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Withnail and I《威斯努爾和我》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已經好幾個星期了,大王每周都一定要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終於這種鬼打牆的行徑讓我起了疑心,然後我有一天居然意外在星座命理上看到了解答──據說,現在水星正在逆行,水星逆行對人類有多種影響手法,其中一種就是,會莫名其妙一直去同一家餐廳吃飯,甚至點同一道菜──這可真是全中!雖然一直去那家餐廳不是我所願,可是神奇地,我和大王每次都點同一道菜(雖然我們倆的選擇不一樣),天理的運行和影響簡直是奧妙不可言啊!

Withnail & I
Withnail & I
不知道為什麼,這使我想起一部英國電影《Withnail and I》。由於我對英國口音的辨聽有些障礙,所以後來也買了《Withnail and I》的劇本書來看。

《威斯努爾和我》顧名思義是兩個人,一位叫做威斯努爾(英文發音為Withnull),另一位(也就是那個「我」)叫馬伍德(Marwood),這兩個人都是沒工可上的小演員,同居在一間髒亂不堪的小公寓裡,兩個人都很醉生夢死欲振乏力,但幸好,他們還年輕,個性也算開朗,所以整部戲的呈現是「年輕人耍痞耍白癡」的幽默喜劇風格,除了,結局前。

威斯努爾和馬伍德住的地方龍蛇混雜,加上他們自己也不太求長進,所以酗酒抽大麻也是常有的事。威斯努爾酒精中毒的程度,甚至還讓他飢不擇食地喝下打火機燃料,而馬伍德也會認真勸他「你這笨蛋你不該混酒喝!」(You bloody fool you should never mix your drinks!),他們就是這樣一對不可救藥的酒肉好友。

嚴格說起來,馬伍德是兩人中還有一絲神智尚存的人,威斯努爾則比較像是鬼打牆地沉淪在同一種模式中。倆人為了脫離這種不健康的都會生活形態,決定前往威斯努爾的叔叔蒙堤的鄉村小屋度假。可是啊可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威斯努爾到頭來也只是換了個地方繼續墮落,更過分地,他為了讓他那有錢的同性戀叔叔出借鄉村小屋,他告訴叔叔說,馬伍德也是個喜愛藝術文學有品味的同性戀,所以當晚,當威斯努爾和馬伍德因為不知道如何在鄉村求生而搞得飢渴受凍之時,蒙堤叔叔帶著食物和美酒出現了。

威斯努爾為了酒肉毫不猶豫地出賣了朋友的年輕肉體,當夜蒙堤叔叔自然跑去馬伍德的房間求愛,可憐又受驚的馬伍德,混亂中編出自己一直暗戀著威斯努爾,所以要為真愛威斯努爾守貞的動人故事來,蒙堤深受感動,含淚不再強求,當晚就又駕著車獨自離去了……

次日,馬伍德發現蒙堤叔叔的留書,誠摯地為自己冒然介入威斯努爾與他之間的真愛道歉,馬伍德突然有點良心大發,這時候倫敦也傳來有工可上的消息,他堅持立刻打道回府。

然而在雨中,他的舊捷豹馬克二號的雨刷只有乘客方那支還碩果僅存,威斯努爾不但沒駕照還邊喝酒邊開車,還騰出時間來做蛇行,馬伍德睡到一半被威斯努爾的行徑嚇醒,只是他又哪知道,威斯努爾其實並不想這麼快就結束他們這種醉生夢死的時光……

好不容易回到了他們倫敦的公寓,倆人卻發現他們的浴缸裡有個陌生男子在泡澡,客廳中還坐著另一個怪人朋友,此人聲稱現在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十年,而且隨後即將有難民潮,四個人做了一根胡蘿蔔那麼大的大麻菸輪著抽了起來,並談著這些荒蕪虛渺的世事。

Withnail: [Withnail sees Marwood eating some brownish fluid out of a bowl with a spoon] You've got soup. Why didn't I get any soup?
Marwood: Coffee.
Withnail: Why don't you use a cup like any other human being?
Marwood: Why don't you wash up occasionally like any other human being?
Withnail: How dare you. How dare you! How dare you call me inhumane!

威斯努爾:(看到馬伍德用碗和湯匙在喝某種咖啡色的液體)你有湯喝,為什麼我沒有?
馬伍德:這是咖啡。
威斯努爾:你怎麼不像正常人一樣用個咖啡杯?
馬伍德:你怎麼不像正常人一樣偶爾洗一下杯盤?
威斯努爾:你可真大膽,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說我不是人嗎!

Danny: I don't advise a haircut, man. All hairdressers are in the employment of the government. Hairs are your aerials. They pick up signals from the cosmos, and transmit them directly into the brain. This is the reason bald-headed men are uptight.
Withnail: What absolute twaddle.

丹尼:我不建議剪頭髮,老兄。所有的美髮師都是幫政府工作的。而頭髮是一個人的天線,它們接收來自宇宙的訊息,並且把它們傳輸到我們的腦中。這就是為什麼禿頭的人總那麼不安。
威斯努爾:喔多麼純然的廢話

Uncle Monty: I adore you. Tell him if you must, I no longer care. I mean to have you even if it must be burglary.
蒙堤叔叔:我愛慕你。你若要跟他說也沒關係,我不在乎了。我要擁有你,就算得用盜的。

Withnail: We don't want a rabbit, we want a pheasant.
Jake: Listen, you young prat. I ain't got no pheasants, ain't got no birds. No more than you have.
Withnail: Course you have, you're the poacher.
Jake: [pointing an eel at him] If I hear more words out of you, I'll put one of these here black pods on you.
Withnail:
Don't threaten me with a dead fish!
威斯努爾:我們不要兔子,我們要野雞。
傑克:聽著,你這年輕白癡,我沒有野雞,和你們一樣完全沒有任何雞。
威斯努爾:你當然有,你是個盜獵者。
傑克:(對他指著一條鰻魚)如果我再聽到你胡言亂語的話,我會把鰻魚丟向你。
威斯努爾:別用一條死魚來威脅我!

Withnail: What are we supposed to do with that?
Marwood: Eat it.
Withnail: Eat it? Fucker's alive.
Marwood: Yeah, I know that, you've got to kill it.
Withnail: Me? I'm the firelighter and fuel collector.
Marwood: Yeah, I know, but I got the logs in.
[they get up and approach it]
Marwood: It takes away your appetite just looking at it.
Withnail: No it doesn't. I'm starving. How can we make it die?
Marwood: You got to throttle him. Listen, I think you should strangle it instantly in case it starts trying to make friends with us.

威斯努爾:我們該拿牠怎麼辦?
馬伍德:把牠吃了。
威斯努爾:吃?這混蛋還活著。
馬伍德:我知道,所以你得殺了牠。
威斯努爾:我?我是管柴火的耶。
馬伍德:對,但是我木柴是我搬進屋的。
(他們起身靠進牠)
馬伍德:光是看著牠就使人失去食慾。
威斯努爾:才不。我餓死了,我們怎樣讓牠死?
馬伍德:你得掐死牠。聽著,我覺得你應該立即動手免得牠開始試圖和我們搏感情。
妙54
(圖/張妙如)

〔以下有雷〕

馬伍德從經紀公司那裡得知自己將有要角可演,他剪了短髮、收拾行囊,決定告別這段荒唐歲月。威斯努爾酗酒中依然堅持送好友一段路(帶著酒瓶邊走邊灌),這時天空又下起雨,走到了一處公園,是兩個人告別的時候了,威斯努爾生平第一次認真地對朋友朗誦了哈姆雷特第二幕中的一段,做為告別辭:

最近,我也不知是為何,我失去了歡欣,對一切事物也毫無興致。說真的,我的心靈沉重得使我覺得這整個世界僅不過是塊枯燥的頑石。這個美好的天空,看,好一個懸於頭頂之壯麗穹蒼,好一個有金色火焰點綴之華麗屋宇,但是,現在它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團烏煙瘴氣而已。人類是個多麼美好的傑作,他擁有著崇高的理智,也有無限的能力與優美可欽的儀表。其舉止就如天使,靈性可媲神仙。他是天之驕子,也是萬物之靈。但是,對我來說,他豈不是朽如糞土?人們已無法令我歡欣,就連女人。

威斯努爾就這樣一邊豪氣地朗誦著哈姆雷特,一邊還繼續灌著酒,在公園和馬伍德告別後,轉身瀟灑落寞地去向來時路……

遠離賭城 (藍光 BD)
遠離賭城 (藍光 BD)
類似這樣的「不可自拔無力回天」的情境,還有一部叫做《遠離賭城》,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對《威斯努爾和我》(註:這部片另有一中文譯名叫《我與長指甲》)有更大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威斯努爾和我》的悲喜更加對比,可能是友情比愛情更迷人,可能是面對離別的態度,更有可能是,它觸動了我們年少輕狂的一抹過去。

水星逆行聽說還有一個面貌就是要人回顧過去(提醒,這可不是星相專欄喔),實話說,我今年已經和自己的過去戰得不可開交,驀然回頭,還有另一個身邊人也在和他的過去苦苦掙扎:大王。而且這個人更過分,他還強迫我和他一起回憶他那沒有我的過去!我幾乎每周末(除了酗同一道墨西哥菜)都要聽他提起他的挪威舊愛(一生摯愛),看他,像威斯努爾一樣看似瀟灑告別了,實質卻認為自己被遺棄,被留在原地……

威斯努爾後來到底怎麼了呢?我總以為他可能的結果就是現在的大王。我呢,我就是那個肯陪公子胡鬧人生但還有一絲理性尚存的馬伍德。又或是,有時相反。

不要以為我自戀硬要對號入座,一部好的作品總是有這種能力讓你自己入魂於劇中人物,自己對號入座,還非常自願!《威斯努爾和我》無疑是這樣的一部。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35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