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賽德克.巴萊】電影工作人員踹共.上集:我終於也有個能講一輩子的故事了

  • 字級


拍攝現場

如果這是台灣電影裡史無前例的製作,那麼他們參與了這場辛苦的戰役,是這歷史的一部分。如果我們說:就只是回過頭看一部電影就好,那麼他們也該是最能有獨家觀影角度的觀眾。
他們不只是電影片尾字幕裡的一個名字而已,聽聽這些工作人員說自己的故事、說這部電影背後的故事、也推薦一段電影裡的故事。


【服裝組助理,小子說】

小子
名字:小子
年齡:25
職務名稱:服裝組
自由發揮的一句話:我終於也有跟「當兵」一樣,可以講一輩子的故事了,抓住青春的尾巴,成為一個真正的賽德克.巴萊




1. 你參與了這電影的哪個部份?會怎麼跟一般觀眾解釋你每天在片場做的事呢?

電影中參與服裝組,服裝組工作是電影裡的螺絲釘。在拍攝的前一天我們服裝會提早做準備,跟演員組配合時間,並發放拍攝所需要的服裝,衣服發放完畢之後,會提前準備接下來這部分場景的拍攝所需服裝,當整理到沒問題後,就是等待明天的戰鬥。拍攝當天凌晨(最早有三點多)的梳化時間,我們會在現場幫忙整理演員身上的衣服,並發放基本的配件(煙袋、耳環、飾品……之類的)。正式拍攝時,就跟著演員到現場整裝,並注意鏡頭特寫或任何拍攝範圍內的演員身上的衣服作調整,比如不要讓他們服裝不整露肩、衣服很皺或是內褲不小心跑出來、飾品配件是否有完整、衣服狀態的微調等等。

拍攝期間,還會遇到需要洗衣服的狀況。為了不讓衣服變形,我們都是徒手洗衣服,雖然用文字可能無法一一敘述我們的所有工作內容與工作量,但希望觀眾可以在電影裡感受我們小螺絲釘的熱血跟驕傲。

2. 你參與電影工作前,本來的工作是什麼?還記得是開始參與電影工作的起點或者因緣嗎?
《賽德克.巴萊》是我第一部參與的電影。進入這個行業前對於電影一直有憧憬,在結束一個偶像劇拍攝工作後,原本想要好好休息並重新思考這是否為自己想要的工作,恰好同事詢問我:既然是最後一支片,要不要來挑戰一部電影?

當時我就決定最後一搏試試看。雖然這段日子的工作辛苦,難以用文字完全表達出來,但最後的成果,我想是大家都見證了。很開心我和伙伴堅持到最後,一起享受努力下的果實,這真的很甜美。在看到預告片後,就很感動。很謝謝當初同事讓我參與了個令人感動和驕傲的史詩大片,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去電影院觀看我們所有工作人員在深山裡努力下的成果。

3. 能不能和大家分享,在這過程裡,最辛苦或最有趣或最難忘的一則故事
最難忘和辛苦的事情多到數不清,但最想分享的故事,發生在冬天的福壽山清晨,我們拍青年莫那歸順日本的草原上。由於天氣寒冷,演員們只有穿戲裡族服,很單薄,只有在喊卡之後,我們工作人員才能飛快的把被單披上他們身上。其他工作人員也都很幫忙的煮熱茶和拿暖暖包。當天拍攝到了中午,為了幫日警臨演全部換成日軍砲兵,為了收發衣服、綁腿和發放日軍配備,我們組員完全沒有時間用午餐,然後又持續戰鬥到整場戲結束。雖然看了電影,只是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卻是我們盡了最大努力一起去完成的,就像是成為了「賽德克.巴萊」一樣驕傲。

零度換裝
早上是賽德克族,下午是日軍(照片提供/小子)
零度以下的福壽山拍攝現場
零度以下的福壽山拍攝現場(照片提供/simmi)

4. 有沒有特別哪幾場戲哪些部份,是你推薦觀眾在重看這部電影時,該特別注意的?為什麼?
在下集《彩虹橋》裡,拍攝當時是寒冷的冬天,為了這場戲淋雨的婦女和小孩們,她們英勇的程度不比男人們差,演技裡離別的情緒更是令人起雞皮疙瘩,尤其是巴萬等一群小孩子跟媽媽、祖母們告別的場面,導演利用了雨勢,來加強表現出離別的哀傷感。在戲裡,為了成就族裡男人的驕傲,女族人們也不想成為他們的絆腳石,只好以另一種方式,在彩虹橋的另一端等待親人的到來。看到露比離開前,請巴萬轉交一段話給她的丈夫瓦旦:她會在彼岸釀好酒等他團圓那段,又想到拍攝過程中的種種。這段戲真的令我鼻酸很多次,希望大家也都可以在電影院感受到她們戲裡戲外的決心。


【安全維護組,護理人員,陳巧玲說】
巧玲

我的名字是陳巧玲,在片場大家都叫我「小護士」,本業是精神科及加護病房護理人員。因緣際會下,參與了電影《賽德克巴萊》、《少年Pi的奇幻漂流》、紀錄片《餘生》等三部影片,在拍攝期擔任隨隊護士的角色。覺得隨隊護士是件很富挑戰性且有趣的工作,我很樂在其中。





1.你參與了這電影的哪個部份?會怎麼跟一般觀眾解釋你每天在片場做的事呢?
因《賽德克.巴萊》開拍期間多在偏遠的山區與溪流,加上有大量的動作戲及爆破場面,故危險度相對提高,於開拍期間,擔任工作團隊之安全維護組隨行護理人員,處理受傷患者第一時間急救以及醫護相關諮詢。

每天在現場就是盯場,隨時準備好,有人員受傷時,要在第一時間做緊急處理(止血、消毒、包紮、冰敷、檢傷分類)。

(編注:《賽德克.巴萊》是台灣影史第一部常設「隨隊護士」工作職務的電影。)

2.你參與電影工作前,本來的工作是什麼?還記得是開始參與電影工作的起點或者因緣嗎?
我本來就是一位愛爬山的護理人員,於成大醫院工作滿兩年之際,因為工作的沉重與繁忙,漸漸地覺得迷失,心裡非常懷念大自然、山野的聲音,也想在忙碌的生活中放慢腳步、思索一下自己未來想要的生活,於是2009年9月離職,10月我與友人參與了雪山山脈大縱走二十天的挑戰,盡情地沉溺於我最熱愛的山林。在山上的二十天裡,我們縱走隊在山下的留守人員,有次在台大PPT的HIKING版注意到了《賽德克.巴萊》劇組徵求護理人員的訊息,於是他趁著上山幫我們補給食物,把這份訊息帶給了我。我當時在山上,用簡單的紙筆寫好了履歷,再請他幫忙打字、送履歷。至今,我還留著他幫我寄給劇組的應徵信件:

陳巧玲 應徵 賽德克巴萊《隨隊救護員》
聽說貴公司拍攝電影《賽德克.巴萊》,需要具備登山與救護專長的人才。
我有個朋友 陳巧玲 非常適合這個職位也具有相當的熱忱與興趣,且正好有半年的空檔。不過因為她人現在正在山上,要到10/31才會下山。因此託我先寄出這份履歷給你。希望能獲得你的青睞。如有疑問,歡迎與我聯絡,我可代為轉達,或待她下山後再與您聯繫。謝謝。


於是,我下山的隔一天,就進了劇組……我還記得那天是2009年的11月4號。

3. 能不能和大家分享,在這過程裡,最辛苦或最有趣或最難忘的一則故事?
最辛苦的地方,是在開拍初期,於桶後溪拍攝馬赫坡族人與布農族族人在溪邊奔跑打鬥的鏡頭。因為一開始CG拍攝的要求是,族人們必須以「赤腳」在溪邊奔跑。但是溪邊的石頭非常地尖銳,而且大量的族人演員在高速的狀態下奔跑、追殺,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就是這麼一場戲下來,一群人都受傷了,現場只有我一個護理人員,有好多族人演員的腳底,被尖尖的石頭畫了好深、好長的傷口,起碼都是要縫兩到三針以上的狀況。當時必須在高壓力的環境下,做最快速的第一時間急救以及檢傷分類,這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之後,才有好幾代改良版的膚色溯溪鞋,保護族人演員們的腳……

必須在尖銳野石上奔跑的布農族演員
必須在尖銳野石上奔跑的布農族演員(照片提供/Simmi)

最有趣及難忘的地方,是在拍公學校大戰時。當時有很多調皮的小朋友,其中有一位大概四歲的小弟弟被工作人員帶到我這邊,告訴我說,這弟弟把BB彈塞入鼻孔內,因為太深,挖不出來,請我幫忙,我真是又好氣又好笑,當時覺得:挖賽~在這個劇組,真的甚麼人都可以碰上耶……後來我是用筆燈和最細小的鎳子,辛苦又驚險地把BB彈弄出來了,在旁邊的媽媽鬆了一口氣,然後,我習慣性地問診:「弟弟,你只有塞一顆嗎?還有沒有其他地方也塞了BB彈?」結果,弟弟比了比肚子……我嚇到了:「天啊,你不會吞下肚子裡了吧?!」

然後,媽媽說:「沒有啦,他在亂說……」

4. 有沒有特別哪幾場戲哪些部份,是你推薦觀眾在重看這部電影時,該特別注意的?為什麼?
本色.巴萊:《賽德克.巴萊》演員魅力寫真書
本色.巴萊:《賽德克.巴萊》演員魅力寫真書
達多莫那(田駿飾演)在下雨的森林裡唱出草歌,跳獵舞的場面。當時他是一邊拿著斧頭砍著樹一邊跳舞,結果不慎大腿被斧頭砍傷,傷口約有5~7公分長,也有深度,評估是需要縫2~3針,而且下雨的戲,人工雨水又非常的不乾淨,傷口最怕的就是濕和髒,但當時的環境就是如此!!!!雖然我已經幫他用了防水的敷料、膠布包紮,但因為他必須一直用力地跳著獵舞,以及一直被雨淋,所以敷料一直脫落,所以也就必須不斷地換藥、包紮,就這樣跳了有大半天的時間……田駿真的非常辛苦、非常敬業。所以在電影上看到這一幕,特別的感動。

還有就是泰牧(Gagi,漢名林孟君飾演)在很冷的合歡溪林道上,追殺日本軍的那場戲,也讓我印象深刻。當時他必須全速奔跑,又要作跳起來打鬥等動作,他就跌傷了,他的膝蓋、大小腿都有大片的「犁田」般擦傷、挫傷,手指也有個很深的大傷口,我檢查時發現每個傷口都非常地髒,有很多沙子與泥土,他忍痛讓我幫他清瘡。當時是在寒冷的山上,我全身都包得緊緊地穿著羽絨外套,只有幫Gagi處理傷口的兩隻雙手露出來,但我都覺得凍僵了,更何況是幾乎裸體只穿單薄戲服的Gagi……印象更深的是Gagi的態度,他當時還開玩笑地說,還好天氣冷,所以傷口也不怎麼痛;沒有半句埋怨的話語,真的讓我很佩服。

其實,還有太多族人都讓我很有感觸,我只能說他們真的都是硬漢.巴萊~

「硬漢.巴萊」Gagi
「硬漢.巴萊」Gagi(照片提供/陳巧玲)

【攝影組,第二攝影師,江哥說】
江哥
 
名字:江申豐
年齡:41歲  
職務名稱:第二攝影師(對應於第一組的A機,工作人員常尊稱他為「B機攝影師」)
我要發揮的一句話:小學老師告訴我們:「你們要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1.你參與了這電影的哪個部份?會怎麼跟一般觀眾解釋你每天在片場做的事呢?
我擔任了第二組攝影師的工作。

「Johnson,我們會分兩組拍攝。」秦師父當時是這麼對我這樣說的,「你跟著韓國的武術指導拍攝,你……就自己看著辦。」所以呢,手持、吊鋼絲、爆破場面等等,我幾乎全得身陷其中。雙機同時拍攝其實還算常見,不過!在《賽德克.巴萊》拍攝過程裡,只要是我這組的人,生活在血泊與「灰黑淹面」的日子,還真的是比較多啦!

2.你參與電影工作前,本來的工作是什麼?還記得是開始參與電影工作的起點或者因緣嗎?
在此工作前,我是一個自由攝影師。當年在阿榮片廠工作的時候,秦師父是我學長。關於這部電影的工作,在開拍前,我已被徵召進入前製作業,確認自己工作上的崗位與範圍。與導演的合作,始於5分鐘的預告片。回想2003年的當時,我還只是個攝影組的第一助理而已呢!

wire cam出發
坐在wire cam上準備開始邊滑行邊拍攝。(照片提供/江申豐)

3.能不能和大家分享,在這過程裡,最辛苦或最有趣或最難忘的一則故事?
拍攝過程中,幾乎所有人均處於緊繃的狀況下,回想起來,反而只有在老天爺以天氣捉弄我們的時候,那些等待的時間裡,能讓一條條緊繃的神經,得到些許的紓解。天氣,當然是劇組永恆的麻煩。記得那場族人在斷崖,以大石擊落日軍的戲,因天候極度不佳,造成景片的損毀,也不知是不是我們之前就將好運用完了的緣故,那場戲簡直是個災難。

落石下
在真有落石的現場拍攝(照片提供/江申豐)

後來大夥找有限的地方躲雨休息,反而讓彼此的感情急速升溫,當時那些可愛的演員(包含臨演們),在這個大霾的天候與氣餒的等待時間裡,即興來了一段「賽德克.亂來」。當時其實是讓我很感動的,他們傳神地模仿工作人員的舉動,抓住了我們的神韻與肢體動作,這真是難能可貴;原來,他們一直細心地觀察我們工作時候的狀態。

這不只是搏君一笑而已,在極度的壓力下工作,每個人真的都需要調適身心狀態、掌控情緒;也真謝謝他們,給了我們當時好不容易能有的「開懷大笑」。

4.有沒有特別哪幾場戲哪些部份,是你推薦觀眾在重看這部電影時,該特別注意的?為什麼?
一部電影,需要眾多的元素來構成。如果電影工作者,只是一心想迎合觀眾的口味,或許反而會覺得很多人是用放大鏡來挑剔。與其這樣,或者該提醒觀眾,讓他們能去想想導演要傳達什麼意念。編劇與導演用影像去與觀眾產生共鳴,讓觀眾觀影像是一次互動,彼此得到某種程度的教育,這也會讓參予電影裡的每一個人,都能想著要更用心對觀眾負責,這不就是電影人的真心嗎?

勘景作業
攝影師與導演、日本美術組一同勘景(照片提供/江申豐)

在回頭看《賽德克‧巴萊》這個作品時,我想說:請不吝告訴我們哪裡做不好!哪裡需要我們改進!我們需要的,確實不是光環或者歌功頌德的舞台,但我想說:您們是好觀眾,若給認真的電影工作者們,掌聲多一些,噓聲小一些,那我們也就能更用心、更謹慎去呈現每一個影像細節 。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42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