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陳德政影像留聲機

【♫|影像留聲機】陳德政:世紀末的超現實異境──《南國再見,南國》

  • 字級



侯孝賢經典電影精裝 DVD

侯孝賢經典電影精裝 DVD

《南國再見,南國》問世超過二十年了,至今最受人津津樂道的一場戲,仍是那個一鏡到底將近三分鐘的長鏡頭:林強騎著速克達摩托車載著伊能靜,車尾緊跟著駕著重型打檔車的高捷。三人就像在山林間翱翔的鳥兒,一路盤旋、爬升,沿途的檳榔樹,以及男人身上迎風擺蕩的花襯衫,都將他們置放在一個全然符合南國想像的場域裡──陽剛、瀟灑、黏答答的皮膚觸感。

林強在片中的角色叫扁頭,伊能靜則叫小麻花,兩人飾演一對「我倆沒有明天」的亡命情侶,猶如90年代島國上的Sid & Nancy;高捷在片中的外號是小高,名義上是扁頭的大哥,但這趟公路漫遊的途中,他多數的時間都騎在扁頭後面,反而像他的跟班。

那是一條阿里山上的產業道路,扁頭從台北南下,即將重返嘉義的祖厝,去討一筆多年前的祖產。這場戲落在整部電影的中段,替《南國再見,南國》重新調整了一次呼吸,可視為下半部的開場;音樂選用了雷光夏〈小鎮的海〉,緊張迷魅的曲式,隱隱告示著景框內的三人終將蒼涼的命運。


電影上映的1996年,林強三十出頭歲,他輝煌卻短暫的搖滾歌手生涯已經結束了,一頭栽進侯孝賢的電影世界,完全演活了那個血氣方剛的小太保,無論夾菸的手勢、說話的神韻與調調,以及身上那套夏威夷衫加喇叭褲,無非就是一個在海產攤碰到時千萬別多看他一眼的狠角色。

春風少年兄春風少年兄

林強 / 向前走 (黑膠唱片LP)

林強 / 向前走 (黑膠唱片LP)

大銀幕裡,林強彷彿著魔了,他狠下了心,要和《向前走》與《春風少年兄》的那個青春偶像一刀兩斷。

侯孝賢《南國再見,南國》的主角都配上一首專屬的「主題歌」,小麻花是〈夜上海〉(暗指小高想去上海做生意,而侯孝賢的下一部電影,也是以上海為背景的《海上花》),屬於小高的歌是雷光夏的〈老夏天〉(以柔美的曲調,反襯小高一身的刺青),至於扁頭的出場音樂,則是戲外的他自行創作的〈自我毀滅〉。

〈自我毀滅〉延續了林強前一張專輯《娛樂世界》從西洋另類音樂模擬而來的工業電子曲風,與雷光夏的那首〈小鎮的海〉互有呼應。〈自我毀滅〉的MV帶到了幾樣林強試圖毀滅的圖騰,譬如教堂的十字架與國民黨的黨徽,但他最終極的毀滅目標恐怕仍是自己──MV裡,林強身上綁著一捆即將引爆的炸藥。

魔岩發行的《南國再見,南國》原聲帶魔岩發行的《南國再見,南國》原聲帶

魔岩發行的原聲帶上,有這麼一行聳動的文案:「闖蕩世紀末自我毀滅的超現實異境。」

確實,世紀末的台灣不折不扣是一處超現實異境,那裡黑槍氾濫、官商勾結,政治也開始庸俗化(鏡頭不經意掃到蕭萬長參選嘉義立委的拜票看板)。侯孝賢透過《南國再見,南國》,捕捉到了舊時代與新時代之間過渡的現況,一種帶有霓虹燈質感的特殊台灣經驗──過分樂觀又極度壓抑,既講求個人實力也講究群體交際手腕。

那種浮動的社會狀態,放在士農工商皆可成立,黑道不過是侯孝賢與編劇朱天文賦予劇中人的一種職業選項罷了,要不是他們對於那種職業特感興趣,便是那種職業在電影的環境中可以表現得更有味道,添加一些所謂的戲劇張力。

事實上,《南國再見,南國》裡的黑道混得是挺窩囊的,他們對警察低聲下氣,綁人時很衰小的遇上停電,玩天九牌和打撞球的時候想的只是如何賺更多的錢,而不是等等要去砍誰。誰知道呢,或許這才是真實的黑幫生活側寫也說不定?

劇中並沒有《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械鬥火拚,更沒有《教父》的幫派清洗,他們之間的男性尊嚴攻防戰,只是一場發生在KTV包廂內的和解酒會,負責調停的地方議員拍胸脯保證:「這事,我來搓一搓就好。」而稍早KTV電視機上點播的歌曲正是〈男性的復仇〉,你看,這是一場多麼講禮數,又多麼文明的復仇啊!

議員的那席話也再度強調了小高先前說過的:「只要有關係,什麼東西都好弄。」侯孝賢對江湖人物檯面上的武勇並不感興趣,他要我們看見的是檯面下的交易,聽見那些飯局間的請託,幾場「交代劇情」的戲,選擇的時機都是劇中人吃一頓家常飯的時候,把碗裡的飯扒一扒,該向誰打探的、折衝的,都一併完成了。


侯孝賢更藉由影部與聲部的安排,讓我們共同感受到角色正在經歷的感官活動,我們聽見扁頭正用耳機聽著濁水溪公社〈借問 2〉,看見他那副紅色墨鏡向外延伸出去的世界,是一片紅通通的,一如片中反覆出現的可口可樂瓶罐與萬寶路菸盒。

至於小高的主觀鏡頭,則套上綠色的濾鏡。綠,是緩慢的顏色,也是懷舊的,譬如郵差的制服,也譬如大同電風扇。重情講義的小高,終究是屬於舊時代的人物,最後車子衝入水田,扁頭喚了他幾聲,他沒應答,那種無聲,顯現了他的時不我與。

扁頭與小高的主觀鏡頭,分別套上紅、綠色濾鏡


然而,舊時代的人物在新的時代更有其存在的必要,幾年後,他從小高升格成《千禧曼波》裡的捷哥了,侯孝賢並沒有忘了他,畢竟世紀末與千禧年,都只是時間造成的幻覺,南國與北國其實是同一座島。

林強〈自我毀滅〉


在遠方相遇
在遠方相遇


陳德政
寫字的人,聽些音樂,看些電影,讀點書,走過幾個地方。有個部落格叫「音速青春」,有本書叫
《給所有明日的聚會》,最新作品為《在遠方相遇》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