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作家的小說強迫症】阿盛:再改,可能得送去強迫治療了

  • 字級



大師的小說強迫症:瑞蒙‧卡佛啟蒙導師的寫作課

大師的小說強迫症:瑞蒙‧卡佛啟蒙導師的寫作課


小說家會一輩子折磨自己,只為寫出一個好故事;如果你沒有強迫症,最好別想寫小說。

寫作之路聽來是困難重重,這本《大師的小說強迫症》以各種例證告訴你:在通往大師的小說之路上,你該放手哪些事?又該善用你的「強迫症」琢磨哪些課題?

這次我們邀請三位作家,與讀者分享他們的小說強迫症。只要你對寫作報以熱烈信念,對小說持續深度拆解,終有一天,屬於你的好小說一定會成真。


〔作家|02〕阿盛

本名楊敏盛,台灣台南新營人,1950年生。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職中時報系17年,1994年創立「寫作私淑班」迄今。著作:散文集《行過急水溪》《十殿閻君》《夜燕相思燈》《萍聚瓦窯溝》《三都追夢酒》等二十二冊、長篇小說《秀才樓五更鼓》等二冊、歌詩一冊。並主編散文選集二十二冊。作品多篇選入多版大學高中國中國文科課本。得獎:南瀛文學傑出獎、五四文藝獎、吳魯芹散文獎、吳三連獎文學獎、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中山文藝獎。



【症頭1】小說強迫症──小說家對世界永遠不滿意,持續挑剔作品、修整所有用字和標點、考究背景所有物事,直至一切細節立體而鮮活。
Q:請問你的小說強迫症又是什麼呢?

A:短篇,如果沒有一口氣完成,吃肉也會覺得像吃菜,吃菜則老是覺得會卡在喉嚨裡,嘴中咀嚼的往往是字句,一頓飯要嘛吃一小時,要嘛十分鐘草草吞掉。

長篇,差不多就像思念情人,醒著的時候就想起,叫自己努力忘記,自己偏不聽話。以前寫長篇小說《秀才樓五更鼓》,連載兩年,上班只如副業,主業是想小說情節。資料不停收集,總嫌不夠。常常,停下筆來抬頭一看,咦,怎麼天亮了?有時,已躺上床想到快睡著了,忽然得了佳句佳段佳情節,開燈記在隨便什麼紙上,關燈後就又爬起來,改修,寒冬酷暑不計。懷疑自己是不是發神經,卻又肯定沒那麼耗弱,因為精神狀況明明很好。朋友說,那叫固執,附加解釋,說是固執近乎自我強迫,無藥可治。該書完成後,躺平三天。清醒後還想改一些,編輯說,夠了,再改可能得送去強迫治療了。

【症頭2】小說附身力──小說家要了解人的「內在感覺」,而不是「外在事實」。他該附身於不同角色,以角色的眼睛看世界,也以角色的言行傳達出他們的情感。
Q:在寫作路上是否曾有位恩師或編輯啓迪你,強化了你的小說附身力呢?

A:廣義的恩師當然很多,例子舉不完。我總覺得杜思妥也夫斯基稱得上「被附身大王」,他描寫的角色,簡直無法詳盡歸類。雨果馬奎斯等等也很厲害。我盡量接觸各行各業,小販、工人、農夫、漁民、企業家、教師、官員、學者……跟他們談話,閒聊也行。觀察他們並了解他們對各種事情的各種想法,但不隨意爭辯,保持相當程度的客觀心態,讓他們無顧忌的說話。他們實際上即是我的恩師,多少都能啟發我的思考見解。然後,我作品中若需要描寫這些角色,不用臨時抱佛腳找模特兒,就可以借用他們的眼睛腦袋,順手地刻畫,寫出來亦較接近角色原型。

【症頭3】小說故事癮──小說家必須對說一個好故事成癮,他渴望在小說的幾種慣見模式中,循著人物內在動力,織入個人觀點,寫出富含常識、人情與藝術趣味的傑作。
Q:請分享你的故事癮,並建議讀者一起上癮吧!

A:歡說故事,應是作家共同的本色。如果也喜歡聽故事,那更好。我是在老人堆裡長大的,成長期間聽了數不清的老故事,長大後幾乎聽故事成癮,那使我愉快。

七情林鳳營

七情林鳳營

我的長篇小說《七情林鳳營》,題材部分是自身經驗,部分則是聽來的故事,當然也有部分是個人編織想像,將虛構化成小說中的真實,寫著寫著,愈覺講故事給人聽像是冬天曬太陽,不曬太可惜,曬了渾身舒服。不論是自己說故事或閱讀古今國內外的文學作品,都真是人生一大享受,這享受就算一輩子戒不掉癮頭,也不會有什麼壞處吧。往好的方面想,那麼多關乎人生人情人性的智慧結晶,花少少的錢就買得到,既填實了耳朵,也充實了頭腦,既獲得藝術趣味,也獲得許多常識,很合算的。而自己說給別人聽,說個過癮,說到上癮,多少也有一點成就感,就算小小虛榮一下,何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