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

【張妙如|閱讀珠寶盒】我希望,人人心中至少都有個「Beacon 23」

  • 字級

「Beacon 23」是在銀河邊際的一個編號為 23 號的燈塔;《Beacon 23》休豪伊的又一部科幻小說,它的世界雛型是:地球人已經將勢力拓展到宇宙,而且還和外星人有商業往來、有戰爭。

Beacon 23

Beacon 23

雖是如此,但我在讀的時候卻沒把該時空想得宇宙那麼大,我覺得,地球的現狀就是個縮影:所謂外星人,其實和地球上不同的國族及其不同的文化,是可以類比的──我們和他國做生意,也會因故和他國打仗;而「Beacon 23」,大約可以想像成是一個位於偏荒區域的國界邊站之一,雖然它只有一人駐站。

男主角是個退役軍人,他最後一次打星際戰時,因為一時之不忍,終究沒能完成他該殲滅某外星族群的任務,不但使得他的弟兄們因而全數陣亡,他自己也被敵軍首領破肚掏腸,但,他奇蹟似地倖存下來了,也沒人知道此次任務的失敗是他一念之仁所造成的,他甚至被當戰爭英雄來表揚,踩過弟兄們的屍體受勳,這整個狀況有多諷刺,只有他心裡知道。但這一仗之後,他再也無法上戰場了,他申請退役,並請求派駐到銀河最邊際的「Beacon 23」。

這個故事是他孤獨的自我放逐,是他面對自己罪惡的心路衝突過程,也是他終於再站起來,打完那場他沒打完的仗,終於和自己和解,也讓宇宙和解的過程,儘管,在故事中的很多情境裡,他看起來不是像個神經已經完全失常的瘋子,就是像具行屍走肉而已。

而這個故事的精神,是愛與和平。……不過我並不買單。

並不是我不相信愛與和平的價值,老實說,我不相信的是人性──不管是地球人的,還是一樣將勢力拓展出母星球外的外星人們的。但我仍然高度肯定這本書,因為,我還在「Beacon 23」裡自我放逐並掙扎著,時而省思得神經失常,時而放空地行屍走肉,面對著我身為人類的種種罪惡──我們人類真的須要拿走地球那麼多土地和資源嗎?須要破壞汙染其他生物的生存環境到這種地步嗎?然後同樣是人類和人類之間,竟還不能和睦共處、共享人類所獨佔的利益!眼見這樣的現實還不斷地在發生,也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這要我如何能相信人性?

「Beacon 23」看起來也是我糾結的天地,而我還不確定,有一天我能原諒自己,走出「Beacon 23」。休豪伊光是打造出「Beacon 23」,就已經是天才了,雖然他的愛與和平是個我無法真心相信的理想,就如同我不相信只靠感化就阻止得了世間無數的獨裁和野心,更不相信愛與和平只止於高智慧生物的利益繼續獨佔(就算高智慧生物終於能和平共享),不過我還是希望,人人心中至少都有個「Beacon 23」,那是我們面對看似正常其實瘋狂的,自己的面目。我們至少要有意識,縱然全世界的人都這樣過日子,也習以為常,卻不代表那就是對的。


〔讀小說.學英文〕

who is this limp-dick, shell-shocked, mamby-pamby space monkey I've become?
誰是這個我所成為的瘸子,有戰鬥疲勞症的,還很娘的太空猴子?

They say bad things come in three, but I don't think that's true. I think bad things keep right on coming. They don't stop. They'll never stop. It's just too depressing to keep counting, so we start over after the third bad thing.
他們說壞事不過三,但我不信那是真的。我認為壞事一直來,永不停止地。不過就是持續計算令人沮喪,所以連三之後我們再起個頭算起。

(圖/張妙如)(圖/張妙如)


Funny how that works. And funny how easily we forget the good times while the nightmares haunt us. Guess that's a survival mechanism. We're not here to be happy, we're just here to be here.
好笑這一切是如何運作的。好笑在被噩夢糾纏之時,我們是怎樣輕易忘記曾擁有的好時光。我猜那是個求生本能。我們並不是為了快樂而存在,我們只因存在而存在。

No, that's not why. It's because fear sells. It's because war is sport. And it's also very good business. We warred with ourselves until we found someone to war with together.
不,那不是原因。那是因為恐懼能賣。因為戰爭是遊戲。而且是門好生意。我們總是戰自己直到我們找到對手去互戰。

It's only after the door hisses shut that I pick up on what she said. Back to Houston in a few days. That's all. Just that pocket of warmth in a freezing lake. Just a glancing ray of sunshine. A star that winks once, twice, then turns away. Death without the dying.
在門自動嘶地關閉後我才意識到她所說的。幾天之內她就會回波士頓了。就這樣。就像冰凍湖水裡偶發的一股暖流。給我的生活帶來片刻的光明。一顆星星閃了一兩次,然後轉身離去。簡直雖生猶死

So this is the thing I learned from Claire: Crying isn't simply about opening the floodgate to some private trauma and letting it out─crying is just as much about letting those around you know you're hurting. Our tears are trying to serve a purpose, but we rarely let them.
這是我從Claire那裡學到的一件事:哭泣並不只是在私人創傷的心靈中開啟水門並發洩──哭泣同時也是讓你身邊的人知道你正在受傷。我們的眼淚試圖為我們效力,但我們很少讓它們這麼做。


交換日記18

交換日記18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8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