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焦元溥

【週一|古典樂考焦了】焦元溥:魔鬼就在音樂裡:中世紀教會到重金屬音樂的音程密碼

  • 字級


焦元溥專欄
 
「金馬奇幻影展開賣了耶!」

「對呀,聽說很多片子被秒殺,根本買不到,像是什麼《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幸好我搶到一張,科科。」

「你會去看《洛基恐怖秀》呀?這還真不像你。」

「就拓展視野,學習看些不同的電影囉!我這次還買了《真善美》。」

「你嘛幫幫忙,《真善美》和《洛基恐怖秀》怎麼會是同一款的電影?」

「當然是!你不知道《真善美》有多恐怖。」

「這位先生你腦子是壞了嗎,請問《真善美》恐怖在哪裡?」

「The Hills are…… alive!這難道還不恐怖嗎?」

來聽令人懷念的「恐怖歌曲」:The Sound of Music


「…………我看你是被某人傳染了吧!」

「什麼某人。」

「耍賴呀,就那天和你一起去聽呂紹嘉講解普契尼《修女安潔莉卡》的那位Mr.恐怖片,我都看到了。」

「你想太多了。就剛好遇到而已。」

「沒關係,我看你是能嘴硬到什麼地步。不過那天呂老師講了一個東西我聽不懂,什麼安潔莉卡逼她的姨媽說實話,若再不說,她就要在聖母面前詛咒她。那段普契尼用了一個代表魔鬼的音程,那是什麼呀?」

「喔,那裡是一個增四度,所謂音樂中的魔鬼,diabolus in musica。」

「天呀,還真的有這個東西呀!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代表魔鬼?」

「增四度(或減五度,以十二平均律而言)這個音程是三個全音(tritone),比方說Fa和Si這個兩個音之間,距離就是三個全音。西方的和聲學從教會歌唱中歸納心得,增四度既不和諧,又很難唱,所以被稱為魔鬼音程。」

「增四度聽起來是什麼樣子呀?」

「你聽過《西城故事》(The West Side Story)裡面的〈Maria〉嗎?那個就有很經典的增四度——歌詞Maria的Ma-ri是增四,到a則上升成五度,解開這個不和諧音程。還有你聽卡通辛普森家族,一出來的主題The Simpsons,也是增四度到五度,和〈Maria〉一樣。」

請聽〈Maria〉中著名的增四到五度(0'02-0'03")


辛普森家族也是喔(0'40-0'41")


「聽起來還好呀,一點都不恐怖呀。」

「因為那個聲音解決啦!不然你聽救護車或救火車,很多警鈴都是用增四度,Fa-Si—Fa-Si—Fa-Si,就是要用這個音程給你刺耳的不舒服感受。但說到底,對中世紀教士而言,什麼東西都得加上宗教解釋,音樂自也不例外,增四度/減五度這個不和諧不穩定又很難唱的音程,就被當成是魔鬼了。所以普契尼寫到修女安潔莉卡忍無可忍終於失去控制,拿詛咒來逼冷血姨媽說實話時,他用了增四度音程帶出這個不祥且黑暗的感受,確實寫得非常精彩。」

「所以這是一個傳統或典故。」

「的確,就傳統和聲學而言,這個音程必須避免,不然就是要解決,雖然這主要也是神學影響。不過對作曲家而言,既然三全音被稱為魔鬼音程,那麼這個聲音自然也就可以代表魔鬼或地獄。比方說李斯特《但丁奏鳴曲》(Dante Sonata),開頭描寫《神曲》中但丁走下地獄,就用了三全音下行來代表。李斯特的《第二號梅菲斯特圓舞曲》結尾,則是一個沒有解決的三全音音程,明白告訴聽眾魔鬼就在這裡。」

請聽鋼琴大師Lazar Berman演奏《但丁奏鳴曲》


「所以這應該像是你之前說過的『神怒之日』主題,是一個後設式用法。」

「可以這樣說。說到『神怒之日』,布瑞頓的《戰爭安魂曲》裡面的〈神怒之日〉段落,就用三全音來代表死亡與地獄,也是魔鬼音程最具效果的寫作之一。」

布瑞頓《戰爭安魂曲》中的〈神怒之日〉


「但是對現在的聽眾而言,三全音聽起來還像魔鬼嗎?」

「很難說。我們已經很習慣西方的和聲,所以三全音音程聽起來不會很舒服,或許刺耳或許怪異。但傳統和聲學越是禁止的,之後的作曲家就越是要探索。二十世紀很多樂曲都在討論三全音要如何使用,而這些作品和魔鬼或地獄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知道總是好事,特別是當我們去看巴洛克時代,尤其是巴赫作品,三全音出現一定沒好事,音樂裡必然有魔鬼。這像是音樂密碼,而你需要知道解碼之道。」

「這樣有學問呀?!」

「就拿巴赫《大提琴無伴奏》組曲來說,這六組的調性依序是G大調、d小調、C大調、降E大調、C小調和D大調。有一種說法,就是六曲兩兩一組,分別對應三位一體的聖父、聖子、聖靈。在和聲學上,第三號C大調和第五號C小調的屬音(dominant)都是G這個音,代表聖父(第一號組曲)掌管聖子和聖靈。」

「但這和魔鬼音程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看G和D之間可以看成相差四度,C和降E之間則相差(小)三度,C和D則是(大)二度,這是越來越靠近的過程,代表人和上帝越來越接近。而這從四度開始,代表增四度被排除在外,人不能接觸魔鬼。而且如果你仔細看,在十二平均律裡,三全音真的會排出魔鬼:你從C大調往上增四度,會是升F,另一種看法往下算增四度,則是降G(在鋼琴鍵盤上和升F是同一個鍵)。升F大調有六個升記號,降G大調則有六個降記號。既然升F和降G在鍵盤上是同一個鍵,而三全音又可看成六個半音,所以……」

「所以會是666……」

「Bingo!所以魔鬼現身啦!」

「這會不會太牽強了呀?像我認識6月6日出生的人,就很善良呀。」

「善良也是分成很多種,很多人也覺得《真善美》很善良。」

「神經病,《真善美》本來就很善良!算了,你繼續陪恐怖片先生看電影吧,我只是好奇,魔鬼音程現在已經不魔鬼囉?」

「三全音事實上在現代爵士樂裡是非常重要的音程,從三全音來的和弦替代也是爵士樂非常基本的用法。不過在脫離神學解釋或傳統和聲之後,三全音是否能夠給人魔鬼邪惡感,這的確難說。但有趣的是,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樂團,所謂的重金屬始祖,在他們首張同名專輯的同名主打歌〈Black Sabbath〉中,從前奏的電吉他到旋律,都用了減五度的三全音。雖然他們後來接受訪問時表示,寫歌時只是想找到『對的感覺』,而沒有想到三全音(或許也不知道三全音是魔鬼音程的典故)。但這首魔鬼歌曲的確用了三全音,甚至開啟了重金屬音樂時代。對傳統保守派而言,這真的是魔鬼顯靈吧!」

聽聽看鼎鼎大名的〈Black Sabbath〉,看看那魔鬼音程讓你好受不好受。


「哇!什麼時候你連重金屬樂團都知道呀?該不會是恐怖片先生教你的吧。他現在好像常陪你去聽音樂會不是嗎?你們還真是互通有無。」

「重金屬真的是一個問題,大家不能因為核四和瘦肉精話題正熱,就忘了這個。」

「再躲呀,我看你是要神秘到什麼時候,你那天都接他下班回家了,不是嗎?」




聽見蕭邦(附 CD)
聽見蕭邦(附 CD)

焦元溥

不務正業但也不誤正業的國際關係碩士,現為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候選人。著有《遊藝黑白》《聽見蕭邦》《樂來樂想》等八本專書。你可在《典藏投資》、《南方周末報》、聯晚「樂聞樂思」和中時「唱遊課」讀到他的文章,以及在台中古典音樂台FM97.7和Taipei Bravo FM91.3都會生活台「焦點音樂」、「遊藝黑白」、「NSO Live雲端音樂廳」三個節目聽到他的聲音。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