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讓繪本創作者愛不釋手的繪本設計】印刷、選紙、裝幀、字體,超越原創構圖框架,以細節決勝負的書籍設計

  • 字級

讀詩、讀散文、讀小說、讀繪本、讀漫畫、讀科普新知、讀財經商管.......我們在閱讀不同書種時的心境、感受和需求都不相同,「書籍好設計」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那麼對於不同書種、文類的創作者和讀者來說,什麼樣的書籍設計會令人愛不釋手呢?OKAPI好設計單元特別專題:「讓_____愛不釋手的_____設計」,將不定期邀請不同領域創作者來與讀者分享他們心目中的好設計,這一次我們邀請到插畫、繪本作家,同時也是繪本雜誌《大野狼。繪本誌》編輯的陶樂蒂來分享在他心目中「讓繪本創作者愛不釋手的繪本設計」。



選書繪本作家 陶樂蒂

插畫家、繪本作家,《大野狼。繪本誌》的事務股長兼助理小編。
原本念法律,喜歡畫畫所以加入了圖畫書俱樂部,意外換了跑道,開始畫圖、創作繪本。除了兒童繪本創作,也為多位知名作家繪製過封面及插圖。已出版的繪本有《我要勇敢》、《給你咬一口》、《給我咬一口》、《花狗》、《媽媽,打勾勾》、《我沒有哭》、《誕生樹》、《睡覺囉!》、《好癢!好癢!》,目前持續創作繪本與繪本教學的工作。




這些都是讓繪本創作者愛不釋手的繪本設計。(書籍提供/陶樂蒂,本篇攝影/李盈霞)


繪本的插畫就像電影一樣,視覺必須要有節奏感,需要用遠、中、近景和各種角度的畫面來敘事,因此畫面的設計安排很重要,甚至連文字的擺放位置也需要被考慮。換句話說,大多數繪本作家在創作之初,其實已經做了繪本的視覺設計。如何在現有圖像的框架中,為繪本視覺加分、增加可看性,這是繪本美術設計最困難的部分。

作畫時一併處理!
版面設計構成的原創繪本


以黃郁欽的《我家在這裡》為例,書封的設計,跳脫兒童繪本常見的滿版插圖,用大量留白與窗景營造眺望家園的意象;書的前後扉頁,擷取內頁地圖,製造出古地圖的視覺效果。同時為了深入探討作者所關心的土地問題,作者特別採用漫畫的形式來突破繪本頁數的限制。設計上繪本頁與漫畫頁使用不同字型,靈活運用字體大小、間距、旋轉角度、顏色等變化,將文字與圖像結合,在單格空間有限的漫畫頁上,創造好看的視覺效果。


《我家在這裡》(裝幀設計:謝璧卉)

台灣原創繪本的數量,在書市中的佔比仍比外版翻譯書少了許多,在製作成本的限制考量下,美術設計原本的發揮空間相當有限。再加上一些因襲的「刻板印象」,使得多年來兒童繪本在設計製作上的創新演進反而不及一般成人書。但近年來更多出版社投入繪本市場,也開始將一般書籍多樣化的設計思考帶入繪本中。

不被傳統刻板作法綁架的
「大人繪本」風設計


繪本作家周見信以《尋貓啟事》和《小朱鸝》在2014年獲得兩項金蝶獎榮譽,他所參與設計的《小松鼠與老榕樹》有繪本市場上少見的突破性裝幀。童書繪本少見白底色封面(因為家長和出版社覺得很容易弄髒),但《小松鼠與老榕樹》大膽使用純白布面書封,佔據書封3/5版面的寬版書腰,同時結合了封面圖畫與推薦訊息,燙印書名則由作者親自書寫。翻開內頁,內文使用小字體、無注音,自動區隔出閱讀者的年齡,或說不想被既定的行規綁架。

《小松鼠與老榕樹》裝幀設計:周見信、陳碧雲)



類似這樣「大人風」的繪本設計,近來還有甫獲得2016年波隆那拉加茲獎的《禮物》(鄒駿昇)、紀念台北建城130週年的創作《軌跡》(鄒駿昇)、以紀州庵為場景的《阿墨的故事屋》(文/盧怡方、圖/陳狐狸)等。圖畫書俱樂部一起企劃的《大野狼。繪本誌》也是基於這樣的理念。


上右圖:禮物》(裝幀設計: 吉日設計),上圖:《軌跡》(裝幀設計/ 鄒駿昇),下圖:《阿墨的故事屋》裝幀設計 / 陳吉寶)。



用印刷、裝幀,附加配件
畫龍點睛

 

當然近來也出現許多「有玩心」的設計,例如小典藏出版的林小杯系列作品,裝幀設計都出自資深美術設計師陳瀅晴之手。《喀噠喀噠喀噠》書封上的縫紉車線,呼應著故事的內容。《非非和她的小本子》則用了繪本少見的裸背穿線裝幀,搭配三色隨機書封與首刷紙上遊戲。另一本《宇宙掉了一顆牙》則是採用了唱片式的包裝,封套上類似星象盤的轉盤設計,顯然是呼應哈雷彗星75年的運行週期,甚至還繫上一個藏有一段話的透明乳牙盒,想把繪本像禮物一樣包裝起來。打開內頁,印刷體的前言像是電影片頭的影像,插入版權頁後故事才正式開始,文字採用手寫字和印刷體兩種方式呈現,像是電影裡的故事與旁白。紙張選擇和各種裝幀選項無不關係成本,但從讀者的角度來說,看著小杯筆下的宇宙星空,深覺若內頁能有銀色油墨加持,一定會更璀璨迷人。

上右圖:《喀噠喀噠喀噠》(美術設計:陳瀅晴),上圖:《宇宙掉了一顆牙》(美術設計:陳瀅晴)


說到特色油墨,以波蘭繪本大師約瑟夫・衛爾康(Józef Wilkoń)的繪本《狗的生活》(Psie Życie)和韓裔美國插畫家JooHee Yoon最新作品《The Steadfast Tin Soldier》(小錫兵)為例,兩書印刷上都使用了銀色特別色,前者為攝影圖像增添更富光影層次的視覺,讓此書獲得2011波蘭最美兒童少年圖書獎,與萊比錫書展2012年最佳設計圖書獎;《小錫兵》全書只有紅黑銀三個用色,圖形套版與紅黑兩個對比色的套版應用,讓予人復古的印象,特色銀的金屬光澤,不只是套色,在部分細節上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為插圖的視覺圖像大大加分。(了解更多:【好設計的理由|印刷】

左圖:《狗的生活》原文版(裝幀設計:Jozef Wilkon、 Piotr Gil)、右圖:《小錫兵》原文版(裝幀設計/JooHee Yoon)。


延續圖像思維
放大閱讀時的視覺效果


另外一些繪本,在創作原始概念上已經融入設計的趣味巧思。日本在繪本高度成長的1970~1990年間,市場蓬勃、大師輩出,為了追求完美的印刷品質,紙張與印刷都特別注重。知名繪本插畫家杉浦範茂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圖案設計科,有平面設計經歷的他,繪製的插畫圖像總是顏色飽滿豐富、設計感十足,像是《まつげの海のひこうせん》(消氣的飛船)裡許多張大跨頁,都是設計精準的視覺圖案、魚眼鏡變形的鳥瞰風景、人物造型等,充分展現了繪本裡的圖像設計美感。


《消氣的飛船》原文版。


杉浦先生的插畫更常超越故事文本,給人更多圖像閱讀趣味,以《サンタクロースってほんとにいるの?》(真的有聖誕老公公嗎?)為例,單頁插圖同時畫了大小兩個畫面,呈現兩條不同的故事線,大畫面依據故事文本繪圖,小畫面則是小孩和爸爸一起洗澡的連環畫,於是讀者就可以了解,原來小孩子這些關於聖誕老公公的各種提問,都是在洗澡的時候和爸爸之間的對答,整體的趣味來自於創作者精巧構思後的創作成果。另外還有關於兩個小孩約定的故事《打勾勾》,配合故事將繪本設計成同時可左翻、右翻、上下翻三種形式,構圖設計毫不凌亂,且非常有可讀性。

左起:《真的有聖誕老公公嗎?》原文版、《打勾勾》(中文版)。


轉換原始創作概念

展現超越文本的設計趣味

《身體的各位》(裝幀設計:黑龍江設計公司)

同樣出身於工業設計的繪本作家五味太郎,創作的繪本超過四百本,能量極為驚人。他的作品不只故事幽默風趣,造型圖像簡單卻色彩豐富,繪本的設計更是匠心獨具,擅長運用造型裁切、縷空、紙張的拉開翻折⋯⋯等設計,創造出超越平面閱讀樂趣的繪本作品,《窗外送來的禮物》、《爸爸走丟了》、《黃色的是蝴蝶》正是這類富有巧思的創作。即使是最簡單的平面圖像,他的圖畫也能讓讀者讀得津津有味, 得到日本產經兒童文化獎的《誰吃掉了?》、入選義大利波隆納插畫展的《春天來了》和《身體的各位》⋯⋯等,都是令人愛不釋手的好作品。

西方中也有不少擅長此道的作者,這裡以甫得到2017波隆納拉加茲獎文學類首獎的奧立佛.傑法(Oliver Jeffers)為例,他的繪本總是古靈精怪又創意無限,裝載著無限巧思。如得到拉加茲獎的《書之子》(A Child of Books),除了圖像,傑法更以文字作畫,密密麻麻地把經典童書的書名作者名都藏進圖裡,重新詮釋「圖像即語言」的概念,同時對書本、閱讀致敬。


《書之子》(美術編輯:湯靜惠)

 

他的另一部作品《森林大奇案》,除了是個環境生態的偵探故事外,傑法更在原文精裝版繪本設計上放進了許多「小機關」,書衣的內面藏著再生紙製作的小祕方(原料竟然要取材自這本書的書衣?)和紙飛機,書的前後扉頁是基本款和進階版的摺紙飛機解說,版權頁上所有的資料,已在這本書上被設計成一棵文字樹。

左圖:《森林大奇案》原文版,右圖:《森林大奇案》書衣

The Incredible Book Eating Boy

The Incredible Book Eating Boy(一般版)


傑法另一本立體書《不可思議的吃書男孩》(The Incredible Book Eating Boy)則更精彩有趣,故事雖然天馬行空,卻可窺見作者對書的禮讚;書中許多可愛又有趣的大小機關,令人驚豔。此書另有「非立體」的一般版,兩版本對照,更可作為情節分鏡和畫面處理的研究範本。

《不可思議的吃書男孩》(英文立體版)

 

外文繪本中文化的設計難題
魔鬼藏在細節裡


以往,外文繪本中文化後很容易變得不好看,明明是同樣的圖、在同樣位置擺上文字,但只要字體選擇、封面設計、開本、印刷、圖文配置、甚至許多家長在意的注音符號上有一個環節疏忽,整個味道就偏差了,可說無一不是雷。然而,還是有少數肯花心思處理細節的繪本從中脫穎而出、令人激賞。三之三文化曾出版過一系列德文繪本,選書與設計都相當出色,其中安徒生獎得主蘇珊‧羅桃伯納(Rotraut Susanne Berner)的繪本《公主四點會來》,無論是印刷、選紙、裝幀、字體的選擇,甚至注音符號,都很考究,是非常成功的中譯繪本。

《公主四點會來》(裝幀設計:高玉菁)


同時間出版的《挖鼻孔好好玩》(三之三)、《打噴嚏》(三之三),以及比利時繪本作家安‧艾珀(Anne Herbauts)一系列的作品 《月亮晚上做什麼?》(遠流)、《時間有空》(遠流)、《風是什麼顏色?》(遠流)、《微乎其微的小事》(繆思)等,無論是童趣、大人風的優雅,都為讀者和創作者帶來新的視野。


上圖:《打噴嚏》(美術設計:高玉菁)、下圖:《微乎其微的小事》(裝幀設計:楊玉瑩)

如今許多繪本出版社愈來愈重視書本設計和細節,如《小狼不哭》(字畝)、《誰都不准通過!》(字畝)費心用手寫字處理,《世界上的此時此刻》(水滴)則是市面上少數的風琴摺頁繪本,《午夜園丁》(小天下)、藍尼與露西(阿布拉)、《嘟伊答?》(道聲) 、《你在想什麼?》(步步)、《有時母親有時自己》(字畝)⋯⋯許多今年出版的外版新書,與原版相較,設計印刷上毫不遜色。而繪本整體設計和美感的提升,也為閱讀帶來更多的享受和樂趣。

上排左起:《小狼不哭》(英文版,美術設計:Karen Powens)、《嘟伊答?》,下排左起:《午夜園丁》、《藍尼與露西》(美術設計:45*工作室)。
下圖:《誰都不准通過!》(裝幀設計:三人制創)、《世界上的此時此刻》(美術構成:呂宜靜)。



 繼續閱讀  【讓詩人愛不釋手的詩設計】孫梓評:詩設計有時也會「聶魯達,請把你身上的衣服還給阿赫瑪托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