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寒蟬效應》導演王維明:面對困境時,有些人更有勇氣了,有些人更扭曲了

  • 字級


appeal_1
(攝影/ 汪正翔)

寒蟬效應 DVD(Sex Appeal)

寒蟬效應 DVD(Sex Appeal)

入圍 2014 釜山影展「新浪潮競賽」單元、以及本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最佳攝影、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寒蟬效應》,為王維明的電影處女作。作為一位新導演,觀眾難免對他感到陌生,實際上,王維明入行得早,他曾參與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飾演「卡五」一角,其後更擔綱《獨立時代》的男主角「小明」。

王維明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2003 年起在台灣、香港與中國開啟廣告導演生涯,曾於多項國際廣告大獎大放異彩。《寒蟬效應》改編自真實社會事件,王維明說,當他決定開拍這部電影時,他的摯友、長年獻身防治家庭暴力與性侵害等案件的公益律師賴芳玉,從未質疑過他,且非常企盼,「因為她認為,這樣的故事所產生的多面性、法律所無法釐清的人性和困境,可以透過電影這種的藝術形式,促使大家面對並進而探討。

2010 年,王維明初次聽聞一位律師朋友講述此案件,彼時深陷其中的他非常糾結,乍聽,王維明便有意改編這個故事。對方很訝異,因對他來說,這不過是一起法律事件,但王維明看到的卻是在法律事件的當下,許多人與這個事件的相互撞擊,「為什麼人會變得那麼自私?那麼扭曲?或說,人碰到困難時,為何都會往後退,選擇不看、不談、不說,但並不自知。

提及拍攝本片的動機與動力,王維明說,「人生都會碰到困境,你會渴望尋求答案,生命在往前走,你會不斷碰到新的事物,藉此看到自己,那像是去尋找一些鏡子。」他認為,一旦對社會或人生的很多問題開始產生問號時,一個很好的方式是,跳開來,審視你所處的周遭環境是何等樣貌,因為彼時你對社會上的很多事情更為敏感,更能清楚感受它的脈動。

電影中有一句話,決絕地刺進許多人心坎裡:「每個人都在逃,差別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有些人看似在逃,卻反而被逼迫著去面對自我,甚至尋求新的自我,一如郭采潔在本片中所飾的「白白」一角。「困境發生時,其實比較容易選擇退卻,不看、不說,慢慢就變『寒蟬』了,永遠藏諸心中,事實上並沒有解決。但我認為沒有什麼好逃的,你就去探索它吧!

《寒蟬效應》故事背景設定於台東,遠離城市的嘈雜與喧囂,不受社會波動干擾,反能看得更清晰。「反美麗灣」是本片置入的社會抗爭背景之一,恰與戴立忍所飾的音樂系教授過往活躍於學運場上相呼應,「美麗灣這個議題,對我來說,非常需要讓社會有空間去討論,因它代表的是一個很強勢的金錢和權力,決定了一般老百姓怎麼面對它。當我們去衝撞它的時候,卻又發現始終用最簡單的二分法──對或錯,可是在這兩者之間,其實有很多問題需要討論,希望真正創造一個對話的空間,讓大家對此議題有更深的思考,才有可能因此扭轉下一次的錯誤。」

對王維明而言,這起事件雖為故事核心,但他真正想談的是,圍繞在這個核心的這些人的故事,「他們面對生命的困境,如同我們面對自身生命的困境。生命的本身不應該是形而上的,而是非常有現實感的。」一如白白,她跟教授之間當然有愛,可是這個「錯愛」的產生是為什麼?其中自有上對下的操控和支配,這跟我們生活當中會碰到的權力結構又有什麼關係?「根本的問題在於,我們每個人其實都很可能因為過去的選擇,導致當前的狀況。」王維明進一步闡釋,當教授離開了學運時代的自我追求,為了家庭離開台北,來到台東,在此建立自己的城堡,卻無法如同過往那般真誠地、有理想性地去追求他想要的,轉而變成一名巨大的、受愛戴的人物,但卻利用其權勢的絕對性,開始習慣支配別人,而「性」不過是支配的其中一部分而已。

藉由這些角色探索人性,回望他們的過去,了解何以他們現在面對困境時,會做出這般選擇。有一些人更有勇氣了,有一些人更扭曲了,但到最後每一個人都要面對你選擇之後的結局。」曾經執著的失落了,在這個故事裡,試圖藉年輕純真的靈魂去喚醒、去撞擊那些遲遲無法面對初衷的大人。

我們都急於需要得到答案,因為答案會讓我們有安全感;我們也都極需要找到一個方式,讓自己感覺安全。但問題的本身就在那兒,你要經過它,你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否則恐將持續迴盪於漩渦之中,似好又壞,如此反覆,永無安寧。儘管本片看似殘酷而悲傷,最終仍蘊藏一絲希望,王維明直言,「現實是這麼殘酷的,去理解殘酷的現實,並不是要讓我們的心變得更脆弱,反而是要更勇敢、更樂觀、更向上一點,再往前走。

appeal_2
(攝影/ 汪正翔)

王維明可算是名導楊德昌嫡傳弟子,長年追隨他創作,並肩負《獨立時代》《麻將》表演指導一職。這回,他親自向每一個演員講述角色,讓他們揪心也感動,所以他相信他們在表演時,也有各自的思考與詮釋,「譬如采潔,她對『白白』這個角色有一種責任感與認同,盼能把這個故事說出來。像 Vivian (徐若瑄),她本質上是一個非常堅強的人,我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促使她的表演更上一個層級,她自己也有很大的企圖心。至於靖雯,她願意將自己生命中的歷程轉化成對『林律師』一角的詮釋。」本片卡司堅強,眾演員表現皆在一定水準之上,自是希望藉此號召更多觀眾走入戲院。

《寒蟬效應》監製為徐小明,身兼導演與監製雙重身分,並曾監製《愛你愛我》《藍色大門》《日照重慶》等片,當初王維明初次向他提及有意拍攝此一故事時,徐小明非但不鼓勵,反而勸退,認為他生活本已過得很好,也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應當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探尋人生的答案,犯不著花這麼大的氣力去拍一部片子。

然而,離開電影圈十多年的王維明不斷思索:「拍電影的意義是什麼?如果還要再拍,要拍什麼電影?或者這個電影能夠帶給觀眾什麼?」因此儘管徐小明如此奉勸,他仍是找了編劇,發展腳本,一年多後,當他將劇本拿給徐小明看時,徐小明見他一直未放棄,確實地展現了做電影的決心,亦頗為動容,遂決意擔任本片監製,提示並挑戰他一些理應更深刻思考的事情。譬如,講述一個複雜的故事時,觀眾如何去追索這些角色?想藉此談哪些議題,先後次序為何?「他像鏡子一樣,會反射好與不好之處。」

長年拍攝廣告的王維明,早已在業界建立一定名聲,何以這麼多年過去,仍無法忘情於電影?「『忘情』一詞充滿著許多熱情,熱情的培養都是在很年輕的時候,所以還是回到楊導,他注入我們的熱情一直是存在的,也許沒有持續燃燒,可是火種一直在那裡,能否點燃,其實是你的才華跟對電影真正的執著。」於他而言,熱情早在年輕歲月便牢牢扎下,走到目前這個人生階段,他終於知曉如何將那份執著轉換成一種方法去具體實踐。

《寒蟬效應》作為王維明的第一部電影作品,他認為探索應當先於市場,「我們相信主流市場依舊能夠容許這類主題性的電影進來,一如《白日焰火》,這麼一來,主流市場會有更多的內省與撞擊。透過一個探索的創作過程中,仍然可以有主流的條件,讓主流的觀眾願意去接近它,對我們來說,創作的任務和決心就完成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性侵潛在的本質是一場人格的殺戮,我們該如何面對?

我們該如何理解遭受性侵害者在身體與心靈上的傷痛?我們該如何談論性侵事件與相關議題?我們該如何避免憾事發生?

14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