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如果你已經按過千萬次快門,如果你已經在鏡頭前看不到新奇,試著想起你與攝影相遇的第一次……《與寫真同歡》

  • 字級

把每一次都當作第一次,抱持著新鮮感與好奇心,即使膽怯,也想好好嘗試,不預設結果,不帶著成見,盡情地體驗過程。這樣一來,面對任何事就不會感到厭倦吧,每當無法前進的時候,想起最初的心情,就能持續地努力下去吧。

拍照就是這樣的事。

日本評論家飯澤耕太郎在《與寫真同歡》記述了一則感人的攝影故事。主角是一位六十歲才拾起相機拍照的老太太增山多鶴子,讓她生活突然有這樣大的轉變,是相繫一生的家鄉岐阜縣德山村要開始興建水壩。她的拍照動機很單純,就只是擔心因參戰而失蹤三十多年的丈夫,假若有一天回來,會無法明白家鄉的改變,所以決心用相機記錄這一切。

對攝影不抱任何企圖,沒有講究的配備,增山多鶴子帶著一台簡單的底片相機,在二十年間持續不斷地拍攝,她沒有去到更遠的地方,相機始終專情地對著德山村,對著她生活周遭的人事景物,那即將消逝也依然滿溢活力的家鄉風光。默默的,她累積了超過七萬多張照片,陸續出版三本德山村的攝影集,直到八十八歲離世。

「那其中沒有一點炫耀的心態,只是將身邊的風景和鄰居們拍下來,就能夠做出一部有趣的攝影紀錄。」對拍攝的對象滿懷情感,永遠不忘拿起相機的初衷,飯澤在增山多鶴子的照片中所看到的精神,正是鼓勵所有人在攝影之路上持續往前的動力。

《與寫真同歡》是針對所有攝影愛好者而寫的書,作者飯澤希望能在市面上充斥著相機器材、解說拍攝技巧等類書籍之外另闢蹊徑,試著從收藏、鑑賞、拍攝到製作攝影集…等與攝影相關的各個面向,提出具體的思考與做法。三十餘年的攝影評論經驗,讓飯澤累積出獨到的觀察與見解,《與寫真同歡》一書,不僅是飯澤對攝影的思考結晶,也是他再次針對攝影重新做出提問。像是「如何逛攝影展」、「如何解讀攝影集」、「如何愉快地拍照」、「如何收藏攝影作品」等問題,飯澤一一各立章節討論,或從攝影史的脈絡解析,或分享攝影的奇聞軼事、或引介獨特的攝影作品做參照,飯澤就像面對著攝影初學者一般侃侃而談,語調輕鬆但旁徵博引。

無論有沒有拍照,只要是喜歡攝影的人,都可以好好來看這本書。特別是第三章〈拍照的樂趣〉,飯澤談的雖然是如何用照片表現觀點、如何愉快地拍照這件事,但透過德山村阿嬤的攝影故事啟發,相信不懂拍照的人,會在這裡找到拿起相機的動力,而已經從事拍照,但卻漸漸遺忘拍照的感動的人,會再重新檢視攝影與自己的關係。

如果你已經按過千萬次快門,如果你已經在鏡頭前看不到新奇,試著想起你與攝影相遇的第一次,試著想想德山村的阿嬤對攝影的熱忱,然後再想想,當你第一次拿起相機,當你第一次閉起一隻眼,用另一隻眼對上相機的觀景窗時,眼前所見的,那片明亮、如新的世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張照堂、郭英聲、柯錫杰、阮義忠、范毅舜,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179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