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湖南蟲|神煩:一首詩送給蠟筆小新

  • 字級



如果說假牙《我的青春小鳥》像一本妙問趣答的冷笑話集,那麼陳柏伶《冰能》,就是一本大大方方把囧事略做改編,變成像《歡笑一籮筐》一類節目的腳本,集合眾多凸槌事,小小的怨懟和無奈都成為爆笑引線。

冰能

陳柏伶詩集《冰能》

比方說她的成名作〈雖小〉:「麻雀雖小/也沒我小//因為我/超雖小」,就完全可以收入「每天來點負能量」、「消極男子」或「厭世動物園」的語錄中而無違和,並且在這個地獄業火燒痛每個浮生的亂世,收到很多認同的讚。

或許也是蠟筆小新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吧?那些因為他不按牌理出牌的舉止而束手無策,只能抓狂與崩潰的親友們,就像各種出於巧與不巧的樂極生悲或一路靠北,總能激發人類最缺乏同理心的一面,變成她在〈自我探索頻道〉裡頭寫的那種人:「發現自己/只能稱作/名譽上的/哺乳動物//寄居在/時間的/太平間//人格/只剩/一格」,最後三句也是小新的完美素描,掩飾以天真與無知的下流人格行為,就像一把照妖鏡,讓虛偽紛紛現形,偽裝全數剝落。所謂惡趣味,目的就是讓人們內心的小劇場出現無法預期的失誤,被迫以真面目示人。

就像詩集裡另一首也很煩的〈新注音〉,解散了字面意義,假借象形來指事,如「ㄣ」:「蹲了好久/還是上不出來」(這同時也有點「形聲」意味……);「ㄢ」:「做一下好了/反正兩人沒事可做」;「ㄍ」:「做好了/再一起躺一下好了」,每一則都非常小新,而且真要說明時,會讓人很想搬出「只可會意」來閃避。

就像剛出版就因為大玩「摔角哏」和「大象哏」而鬧上新聞的漫畫,讓父親忍不住非常認真地問我:「你有看那個漫畫嗎?那是色情漫畫嗎?」拜託!才國小的我怎麼可能毫不害羞地大方解釋,只好請他自己看。感謝老天,他雖然笑不大出來,還是可以冷靜、尷尬地把漫畫還給我,僅僅說了一句:「不要再看這些有的沒的。」

不曉得他仍在世的話,會怎麼看待陳柏伶的書?愛吃檳榔的他,也會愛《冰能》嗎?他會不會把詩也列入「有的沒的」籃子裡?

我會為它辯解嗎?

老實說,可能不會。因為我自己在讀的過程,也常忍不住冒出「這是什麼!」的疑問,包括〈U丸〉和〈西蒙〉,雖然都知道是「猶然」和「死亡」的台語諧音,但難免生出「我不懂年輕人的幽默」之感慨,覺得患上了〈伊底怕詩情節〉,必須〈去掛修辭精神科〉。

但人生還是不要太極端、太想打破砂鍋比較好。雖然作者寫的〈這樣真的沒關係嗎〉是如此不懷好意,逼迫讀者自我質疑(完全抓住「人類最擅長不放過自己」的弱點,是真正的神煩功力!),好在奸巧如我,還能夠作弊般把試題轉交給小新,請超級無賴的他代為回答,那句我始終說不出口的「沒關係」。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吸了氣
吐出來
這樣下去真的沒關係嗎

看了一些
一些不看了
這樣下去真的沒關係嗎

喝喝水
流流血
聽聽音樂
這樣下去真的沒關係嗎

長這樣
真的沒關係嗎
穿這樣
真的也沒關係嗎

這樣活著
真的
沒關係嗎


小朋友

小朋友


湖南蟲

1981年生,台北人。淡水商工資處科、樹德科技大學企管系畢業。得過一些文學獎,入選過一些選集。著有散文集《小朋友》《昨天是世界末日》、詩集《一起移動》。經營個人新聞台「頹廢的下午」。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以現代詩紀錄生命、消逝與記憶──〔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特別企劃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 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4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