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看你!」──幾米的海外行程二三事暨歐洲閱讀推廣活動觀察

  • 字級



幾米與自己的義大利文版作品合影。(攝於波隆那大廣場旁 Giannino Stoppani書店)

文/林盈志(大塊文化副總編輯)

幾米是宅男,窩在工作室畫圖是他覺得最愜意的狀態。隨著作品賣出愈來愈多海外版權,常常收到國外的邀訪,他都盡可能推辭,想把時間留給創作。對他來說,一旦脫離穩定持續創作的狀態,要再回來進入情況很費時費力。由於邀約實在太多,在某種為國爭光的心理下,2011年起,他開始安排大約每年一次的海外活動,從馬來西亞、新加坡,再到墨西哥、義大利、瑞典、美國、日本,希望有一天可以到中亞和非洲。

除了簡體中文版,出版幾米作品外語版本最多的是泰國,緊接著是西班牙,但很可惜,碰到幾次泰國和西班牙的邀請,幾米都沒辦法前往。今年泰國書展也來邀請,但幾米已先答應去義大利,只好期待以後的機會。許多事情要靠緣分,比如第一次來邀訪的瑞典就順利成行。

\\在斯德哥爾摩的發現:圖書館員是推廣閱讀的火車頭//

2014年11月,幾米受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圖書館(Internationella Biblioteket)之邀,參加第11屆國際童書週」(Internationella barnboksveckan)。該圖書館是為了提供在瑞典生活、而以其他語言為母語的民眾(特別是兒童及青少年讀者)而設立,讓居住在瑞典的年輕讀者有機會以其母語閱讀。此外,為鼓勵民眾使用不同語言閱讀及書寫,館方每年舉辦的國際童書週,會邀請不同國家的創作者前往參訪,藉此增加當地出版業者、圖書館員、教師、讀者與各國創作者的連結。

抵達斯德哥爾摩,第一場公開活動前我們先和圖書館員碰面,並與其他來訪作家(這次還有一位印度和一位羅馬尼亞作家)喝茶交流,聊到上述這活動的宗旨,讓人感到尊敬。當國內仍爭論官方語言、母語定位、不同語言的上課比例、如何教移民中文⋯⋯種種充滿自我本位的討論時,瑞典的立場倒過來,是讓不同母語的居民都可以在瑞典用母語閱讀,公立圖書館則想辦法收藏不同語種的圖書給讀者。我們可以試著想像,這樣的政策放在台灣一定少不了酸言酸語,覺得用國民的稅金卻便宜了外人等等。所以聽到這樣的活動主旨,真讓人又感嘆又敬佩,要成為一個含納百川多元共生的社會政策,該是這樣的樣貌呀。要做到和世界接軌,不是花錢做表面活動,而是從這種最基本的地方做起,從最微小的自守觀念改起。

活動前與圖書館員們的茶會。活動前與圖書館員們的茶會。

IMG_4616、IMG_4603:幾米在演講後被讀者包圍簽書。幾米在演講後被讀者包圍簽書。

在國際童書週第一場公開活動上,IBBY瑞典分會的代表頒給幾米彼得潘銀星獎,這是頒給年度最佳翻譯圖書的獎項。國際童書週第一場公開活動上,IBBY瑞典分會的代表頒給幾米「彼得潘銀星獎」,這是年度最佳翻譯圖書的獎項。


跟我們聊天的圖書館員們自我介紹時,幾乎都會說自己是IBBY國際童書評議會,International Board on Books for Young People)會員,其中不少人身兼作家或評論家身分。他們的工作包括接受採訪推廣圖書、談作品、寫文章、辦活動、主持論壇等等。追問下才知道,原來在瑞典,參與討論閱讀推廣方案且親自到閱讀現場第一線執行的,少不了圖書館員,他們就是閱讀推廣活動的火車頭。這超出了我這樣一位台灣圖書館使用者的經驗與想像,在台灣,圖書館員很少會被看見,他們的努力常被忽略,大眾似乎不太重視圖書館員,認為他們只是在做日常館務工作而已。但以在瑞典所見來看,給予各職位的人空間發揮,表現自己在工作上的創造力,而不是陷在官僚結構的層層限制裡,應該會比較多元比較有趣吧。

當然,外國的月亮不一定比較圓,待了短短一週,也可看到瑞典的移民問題、街友問題很大,路上到處可見從其他國家跨國境過來的街友、乞討者,還有當地的貧富不均問題,從2017年得到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瑞典電影《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便可發現這問題一直在。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都有自己的困境,只是看到可以借鏡的,怎能錯過而不好好思考呢。

IMG_4553:國際圖書館在活動時展售的來訪作家的書籍。國際圖書館在活動時展售來訪作家的書籍。

幾米在斯德哥爾摩公共圖書館(Stockholms stadsbibliotek)。國際圖書館是公共圖書館體系裡的一員。幾米在斯德哥爾摩公共圖書館。國際圖書館是公共圖書館體系的一員。


\\不只讀字的閱讀嘉年華//

幾米作品出版義大利文版是近幾年的事。一開始是有位小姐聯繫上我們,約了到公司來開會,她是義大利人,學過中文,在上海讀書時看到幾米作品非常喜歡,想要翻譯成義大利文出版。我們表示至少要找到出版社合作,才有可能出義大利文版。結果會議之後,她真的在義大利向出版社推薦幾米作品,果真促成了出版。她不僅是義文版譯者,也非常努力透過各種管道推廣幾米的創作。這些成果透過幾米在2015年和2018年兩次受邀到義大利可以感覺得到。


全故事嘉年華(Festival Tuttestorie)官網

IMG_9338:嘉年華的告示欄,貼了跟嘉年華相關的媒體報導,正中間跨版的報導是幾米作品。嘉年華的告示欄,貼了跟嘉年華相關的媒體報導,正中間跨版報導是幾米作品。


2015年10月,幾米參加了義大利薩丁尼亞首府卡利亞里(Cagliari)舉辦的全故事嘉年華(Festival Tuttestorie)。一開始我們以為那是波隆那書展般的活動,但到了才發現是更加活潑多元的嘉年華。Tuttestorie是卡利亞里的一家書店,這活動是由書店老闆們發起給大人小孩一同參加的嘉年華,從書本出發,把靜態的閱讀延伸成演講、表演、遊戲、展覽、互動裝置,遠遠超出制式的「攤位展書」。參與嘉年華的創作者來自各國(主要是歐洲),他們很習慣這樣的氛圍,說是在歐洲各地有不少類似活動。

主辦單位幫幾米安排的行程有:到當地的藝術中學分享創作、在嘉年華裡的演講,還有一場與繪本創作者實際就作品交流的創作工作坊。到學校的演講是培養當地相關科系學生和嘉年華的連結,也是社區與活動建構的一部分。活動的成功與否仰賴城市裡相關社群的動員,因此各種互動的搭配串連很重要,在活動期間,主要活動城區就有各種相關展示,充滿節慶氛圍。

IMG_9389:全故事嘉年華的主場地,像是個遊樂場。全故事嘉年華的主場地就像個遊樂場。


到了晚上人山人海(圖片來源 / Festival Tuttestorie


在這嘉年華裡,每場活動都是收費的,像遊樂園一樣要收門票,當然也有免費活動,但要再單獨參加不同的活動就得購票入場。使用者付費、參與活動付費的觀念在台灣才興起沒多久,可能在北中南大城市之外的許多活動,都還是以公家經費舉辦、提供民眾索票的方式進行,但這樣的方式能否真正培養參與藝文的人口,多年來都還是爭議。幾米在斯德哥爾摩的新書發表演講,由瑞典的出版社舉辦,參加者是要買票的,現場滿座。要參加幾米在全故事嘉年華的演講也是得買票,活動也是滿座。幾米2012年參與新加坡作家節,在美術館的演講也是收費制,且非常受歡迎。這些案例很值得我們思考,到底培養藝文參與人口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是不是以免費或低價來衝人次就真的有效果,這類表面的量化數字可以正確評估活動質量和後續影響性嗎?

IMG_9289:幾米到藝術中學裡和年輕學子分享創作。幾米到藝術中學裡和年輕學子分享創作。

IMG_9426:繪本創作者的工作坊,幾米跟所有創作者一起討論怎樣調整作品會比較好。創作者工作坊。幾米跟繪本創作者一起討論作品的調整。

IMG_9437:工作坊之後和參加者合影。工作坊的場地就在Tuttestorie書店。工作坊後和參加者合影。工作坊場地就在Tuttestorie書店。





IMG_9398:幾米在嘉年華裡的演講,位在活動場館的閣樓演講廳裡,那晚塞滿了大小聽眾。幾米在嘉年華裡的演講,位在活動場館的閣樓演講廳裡,那晚塞滿了大小聽眾。


\\同樣的文本,不同的文化互動//

不愛讀書不是你的錯(精裝)

不愛讀書不是你的錯(精裝)

今年幾米再度受邀前往義大利,不只參加波隆那書展,還提前一個禮拜抵達,到三個北部城市展開義文版新書發表巡迴。出發前他非常緊張,因為才剛準備好即將出版的新書《不愛讀書不是你的錯》。目前義大利有三家出版社出版幾米作品,分別位於米蘭、杜林、帕多瓦,此行就是要到這三個城市與讀者見面。經過詢問才知道,義大利的出版社不像台灣大都集中在大台北地區,一些大出版集團是在米蘭和杜林,各城市還有許多中小型出版社,規模可能不大,但非常有活力。幾米去了幾個新書發表的書店,都是各出版社長期經營配合的,看起來彼此關係緊密,也和讀者有良好的聯繫。

這狀況和許多國家不一樣,我們知道日本的出版社大多在東京,韓國大多在首爾(首爾還有「坡州出版城」),倫敦或紐約也都是出版中心,義大利的狀況雖然我們難以仿效,集中或分散的利弊也不易確認,但這種狀況對我們來說非常新鮮,照目前多元分眾且資訊快速的發展,也許台灣有可能會變成這樣分散式的出版環境也說不定。而就一個國外翻譯進去的創作者來說,由不同出版社幫忙照顧,各有利弊,這次我們看到了比較正向的一面,接觸到不同城市不同讀者,讀者的回饋往往讓幾米感動不已。

忘記親一下(平裝)

忘記親一下(平裝)

一次是,幾米在波隆那書展發表《忘記親一下》時,邀請該書義文版的編輯顧問Luca以義大利語朗讀全書,搭配幾米的畫作投影,居然搞得大半的人淚眼婆娑。前幾排的讀者、幾米、翻譯都落淚了,卻在看到彼此的淚眼後又笑了出來。

另一次是在波隆那書展的出版社攤位簽書,簽到了一位東方年輕人,幾米脫口而出說:「難得簽到東方人。」因為一個多禮拜下來,來簽書的幾乎都是義大利讀者,不像去瑞典時,有非常多移居瑞典的中文讀者。結果這位讀者馬上落淚,他說他是從中國到義大利念書的學生,從8歲起媽媽就買幾米的書跟他一起讀(說到這他已止不住淚水痛哭一陣),幾米的繪本伴隨他整個童年青少年,現在他22歲了。因為幾米的作品,他也想做創作,正在杜林學電影。前幾日幾米巡迴到杜林,他剛好有課沒法去,所以趕來波隆那希望能遇到幾米。他講完,幾米也哭了。一向覺得幾米哭點超低的我,居然也開始流淚,連一旁的義大利編輯、聽不懂中文的外國讀者也跟一起著哭。

讀者「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看你」(泣~)。從杜林趕來波隆那見幾米的年輕讀者。

IMG_9084:在波隆那Libreria Giannino Stoppani書店的活動前便被熱情的讀者包圍要簽名。在波隆那Giannino Stoppani書店的活動前,便被熱情的讀者包圍要簽名。


時光電影院(精裝)

時光電影院(精裝)

又寂寞又美好【精裝】

又寂寞又美好【精裝】

透過和讀者的互動,我們可以感受到不同文化對於作品感受的差異。比如幾米在西班牙出版的第一本作品《又寂寞又美好》,黑白畫冊配上隨筆,台灣讀者反映不差,但總沒有其他彩色故事繪本受歡迎,在西班牙卻一炮而紅。去墨西哥書展時,許多人說《又寂寞又美好》是他們最愛的一本,跟台灣讀偏愛的《向左走.向右走》《月亮忘記了》《地下鐵》《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很不一樣。又例如今年2月底剛出義文版的《時光電影院》,義大利的書評和讀者都充滿感情,也許相對於東方讀者,義大利人身為電影藝術重要的推動者,對於人生與藝術的交錯更有感觸。

向左走.向右走(平裝)

向左走.向右走(平裝)

月亮忘記了〈2007年新版精裝〉

月亮忘記了〈2007年新版精裝〉

地下鐵(精裝)

地下鐵(精裝)

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精裝)

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精裝)

創作者創作出不同的作品,試探各種可能,只是讀者的反應無法預期,有人覺得沉重不討喜,有人認為是觸動人心的佳作。常常有人問幾米關於創作的問題,他總是鼓勵人能創作時盡量去做,不斷的創作,不停的實驗,靠一部部作品去磨練才有機會更好,像河流一樣,有時順暢有時遇到險阻,有時湍急有時平緩,但終究得持續維持水量,才可能持續成為一條河。延續創作的河,才有機會流經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讓不同的作品接觸到不一樣的讀者。

IMG_8801:在歐洲設計學院(IED)米蘭分校演講後與同學合影。在歐洲設計學院(IED)米蘭分校演講後與同學合影。

IMG_9279、IMG_9286:在波隆那書展二樓會議廳的《忘記親一下》新書發表會。在波隆那書展二樓會議廳的《忘記親一下》新書發表會。

IMG_9294:新書發表會後讀者一湧而上!新書發表會後讀者一湧而上!

在米蘭書店裡分享新書後簽名。

在米蘭書店裡分享新書後簽名。在米蘭書店裡分享新書後簽名。

IMG_9326:在波隆那書展台灣館與葡萄牙出版社碰面時,收到葡萄牙阿馬多拉(AMADORA)國際漫畫節頒給幾米《星空》葡文版的「外國童書最佳插畫家獎」。在波隆那書展台灣館與葡萄牙出版社碰面時,收到葡萄牙阿馬多拉(AMADORA)國際漫畫節頒給幾米《星空》葡文版的「外國童書最佳插畫家獎」。



 延伸閱讀 
1.【親愛的十七歲|專訪】幾米人生很長,別一下子耗盡熱情與力氣
2.【主題繪本控】繪本的「暗號」你接得到嗎?──繪本職人賴嘉綾帶你認識8個常見圖像語言
3.【好設計的理由|繪本篇】印刷、選紙、裝幀、字體,超越原創構圖框架,以細節決勝負的書籍設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丟棄的娃娃會在孩子的心裡留下什麼回憶?四篇試圖從孩子的角度看童年的繪本

是什麼樣的情境會讓天真的孩子陷入憂傷?那些無論被迫、或是自己遺忘、丟棄的童年玩伴,在記憶中會是什麼角色?長輩們的「為了孩子好」在孩子心目中是什麼模樣?成人對孩子的管教與照護,有沒有考慮到他們心靈深處最在意的事?

233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