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如何閱讀立體書?法國紙藝大師Philippe UG:你要用力翻開,輕輕闔上,像在幫紙做運動

  • 字級


(攝影/陳怡絜)法國立體書藝術家Philippe UG(法文口譯/詹文碩  攝影/陳怡絜)


採訪前,Philippe UG點了一小杯濃度高達58%的高粱,據說是他今天喝的第三杯。接受採訪都習慣喝點小酒嗎?「法國人懂得品酒。而且老師早上才下飛機,需要一點『提神飲料』。」口譯促狹地解釋著,Philippe UG在一旁抗議了些什麼,「他說我在亂譯。」大家都笑了。

問Philippe UG覺得高粱喝起來怎樣,他讚賞連連。「酒對我的工作很重要。我做的事情,一部分是很技術性的工藝,另一部分是非常天馬行空的創意。這樣感覺有點人格分裂的狀態,偶爾需要藉助酒精來轉換。」

「當然說人格分裂或許有點誇張了。在法國,我們不會輕易替人貼上標籤,一個人可以同時具備嚴謹與自由的面向。所以什麼時候喝酒?是開工前喝,還是結束後慶祝時喝?我是在發想創意的階段喝──因為要達到最大的自由。」話語至此,他自己半開玩笑地打住。「萬一整個訪談都在聊酒就不好了,讀者可能以為我整天都在喝。」

法國紙藝大師菲利普立體書全集(4冊)

法國紙藝大師菲利普立體書全集(4冊)

Philippe UG親切健談,長達十多小時的飛行與接連的採訪,亦未讓他顯出一絲疲態,有時還會趁口譯空檔對其他人秀起自己的立體書。《冬日中的木精靈》《蝴蝶祕密花園》《快樂鳥》《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是他這次與台灣讀者見面的作品。圖像簡潔、線條俐落,視覺豐富中見細緻,有別於一般立體書彈開時的機關處處或繁花滿眼,他的創作著重在幾何圖形的組合變化,呈現出的童趣,帶著如詩的藝術性,細膩,輕盈,卻有力道。

內頁Philippe UG著重幾何圖形的變化(圖/《蝴蝶祕密花園》(上)與《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下)內頁)


從事藝術創作20餘年,問Philippe UG是否還記得第一次創作立體書的情景?他點點頭,又搖搖頭。「我記得很清楚,但那不是重點。與其回憶自己創作的起始,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令我非常敬佩的立體書創作者的瞬間。」他指的是捷克立體書大師庫巴斯塔(Vojtech Kubasta,1914-1992),「立體紙藝是一種長期的、持續的做中學;從一張紙到兩張、三張紙,一張又一張地堆疊累積。我在2002年一場展覽上遇見庫巴斯塔的作品時,雖然我已有一定的立體書創作經驗,但我還是非常震撼──我看到一個一輩子都在做這件事的人。」

彼時的Philippe UG不只從事立體紙藝,同時還進行其他類型的藝術創作;庫巴斯塔讓他知道,光是立體書,便足以讓人投入一生心力,而且玩不完。他始終慶幸自己能在創作生涯早期就和庫巴斯塔相遇,此後轉而專注於立體書,別無旁鶩,至今不輟。而Philippe UG之所以成為備受推崇的近代「藝術立體書」大師,不僅是一人兼具圖、文、技三大能力,更因不斷開發新的創作方式,既提升了立體書的藝術性,還降低入手門檻,讓立體書更平易近人;甚至隨著他的示範教學,人人都可以動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立體書。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立體書在1950-70年代時,風格較為一貫,且多被視為玩具性質的童書,讀者期待的是書頁間藏了什麼巧妙,而非要從中得到一個故事。到了80-90年代,紙張的用量愈來愈多,呈現的技術也愈來愈繁複,此時出現了「藝術立體書」的潮流。「過去可能只用兩、三張紙,但當時甚至有美國的創作者用到30張紙。」紙藝秀出的不再只是工藝,立體書也跳脫童書行列,成為可被收藏在博物館的高價藝術品。

這樣的發展,是基於中國這座世界工廠的崛起。Philippe UG說,「中國人工便宜,藝術家做好作品,便可交給中國量產。如今隨著中國工資逐年上漲,每年增加3倍,10年下來已經漲了30倍,藝術家又必須做出新的調整。」

現代立體紙藝所面臨的挑戰除了工資問題,還有讀者的需求已與過去不同。現在讀者期望「所見即所得」,拒絕廣告(影像)與內容(實體)不符的落差;除了看得見,還要摸得到。近5年,立體書的最新發展是「化繁為簡」──張數減少,但提高圖畫功力、工藝技術、印刷色度與故事內涵。「我想做的是回到過去的某種傳統,但又有所不同。我們不再一次拼湊十幾二十張紙,試著回到五、六張以內,但將更多心神用在圖畫、故事與設計上,展現更高雅的藝術,而不是靠紙張數來炫技。


Philippe UG說,立體書該升起、該尖銳、該挺直,通通都要做到位(圖/《快樂鳥》內頁)


歐陸國家的立體書創作者多已漸漸跟上這種轉變,「注重機關設計是比較美式的風格,比較『不法國』。」Philippe UG半開玩笑地說。「當然這樣分是過於簡化,最理想的還是兩者的結合,這也是最難的地方。」歐洲傳統著重在美學思想與技術實踐並行,在Philippe UG的標準裡,部分美國創作者雖然作品相當精巧,但少了點概念,等於只停留在「紙藝」,這已不符現代讀者所需。

「對我們(法國紙藝創作者)來說,回到『書的作者』這個概念是重要的。」立體書不能只滿足於漂亮的紙上工藝,圖像、故事亦不容忽視。「我認為立體化是書的未來。不是平面書或立體書孰優孰劣、該不該普及化的問題,而是立體書就是平面書的下一步,是未來趨勢。」立體不再只是翻開見驚喜的紙藝演出,書的內涵更需考量。「光是『紙』已經不夠了。以前你不會期待從立體書讀到故事,但現在我要讓立體書回到書的本質,讓書有故事、讓故事立體化。可以欣賞,可以閱讀,讓立體書『超級書』。」Philippe UG說。

即使是一般書,很多人在閱讀時也通常會小心翼翼,深怕讓書損壞。一本可以讀的立體書,若是反覆翻看,不怕弄壞了可惜嗎?「壞了就壞了啊。既然都叫立體書了,該升起、該尖銳、該挺直,通通都要做到位,否則就失去了立體的意義。要讓讀者可以接近它、觸摸它,上下左右旋轉它,能用不同角度觀看,盡情跟它互動。」Philippe UG拿起一本自己的作品,冷不防唰地一下攤平它,「你要用力地翻開,輕輕地闔上,像在幫紙做運動。」我們被他略帶粗魯的翻書力道嚇了一跳,他倒被眾人的反應逗樂了,「不用怕!好的立體書是很堅固的,就放膽去玩吧!

(攝影/陳怡絜)閱讀立體書,要用力地翻開,輕輕地闔上,像在幫紙做運動(攝影/陳怡絜)


\\來看色彩繽紛的《蝴蝶祕密花園》翻閱影片//

 


  Philippe UG 作品  

冬日中的木精靈

冬日中的木精靈

蝴蝶祕密花園

蝴蝶祕密花園

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

機器人不喜歡下雨天

快樂鳥

快樂鳥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五組團隊,五種跳脫框架的紙材應用實驗,「讓在地的紙走入生活」創作展全紀錄!

當我們開始探究屬於台灣自己的紙張及其背後的文化底蘊,聯名商品不再只是商品,更是一種理解我們安身立命的家鄉的路徑。我們將「好好寫字帖」的製作過程記錄下來,一趟探索「紙」的旅程,於焉展開......

4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