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Strangers on a Train《火車怪客》(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Guy確實幫Bruno殺了他爸了。不過狀況弄得算蠻糟的,雖然他感覺自己已經去過Bruno家無數次,也執行了此殺人計劃無數次,然而現實是:Guy還是個普通男人,他有他深深的罪惡感和良知(可是卻奇怪地沒去報警),他有他的優柔寡斷,所以殺起人來畢竟不像Bruno那般俐落,不但搞得Bruno家裡的管家發現並追殺了出來,還差點逃不出案發現場,雖然Bruno給過他清楚的逃亡路線,但他還是迷路了,驚慌中他闖入Bruno家附近的樹林裡,不但讓荊棘樹枝勾破了衣物,也把自己的手臉劃花。還好,他總算還是逃脫了。

Strangers on a Train
Strangers on a Train
Guy預期自己從此再也不要和Bruno有任何瓜葛,因為他也已經還完他的「欠債」。或說,他預期這個還債「至少能有一段期間」讓他擺脫Bruno的糾纏。

Bruno的父親生前有個盡忠職守的好友兼顧員Gerard,他是個退休偵探,如果Bruno的交換雙殺計劃有任何讓他自己擔憂之處,那絕對會是Gerard。Gerard是那種就算花盡一生的耐心也會一直咬著任務不放的那種人,Bruno害怕Gerard會追查到Guy,確實在父親死後很久都沒再出現在Guy的生命裡。

直到Guy結婚那天。

說起來,Guy是一個人生相當嚴謹的人,雖然他有夢想、天份和事業成就,但在感情生活上,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他的經歷單純得無話可說──他沒有真正很要好的朋友,他的男女關係除了被殺的前妻之外,就是從女朋友做到未婚妻再成為妻子的Anne,在他倆結婚那一天,Bruno來參加婚禮了,並且此後又重新回到Guy的生命裡。

The Complete Ripley Novels: The Talented Mr. Ripley/ Ripley Under Ground/ Ripley’s Game/ The Boy Who
The Complete Ripley Novels
相較於Guy對自己生活的嚴謹,Bruno富裕一生也浪蕩一世,在我看來,他的人生真正認真過的只有兩件事,一是計劃殺了父親,二是糾纏Guy。雖然Bruno很貪杯,且已經到了酒精中毒的地步,但酒精並不是他真正在乎的事,只是他享樂人生的良伴兼配備罷了。Bruno從來沒試圖去想過自己為什麼會對Guy這麼在乎(和Guy經常思考且從事設計不一樣,Bruno連思考自己都不太曾,環境背景也讓他沒有那個需要),倒是Guy曾為自己和Bruno做出這樣的解釋:他們兩人完全就是對方人生中所欠缺的外另一半,既是互補也是敵對(對比),且是自己沒選擇去成為的人,但或許彼此還是有嚮往過像對方那種不同的存在。Bruno完全接受且同意Guy的解釋,儘管他自己從未去思考自己,但他對Guy的需求也遠比Guy需求他更直接直覺,更積極。

另一方面,未曾停止思考的Guy卻總是急於擺脫有Bruno的人生。自從Bruno回到他生命中之後,他總是疲於應付各種謊言的漏洞,雖然他自己一再認為妻子Anne是他快樂的源頭,也是撫平他人生崎嶇路的壓路機,可是,他人生最苦惱的問題卻無法和妻子坦白(還得不停說謊補洞),他最黑暗的秘密也只有能Bruno共擔共享。Bruno也喜歡Anne,他甚至希望Anne也喜歡他,可是他從來沒意識到,自己其實不斷地在用某種形式對Anne炫耀他和Guy之間的秘密連結(這也導致Guy要不停更新謊話版本),他甚至糊塗到以為自己是想搶走Guy的女人。連會思考的Guy也曾以為Bruno試圖要搶走Anne,Guy因此聯想起不安份的前妻,不過這個一時惡感和懷疑,很快地在Anne宣布她已經懷孕好幾週後,就此煙消雲散。

另一方面,偵探Gerard雖然對Bruno的個性沒輒,但他卻悄悄地查到Guy了,他知道自己可能永遠無法突破Bruno那種你奈我何的死皮遊魂,可是他卻知道他可以寄望Guy的良心。是的,Gerard走進許多不同的死胡同之後,確實終於猜出這是一個交換殺人的案子了,為了不打草驚蛇,他甚至宣布調查終止,且度假去了。

就在此時,長期酗酒玩樂的Bruno第一次酒精中毒發作了,他出現肌肉神經失控的狀況,不但手指不自主向內捲曲,連帶走路說話都一併失控,一向寵他的媽媽流著淚鼓勵他今後少喝點,但他早已經知道自己沒救了。在另一次他硬要跟的慶祝懷孕遊船行程中,他對Guy失望透了,人在船上的他突然只想獨自一個人出走去散步,遠離所有人,也遠離Guy。然後大家聽到噗通一聲,Bruno已經跳船了,雖然Guy在第一時間立刻跳下水去救他,可是Bruno就這樣淹死了,連屍體都沒被找到。

雖然Guy在Bruno生前都沒給過他好臉色,可是他一死,Guy更覺得那份罪惡感由他獨自承受是多麼不能背負的重!他想了很多,認為因前妻之死而受傷最深的人,是當時欲娶前妻的那位有婦之夫,他決定去向他坦白一切,並且由他來報警抓自己。該是他結束一切的時候了,雖然他也想和妻子Anne坦誠,可是他認為那位有婦之夫是自己得告白的第一人,這有權知道這一切的第一人。

出乎意外地,那位有婦之夫雖然後來也和原太太離婚了,他卻坦承從沒打算娶Guy的前妻,他更坦白地說他並不愛她,結婚都是她一廂情願的主意,她被謀殺對他而言,反而是個解脫……
Guy從憤怒生氣到逐漸自我解脫起來,我想他最後甚至開始對自己的人生再度燃起一絲希望──如果沒有人因為前妻之死而感到痛苦悲傷,如果Bruno的父親沒人愛,他兒子恨他、太太怕他,如果這兩名死者的死在這世間都沒造成其他人的傷痛和損失,那他又何必讓那罪惡感不停地折磨自己?正當他想通這一切,準備立刻打電話訂機票,回家好好過日子時,卻發現電話被人偷偷藏在床下,而且聽筒沒掛上──是的,前妻的情人雖然不在意,但偵探Gerard如他自己曾說的,終究是抓到Guy的罪惡感了。

其實,Gerard在本書中是個蠻讓人討厭的偵探的,我想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讀者會站在罪惡的那一方,因為這本書的主角是Bruno和Guy,不是偵探Gerard,儘管作者派翠西亞‧海史密斯並沒有美化Bruno和Guy,也未曾在他兩之間的情感做誘導式的描述(完全是讓讀者自己解讀),可是故事畢竟是從主角出發,自然近水樓台先得月,這應該是不難理解的邏輯,無關一個人的是非觀。書的上半本我很同情Guy,他明明不是壞人也不打算做壞事,卻被火車上偶然相遇的Bruno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團亂!下半本,Bruno死的時候則讓我很是揪了一下,現實生活中我大概很難同情這種人(遊手好閒、不知足、不感恩),可是綜觀他的人生,我還蠻遺憾的,遺憾他到死都沒能了解自己的情感,沒能得到Guy的一點真情相待……

(圖/張妙如)

Bruno was disappointed. Guy didn't seem to like them. "Too loud? They're summer ties."
Bruno失望了。Guy看起來並不喜歡它們。「太花了嗎?它們是夏季的領帶。」
其實很多我們早已學過的單字都是很好用的多功能形容詞,比如loud是「吵」的意思,busy是「忙」的意思,但這兩個單字都還能用來形容衣物的花色太花太雜。另外像疲累「tired」,也可用來形容物品之老舊顯疲態

這本書我有把整個劇情都介紹出來了,因為我想年代這麼久遠的書,再出中文版的機會似乎比較渺小。我自己不太把這本書定位成謀殺,我覺得自己把它定位成文藝小說,在說一個不成熟的年輕富家子Bruno,幼稚又直覺任性的情感,在完全沒有規範限制和榜樣學習的自由存在中,他那唯一真誠熱血卻令人遺憾的無技術感情……

直到現在,我想多數人都還是厭惡計算後的感情手段,多數人都還是讚美著人類最直接原始的真情,可是看完Bruno的例子後,我深深反思,沒技術的感情能有多好?純天然的,能有多好?也許我整個誤劃了派翠西亞‧海史密斯的重點,這本書還是該當成謀殺主題來看,可是,誰又能說這本書沒隱藏著未磨過的真鑽……

延伸閱讀|Strangers on a Train《火車怪客》(上)

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87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