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當尺度如此大,何不讓一切隨風而逝──十月選書《億萬年尺度的臺灣:從地質公園追出島嶼身世》

  • 字級

億萬年尺度的臺灣:從地質公園追出島嶼身世

億萬年尺度的臺灣

Bob Dylan的〈Like a Rolling Stone〉,彷彿唱出富岡砂岩被兩大板塊擠壓碰撞的身世(本書第81頁);他另一首曲調溫柔的〈Blowing In The Wind〉,似乎更不經意地以地質尺度,隱喻人類的荒謬與渺小。億萬年尺度,不是神話,是活生生在我們眼前展演的事實。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高山要屹立多久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才會成為滄海
……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親愛的朋友 這答案就在茫茫風中

早知道地質不是熱門題目,甚至可說冷。因此,當衛城鎖定以「地質」啟動環境系第一本本土書寫計畫時,得到的是周遭許多善意且憂心的提醒。因為企圖突破某些僵固的界線、希望抹去所謂約定俗成的勝利方程式那些綑綁人心的等號、回歸土地的源頭、對歧異的立場開出雙方都可以踏入的新角度……因此要這麼做。

從北海岸到東海岸板塊碰撞現場、從草嶺崩塌地到雲嘉南濱海沉陷沙洲、從汩汩的泥火山到氣勢磅礡的lava玄武岩柱,這一切不尋常,竟然都匯聚在這群島嶼上。當地質、地理、歷史的軸線在不同時空相互交錯,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也不斷在此激盪。

畢慶昌,從江蘇來到臺灣。只有碰撞運動才能將造山運動進行到底,只有碰撞帶才是發育完美因而是真正的造山帶。出現較碰撞帶為早的陸弧或島弧之所作為僅為最具震撼力的造山運動作一番準備而已……1911年出生、1946年擔任臺灣省地質調查所所長,是首位以「混同層」一詞說明利吉層特性的研究者,他一生都投入對臺灣地體的研究與地質教育。

安朔葉,從法國來到臺灣。1947年出生的他,是法國巴黎大學教授,自1981年至去世為止將近30年,幾乎每年都會來臺灣研究。他熱愛此島,1986年發表的「臺灣板塊構造立體圖」以及「池上斷層研究」等,對臺灣地質研究提供重要貢獻。

富岡新村大陳義胞,從大陳列島來到臺灣東海岸。與原鄉的海洋環境差異讓他們初期過了苦日子,直到與東港漁民學習捕捉技術生活才得改善。他們供奉的不是媽祖,而是來自原鄉的如意娘娘。

阿美族,正港臺東原住民,已不知伊時來到東部海岸,早就摸透了附近的地質地形,以母語cifuisay來形容蕈狀石布滿坑洞有如滿天星斗、以afilayan指稱鹿角菜很多的地方,智慧地與自然共存。

鄭成功與荷蘭人廝殺之處、大航海時代臺灣與早期全球化接觸之地,是雲嘉南濱海。原住民遷徙軌跡由內陸往海口移動,漢人移民則由海岸往內陸探索。這一切都與地質、地理有關。河海交界,不僅有遠地而來的人,更有遠地而來的生物。

馬祖列島,1949年海峽封鎖直至1992年解除戰地任務,是一代代士兵奔赴的前線。以花崗岩為主角的地體,留下無數據點、碉堡、坑道、石碑,見證時代滄桑。弟兄們,你們真的都退伍了嗎?荒涼與剛強,依舊流溢在四鄉五島的空氣中。

馬祖四處可見的標語坑道馬祖四處可見的標語

坑道坑道


編輯、作者、攝影、繪圖、社區夥伴以及指導老師們,亦由四面八方匯聚在這個製作計畫,個人的生命尺度也在這當中悄悄轉變:許大哥毅然離開職場踏上追求公民電廠夢想;鴨鴨在田調與論文間交纏終於歡慶畢業迎接新挑戰;捕獲岩老雷著軍裝完成任務;書帆大展多年來累積的書包才華;泳翰在地質、歷史與產業之間開出新路;淑婷與阿澤迎來新生兒;新一代澎湖圖幅繪製者顏一勤帶我們奔波跳島傾盡所知探究故鄉玄武岩的靈魂;敬愛的林文鎮老師一路引領澎湖石滬的世界,卻在最後一通電話後三個月離開了我們。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高山要屹立多久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才會成為滄海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人們要等待多久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才能獲得自由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一個人可以幾度回首
Pretending he just doesn't see?                                     卻仍視而不見一切苦難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親愛的朋友 這答案就在茫茫風中

故事,因本書的完成,才正要開始。當你我的尺度與視野放大了,認清地水火風與人類是共同體,一切的荒謬、傲慢與我執,才能隨風而逝。因為億萬年的尺度同時意味著回歸於零,還原土地真正的時間與經歷。

圖幅一隅(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提供)圖幅一隅(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提供)


沙洲 許震唐攝



王梵
衛城出版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58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