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Chasing the Dime(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比起被黑道打到住院,亨利更慘的是被警方視為殺人嫌犯。因為亨利的公司正在找金主,在他們開發分子記憶體的過程裡,他們無心插柳地發明了一種仿真繼電方程式,這種方程式將不只能運用在電腦科技上,甚至能廣泛運用在醫學醫藥上,這個劃時代的發明使得他和他的工作團隊都非常振奮,只要能找到金主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地繼續研發,將來這個公司變得全球知名、團隊的大家成為有股份的億萬富翁,都是指日可待,亨利的拍檔查理甚至認為,他們的發明足以得諾貝爾獎。正是因為這樣,查理完全不希望亨利捲入任何醜聞,而嚇跑投資人,更別說是成為殺人嫌疑犯了!

所幸警方這邊雖有懷疑,但消息至少都還沒走漏到媒體那裡,莉莉看來是凶多吉少,不過屍體也還沒被人發現。亨利沒有讓多少人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不論是公司的同事或合夥人,甚至是在他住院時來照顧他的前女友,都沒人清楚他為什麼會變成如今這副科學怪人的模樣(他的頭臉破碎得彷彿是拼裝出來的),也許並不是他不願和身邊的親朋好友解釋,只是,為了追查一個風塵女子的下落而搞成這樣,實在是件很難啟齒的事吧?

Chasing the Dime
Chasing the Dime
直到他發現警方真的認真把他當殺人嫌犯時,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立刻透過公司專利律師的推薦,找了個犯罪辯護律師,因為警方從亨利的答話中硬要去扭曲他的言辭和動機,而且警方問話過程中也偷偷錄了音,讓亨利有種掉入陷阱且無法自拔之感,他知道他得開始保護自己了。

黑白兩道的糾纏讓他停止親自追查莉莉,可是上回我有提起,亨利年輕時也幹過駭客,當年一起當駭客的一個好友如今也依然是他的死黨,這人雖然沒在亨利的公司上班,不過他外包了許多亨利公司的案子,其實亨利早就請這個駭客好友追查黑道的那家創業概念公司,不過除了查出這黑道的幾個頭頭的詳細資料外,也並沒多少驚人的線索……

這段期間,除了查理已經找到一個大金主,希望亨利準時出席解說公司的研發品之外,律師也向他透露,警方這邊已認真到要申請搜索票去搜亨利的住處、房車,甚至可能還加上公司!──公司的研發物是個超級重大機密,研究室甚至只有少數機要員工才允許出入的,怎能被警方公然搜索呢!而且一旦搜索了,亨利的醜聞勢必也蠻不住了,公司機密也不保了,原本前程似錦的一切都將毀於一旦,而這一切,只因為他追查了一個名叫莉莉的女子……?

雖然知道自己不該再有任何愚蠢大意的動作,但亨利怎麼想就是覺得怪怪的!一個偶發的小事件怎麼會變成一個讓他差點失去生命、甚至可能讓他失去一切的巨大威脅?!他開始懷疑這一切都不是偶然,分明是有誰設了個精細的陷阱讓他跳!而且這個人知道他亨利的過去歷史,是他身邊的人。動機?當然是為了他那即將偉大且會帶來巨富的研發物!亨利赫然發現,他誰都不能相信了……

在發現莉莉的血床墊的那一天,他早就被警方用警車請去警局問話,拖到半夜才得以回到現場去開回他的車,當他回到車上時,就發現他的車有人進來動過,只是當時不以為意,以為是警方進他的車找他曾提及的物證,如今想來此事顯然有鬼,他立刻跑去車庫檢查自己的車,果然發現了一張不屬於他的卡,那是一家出租倉庫的公司,他追蹤去了那個倉庫,果然發現一個大型冰箱,而裡面冰的正是莉莉的屍體!更駭人的是,該家倉庫出租公司告訴他,那個單位的租用者不是別人,正是Henry Pierce(亨利),而且是在兩個月以前就租用到現在了!想到警方正準備搜索自己的房子車子等,亨利驚嚇之餘也算慶幸自己先警方一步找到莉莉的屍體,為了不讓警方來個人贓俱獲,他得把莉莉移屍它處……

唉!這個故事線真是簡單,可是實在是好刺激!太好看了!我已經好久沒超過12點還不睡覺了,但這本書到後面我整個無法放手,居然一口氣熬夜看到快天亮,直到終於知道兇手是誰,我的心才肯罷休!這是自從金庸以來很少發生在我身上的,這個作者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實在是很厲害啊!



He didn't know exactly what he thought or how to put it into words.

他不清楚自己確切的想法或不知如何表達(無法言喻)

Without a body, this case is probably not a priority to anyone other than Renner. I heard his own partner is working on other things, that they aren't seeing eye to eye on this and Renner's going it alone.
沒有屍體,這個案子大概除了Renner之外沒人會視為優先要務。我聽說他的搭擋正在辦別的案子,他們對此案並沒有看法一致,只有Renner獨自在進行。

She either wasn't really trying or she just didn't have the juice.

她要不就是沒有真的在反抗,要不就是沒有力氣

He knew his partner's words were cutting but true.
他知道他的搭檔的話很尖銳卻是事實
妙95
(圖/張妙如)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82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