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解讀《銀翼殺手》】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菲利普.狄克給未來人類的驚悚之作

  • 字級



有一部分影痴所幻想的未來世界是這樣的:煙雨濛濛、巨大的LED看板矗立在城市之中、人人陰沉地在陰暗陰濕的街道中走著,這些印象得歸功於35年前一部票房不佳的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這部電影已經在今日成為了美國國會圖書館指定保護電影,也是每一位科幻迷心中重要的經典電影。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銀翼殺手》小說原文版書名為:「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直譯為「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

典範在夙昔,電影《銀翼殺手》既然已經成了科幻教科書,即便在台灣也有廣大的粉絲,對比起來,電影的原著小說《銀翼殺手》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便處在一個尷尬的位置。你很難在台灣的書店架上找到這本小說,彷若沒人知道電影《銀翼殺手》是改編自持續被低估的科幻小說大師菲利普.狄克(PKD,Philip K. Dick,1928-1982)作品。而更尷尬的是,連小說《銀翼殺手》的書名都常常出現一種誤譯「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連繁體中文版維基百科上都是這個書名),如果你看過這本書,便會了解它更應該被譯為「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

事實上,從菲利普.狄克的創意所衍生出的這兩部作品,是徹頭徹尾不同的故事。不只是在角色個性與外貌上不同,連驚悚度與背後探討的意義都有點差距。因為電影《銀翼殺手》導演雷利.史考特壓根沒讀過PKD的小說版,他只是遵循「未來世界的賞金獵人,追殺脫逃的仿生人」這個故事大綱,去發展他感興趣的劇情血肉。菲利普.狄克原本對電影版不屑一顧,但他生命最後的幾個月,在一次探訪片場並與史考特深談之後,他對《銀翼殺手》電影版大加讚譽,並稱讚這部電影的特效「跟我想像的未來一模一樣」。

許多人對未來世界的幻想印象,就來自於電影《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經典重譯本‧吳明益專文導讀】

銀翼殺手【經典重譯本‧吳明益專文導讀】

儘管《銀翼殺手》是部刺激的電影,而PKD的原著卻是部乏人問津的小說,但除了《銀翼殺手》出色的電影特效之外,其實小說比電影更加驚悚、更加刺激、更加悲傷、更加超越人們的想像。這麼多年了,《銀翼殺手》的特效已不再讓人驚喜,但PKD的原著卻仍然能讓你緊張到最後一頁。

《銀翼殺手》最刺激之處,在於主角得處處留心身邊的路人,可能是體能與智商高於人類的仿生人逃犯。這種敵我難辨的緊張感,在PKD的原著小說裡更加刺激:從火星逃到地球的仿生人們,可不像電影裡淨像個逃犯,不是衣不蔽體就是一臉油彩;在小說裡,它們可能是社會賢達,甚至是政府高官,是你會賦予信任的高級人士,它們甚至也能體會藝術的美好與感動……它們比很多人類在智商、良心、體態、成就上更像個「人」。

狄克幾乎是以一種惡作劇的心態,模糊了仿生人與人類的界線,讓你在閱讀過程中疑神疑鬼,不但外表看不出來,連賴以辨別的生理試驗法也不堪用。分不清是敵是友,這讓主角的追捕故事更加凶險,卻也讓小說看來更加地悲涼與絕望。

電影《銀翼殺手》最後暗示,連主角都可能是仿生人,PKD的原著可沒把批判停留在「人機分不清」的層次。機器像人,代表機器也會踏上與人類相同的命運──仿生人終究也得在萬物消亡的未來,面對心中那股巨大的孤獨感、無力感與疏離感(PKD心中的未來總是灰暗)。

這本49年前寫就的小說,不只精準地預測了現在這個「手機世代」,它甚至預測了我們可見的未來。書中在已經人煙稀少的地球上,人人習慣每天握著「共感箱」去連結彼此的情感;21世紀的我們也有「共感箱」,只是我們稱呼它為手機。PKD在小說《銀翼殺手》當中毫不留情地嘲笑社群網站:這種連結的群體共感,也可能是一種虛無的彼此取暖。

這是一個預言式的、荒涼的、驚悚的追捕故事,它與菲利普.狄克其他的故事一般:總是從一團混亂中開始,當讀者抽絲剝繭深入故事核心,條理漸漸明晰,卻被迫了解殘酷的真相。《銀翼殺手》的原書名「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有個戲謔氣味的標題,就像顆包著糖衣的苦藥,只是當你咬碎,才知道自己病入膏肓,而未來從不存在解藥。


龍貓大王
我喜愛電影,以科技營生,鍾情一切神秘的、幽暗的、曖昧的、不為人知的萬物。
「龍貓大王通信」FB粉絲團
龍貓大王網誌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