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為何一旦被診斷為精神病,被放棄的人更被放棄?──讀《大偽裝者》與《卡塔莉娜》

    作者:阿潑 /2021-04-09

    「如果有真的所謂的精神正常與精神失常,我們如何區分?」1973年,羅森漢恩在《科學》月刊發表一篇名為〈失常之地的正常人〉的文章,以9頁的篇幅呈現他與學生實驗得來的分析,並直指精神醫學基本上根本沒有區分理智與瘋狂的方法,「事實上,我們早就知道診斷結果通常無用,或是不值得信賴,但我們仍繼續使用這些診斷。現在我們都曉得自己根本沒有區分瘋狂與理智的能力。」 這報告公布後,徹底重塑精神醫學界,激起各方討論,也讓「精神疾病」的定義、運用,乃至治療產生改變。《大偽裝者》作者蘇珊娜.卡哈蘭出於對精神醫學診斷與「假...

    More
  • 我們都是精神病患──讀張子午《成為一個新人》

    作者:王增勇 /2020-01-10

    文/王增勇 子午的這本《成為一個新人》收錄了他從2016年小燈泡事件後,針對精神疾病所做的系列報導,記者的視角讓這些記錄當代臺灣精神疾病的重大事件被完整記錄,理解的視角也透過對精障照顧體制與歷史脈絡的耙梳而顯得立體,其中的素材足以書寫成一本臺灣精神疾病社會史。 以一個沒有精神疾病經驗的人而言,我對精神疾病的認知起點,是把精神病患當成避之唯恐不及的「他者」,這反映在當年我在紐約填選社工實習地點志願時,將精神衛生選為最不願意去的領域。但命運造化弄人,我社工碩士的實習地點都是精神障礙者的社區服務,在學習...

    More
  • 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我期待做一齣讓觀眾沒空滑手機的戲!

    作者:蔡雨辰 攝影:陳怡絜 /2019-03-21

    ──你找到真相,找到動機,就不會有下一個受害者。──真相永遠只會怪我們的社會體制出了問題,如果殺人犯和他們的家人都不用負任何責任,那我們家天彥算什麼? ──我哥是殺了很多人,但我和我家人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那我兒子呢?我兒子有活下去的權利嗎? 今年一月,《我們與惡的距離》預告片在臉書釋出後,觀看次數已衝破百萬,面對觀眾熱烈的好評與分享,讓編劇呂蒔媛在特映會上忍不住說,「好焦慮!我本人作戲從來沒被這麼矚目過!」放映時,隨著角色逐一出場,快節奏的劇情推進,啜泣聲開始在影廳此起彼落…… ...

    More
  • Emily:我們都是瘋子,只是程度差別而已──讀《精神病院裡的歷史學家》

    作者:Emily /2017-11-16

    芭芭拉.泰勒在她這本瘋狂歲月回憶錄裡,結合了兩個截然不同卻也重疊的歷史故事:一是她本人20年來接受精神分析的私密內容、數次住進精神病院的親身經驗;另一是從她歷史學者的專業角度,訪錄歐洲百年來對精神疾病的醫療演變史。以上是我對《精神病院裡的歷史學家》僅能做的客觀介紹,接下來打算很偏袒地分享這本書讓我最著迷的部分。 精神病院裡的歷史學家:我經歷的瘋狂歲月,以及時代如何安置我們的瘋狂 當作者芭芭拉初次會見心理醫師D,她這樣形容:「我堅持實話實說,絕不留情,毫無隱瞞──包括酗酒、用藥、驚慌和憤怒。我在她...

    More
  • 令人不舒服,卻又無法移開目光──讀Pam Pam的《瘋人院之旅》

    作者:林蔚昀 /2020-07-21

    Pam Pam的漫畫《瘋人院之旅》也是往前跨越的嘗試。叫《瘋人院之旅》而不是叫比較政治正確的《精神病院之旅》,似乎暗示了這本漫畫在面對這個議題時,直白、不美化、不掩飾的作風。雖然畫風樸實可愛,但整本書的基調是令人不安、不舒服的。我一直在想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是什麼,來自哪裡?或許是,《瘋人院之旅》很真實殘酷吧。它沒有像某些受歡迎的溫情言論,說精神疾病患者都很可憐、都是受害者、都是童年有創傷,而是毫不留情地描繪了主角討人厭的一面。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