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一句簡單的「謝謝」,就可以拯救一條即將死去的醫心……《醫療崩壞!》

  • 字級

年初媒體人陳文茜曾在一篇專欄寫到「重症科無醫師」的現象,提到當年台灣最優秀的一批人,全進了醫學院,選了重症科。但醫療的崩盤,無新血注入,等這批優秀人才退休後,未來20年甚至10年後,即使是總統入院,都未必能得到應有的醫療照顧,提醒想在台灣度過晚年的民眾,勢必要重視「重症無醫師」的現象。

為什麼空有先進的醫療技術,卻找不到醫生救命?台灣醫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2012年9月醫勞盟(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正式成立,喚醒了大眾對「台灣醫療崩盤」的正視,也因醫勞盟的披露,才瞭解台灣未來有可能面臨「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

實習醫生之死
「醫護大樓那邊有緊急狀況,急救小組已經趕過去了,等一下應該就會送過來,小凱醫師先跑過去幫忙了。」

「知道是誰嗎?」無論是誰,只要住在醫護大樓,就可能是任何一位我們所親近、熟識的人。

目前還不知道……」學弟們的臉上也掛著些許緊張與憂慮。

「病人到!」檢傷護理師女高音吼叫著,小凱醫師隨著擔架快跑進入急救區,「是學弟!實習醫師!」

「來,挪床,一、二、三!」
「心電圖!氧氣!打靜脈導管!」
「心臟按摩!」…………

急救繼續進行著,而學弟的身體卻毫無反應。心電圖一直沒起色,但沒有人願意放手。大家都繼續做著任何能做的事情,不願意結束。

我們一邊施行心肺復甦術,一邊把學弟移到加護病房,心臟外科及心臟內科大批人馬已經等在那裡,準備放置葉克膜。見到熟悉的學弟沒有一絲氣息,總醫師大吼著:「快!這個學弟很認真,大家一定要救他!」緊挨著牆壁,讓器械推進房間的我,頓時眼睛蓄滿了淚水。

這是《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書中一篇白映俞醫師寫的親身經歷,雖然盡了一切努力,學弟還是走了。

「過勞」已是現今醫護人員的代名詞,為什麼年輕醫師寧願選擇做醫美、獸醫,也不願意投入內、外、婦、兒、急重症科?除了醫療勞動環境惡劣、工時過長、職災保障低、醫護過勞外,台灣醫師被起訴的比率也是全世界第一,台灣醫療糾紛充滿亂象,法律的不友善也讓年輕新血卻步。台灣每位婦科醫師身上平均有0.52件的訴訟,這對12年才能養成的婦科醫師情何以堪,在沒有新血加入下,二十年後,或許沒有能接生的婦產科醫師了。

《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書中一篇篇的文章道盡醫護人員的心聲,也揭露台灣醫療制度崩潰的敗象與危機,正如書中蔡秀男醫師所說:「沒有醫療人權,那來的病人安全?」。新加坡的醫師每周工時不超過42小時,台灣醫師的工時是120小時,台灣每一位早班護理師必須照顧至少8位病患,大夜班幾乎照顧將近20位病患,一個不健康的醫療環境,病患必定得面對高危險的照顧品質,對醫護人員與病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搶救醫療崩盤,並非只有醫護人員的責任,也是人人的責任,面對現在仍在前線奮戰的醫護人員,我們應該給予更多尊重、溫暖與支持,你知道嗎?其實一句簡單的「謝謝」,就可以拯救一條即將死去的醫心。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21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