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高中生讀什麼

【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小部:不上學,就不是正確的戰鬥方式?如何在校園找尋容身之所──談相澤沙呼《下雨天,不上學》

  • 字級

【編輯室報告】

學校是什麼?只因為剛好家住得近,三十個素昧平生的人就毫無理由地被迫待在同一間教室,無法逃脫,失去飛翔的自由。大家穿著相同的制服,朝著同一個方向,接受同樣的陽光照射,解同樣的問題,強迫接受同一套生存之道。

這麼一想,就覺得學校是個好滑稽、好好笑的地方。

日本作家相澤沙呼(Aizawa Sako)《下雨天,不上學》,用小說記述了他們的存在:在意他人視線、害怕與人接觸而拒絕進教室上課的岡崎。受到同學惡意嘲弄仍不屈服於同儕壓力、不隨波逐流的森川。為憂鬱、輕生念頭所苦,持續寫著「想死筆記本」的藤崎。為鞏固在小團體內的地位,迎合他人欺負昔日好友的惠理。擅長攝影卻沒有自信、沉溺於網路世界尋求認同的堀內。因個性沉默寡言、不善交際而莫名成為霸凌對象的小町。

六個纖細敏感的中學生,六則閃耀希望微光的故事,本系列邀請書評家,從各種觀點談「上學」與「不上學」。



 

Photo by Alesia Kazantceva on Unsplash你或許憋氣生存、壓抑痛苦,可我們依舊能找出一方棲地,收容成長。(Photo by Alesia Kazantceva on Unsplash)


或許學校裡還有其他學生就像柏木同學一樣,可以透過和老師一起看畫集,討論繪畫,在校園找到棲身之地。這樣的學生需要老師。」──《所羅門的偽證III:法庭》(下),P309

丹野老師,人稱「幽魂」,存在感稀薄。可正是這樣的他,陪伴了柏木卓也。柏木卓也,在所羅門的偽證中拒學將近一個月,爾後卻在校園自殺,引發軒然大波,無法忍耐只能被動接受事態發展,任憑大人擺布,一群學生站出來,調查柏木的死因。宮部美幸集結九年氣力完成的三部曲大作,至今翻讀,依舊激起各方辯證、思考,可今日要談的並非此書,而是另一本更輕薄短小,題目更明白了當的小說集:《下雨天,不上學》


學校究竟是怎樣的存在?那既是戀愛的遊戲場,揮霍青春情誼的天地,更是稍一失足,就傾斜顛覆,吞噬人毫不留情的地獄。從陰暗面談,它是階級分明、生存殘酷的小型社會;抱持希望而看,也能是允許犯錯、包容失誤的溫柔場域
,相澤沙呼的《下雨天,不上學》正立基於這般矛盾之上。開篇〈噯,沾到蛋殼了〉,場景在保健室,兩位女孩日日報到,躲在隔間內寫習題、聊天、發呆,她們遁世於此,來上學,卻又拒學。收容她們的,是保健老師長谷部,她沒有積極開導、鼓勵督促,當其中一名夥伴返回班上,她寄予祝福,卻未催促另一位女孩:欸,你也回去吧。而是耐心地等待,剝解她內心的煩躁紛亂。
 
下雨天,不上學

下雨天,不上學

把小町同學你們關在這麼狹隘的地方,真是抱歉。」這是長谷部老師的道歉,我不清楚她是如何跟校方溝通,讓出這一方容身之所。學校是個容器,當你優游其中,是可以舒坦又開心的。可當謠言、誤解、惡意無從掌控,校園頓時掀開另一面向,黑暗入口開啟,壓迫四面八方而來,無可遏止,那逼使人想逃,可不可以不上學?就不用忍受這些。
 
不上學,就是逃避?或許是吧,但如果那麼痛苦,為何一定要忍耐?一定要自我怪罪檢討?〈沒有喜歡的人的教室〉內,岸田與森川被人湊對,面對旁人訕笑,校園生活舉步維艱,岸田卻說:「那不是正確的戰鬥方式。」「為了迎合大家,不惜對自己說謊,這麼做也一定沒辦法解決任何事。」然在另一篇章〈想死筆記本〉,沒有明確理由,卻編造各式死亡藉口,每天都好想死好想死的小涼,在陪伴同學找尋「是誰痛苦到想自殺」,意外發現自己是想活下去的。
  
《下雨天,不上學》描繪校園的曖昧性,其中有善心,有惡意,有勇敢抵抗的人,也有人畏縮等待他人光芒照亮、救回。這是狹隘的器皿沒錯,你或許憋氣生存、壓抑痛苦,可我們依舊能找出一方棲地,收容成長
 

 延伸閱讀  
1. 【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神小風:有些人,天生不適合「合群」的團體生活──讀相澤沙呼《下雨天不上學》
2. 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 】「缺憾」中看見「圓滿」的生命之書──《失落的一角》與《失落的一角遇見大圓滿
3.【青春一起讀│番紅花 觀點選書】我希望高中生當一個閱讀的雜食者

4.【專訪】《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上)
5.【專訪】《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195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