣受讀者的喜愛,從JK羅琳到蘇珊桑塔格,就連老羅斯福都不好意思地承認這本書是他的最愛。但《小婦人》的意義除了文學上的成功,大概也是史上第一個小說的超強套書系列。 出版商建議露薏莎寫點跟女生有關的故事,她說「我沒認識很多女生,也沒有多喜歡女生。」但還是寫了,就以自...

    More
  • 女性處境、國家歷史、人類命運…韓國作家如何用虛構小說反映真實?──專訪吳貞姬、鄭贊、孔善玉

    提問:崔末順 韓文翻譯:游芯歆 整理:麥田出版 /2021-02-01

    「我想,促使我開始寫作的動機,會不會就是那最艱困的現實。因為生活無以為繼,處境太過孤單,所以我才拿起筆寫字。」 孔善玉認為人類生活的本質就是「野蠻」,最具代表性的「野蠻」則是金錢,資本主義本身就是一種野蠻的體制;因而世上最大的問題是貧富差距,富人的貪欲就是窮人的痛苦,貪欲招來了痛苦。這樣的野蠻與痛苦,將是孔善玉未來持續關注的方向。 吳貞姬從小就喜歡讀書,因而很自然地開始寫作。她成長於韓戰時期,在戰後疲憊混亂的社會與家庭氛圍中度過童年。無法獲得溫暖照顧的貧窮環境所形成的匱乏和不安,隱然成為其文...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