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海豚臉上的弧線,是一道天生的罪惡,有著連被屠殺都不得不笑的殘忍。《血色海灣: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最大的謊言!》

  • 字級

「直到最後一棵樹被砍掉,直到最後一條魚被捕捉,然後人類才會了解,錢是不能吃的。」─西雅圖酋長(Chief Seattle)

在年紀小到無法判斷事物的那段時間裡,還記得自己曾去過某個海洋公園,所有印象都模模糊糊的,唯一清楚的是心滿意足的看了一場海豚表演秀。在小孩的心中,海豚是親切的、可愛的、微笑的,我甚至以為被豢養在大水池的牠們,幸福到足以打敗這世上所有的魚類,天真到底,不曾懷疑。

日本和歌山太田町,這裡被視為是全世界輸出活海豚最大的轉運中心,一個如同風景明信片寧靜的小漁村,平靜無波,某日,發出攻擊性的發電機噪音劃破清晨,所有的漁人開始忙碌,海灣內出現了整群為了躲避令牠們神經緊張噪音的海豚。獵捕人不肯讓步,將船隻直接駛向海豚,牠們只能驚慌的四處逃竄。

獵捕人把所有的海豚趕進形狀像手套的海灣,那是一條山崖遮蔽住的小支流,船上站著準備好的男人,躲在山崖後面,拿著摩尖的雙刃長矛,胡亂的捅進毫無抵抗能力的海豚身體。整個海豚家族就這樣被有系統的誅滅,受傷的驚嚇的瘋狂的海豚,就這麼擱淺在淺水灘裡。牠們聽著家人的疼痛與哀鳴,牠們的嘴裡不停的嚐到同種生物的鮮血。這過程可能會持續個幾分鐘,有時候可能是幾小時。不能說這是全世界最慘烈的屠殺,永遠都有更糟糕的。

殘忍的集體獵殺是真的,只有海豚臉上的微笑是假的

太田町的海灣是鮮紅色的,空氣中有著血的味道,又像是銅或鐵的味道,數萬隻的海豚在此結束生命,這是紀錄片《血色海灣》的場景,如果只是一部電影也就罷了,再殘忍不過兩小時,但沒那麼簡單,這可是玩真的。太田町的獵人是真的、殘忍的集體獵殺是真的、數萬隻海豚在此結束生命是真的,只有你以為海豚臉上的微笑是假的。

太田町裡那些被圍困的,與幼時我在海洋公園看到的那些海豚,其實沒什麼分別。被圍捕的那些,多數成為人們餐桌上的俎上肉,再珍貴的鯨豚,也不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大型死魚。部分的、漂亮的,被轉賣到各大海洋世界,目前全球,就有超過200座的海豚館,這麼說不見得恰當,但事實上,海豚正處於一種供不應求的狀態,這個真相讓人心慌。

美國熱門影集《飛寶》的海豚馴養師瑞察.歐貝瑞終其一生都為了訓練海豚而活,直到他一手訓練的海豚在他懷裡結束自己的生命。海豚不像人類,是無意識的呼吸,牠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自主的,於是不再呼吸也是一種可控制的選擇。自然生長的海豚可活到三十多歲,被飼養的海豚平均壽命為五點三歲。當牠們成了節目的寵兒,被囚禁在海洋館裡接受訓練,如同生活在監獄裡,自殺是牠僅能做的無聲抗議。

我們在年少的時候無知,在年長的時候後悔

《血色海灣: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最大的謊言!》是《血色海灣》的紀錄片原著,紀錄著瑞察.歐貝瑞為何用十年的時間,讓海豚成為海洋世界的超級明星;卻又願意再花一輩子的時間拯救海豚,彌補自己親手犯下的錯誤。

每個人的行為都有其原因,對錯自評,太田町的居民把捕鯨豚視為是當地的傳統,對他們而言,海豚會把其他魚類吃光,因此捕殺鯨豚不但可除掉食物競爭者、販售維生,甚至可維護文化資產,這聽起來似乎沒什麼錯,也沒有不合道理。

鯨豚的生死離我們太遠,我們甚至連身邊的貓貓狗狗都無所顧暇,誰還在乎那些海洋裡的生物。或者,眼不見為淨就罷了。只是,當你的選擇是依賴在屠宰另一種生物的生存價值時,那賴以說服自己繼續下去,振振有詞不停手的理由,還足夠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世界地球日】不只是今天,我們天天都應該愛自然

人類與大自然並存,但很多時候我們掠奪太多,導致地球加快了不宜人(與動物)居的速度。面對這個我們賴以維生的環境,是否也該好好思考一下要怎麼樣我們才能手牽手長久共處呢?

78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