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素描,或者觀看,我們的生活世界--《班托的素描簿》

  • 字級

這是一本筆記本,筆記本裡頭有幾幅素描,素描的筆觸細緻、凌亂,像是隨性所至的速寫,但稍加細看,紊亂的線條,彼此交纏出鮮活的圖像,看得見畫者反覆琢磨的痕跡……圖畫的一旁記述了一些文字,有些與畫有關,有些無關,有日常所見的記載,也有哲學話語的抄錄,以及,在兩者之間徘徊辯證的思索。

這是一本筆記本,沒有終極的書寫目的,沒有主題一致的論說,甚至,沒有閱讀的脈絡可循。它是某人低頭不語的沈思,或寫或畫,以專注的心靈,記錄他對生活世界的觀察與感知。嘗試在這筆記本中深掘意義是困難的,但我們卻不難在豐富的文字中,看見閃爍一現的思想靈光。

「今年秋天,魁奇李(quetschplum)結實纍纍。有些枝幹甚至不堪負荷,應聲折斷。我想不起有哪一年,曾結過這麼多李子。這些藍紫色的李子成熟時,會披上一件塵土色的霜衣。正午時分,如果有陽光,你會看到一串串的塵土顏色,懸垂在葉片後方—豔陽高照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好幾天……。某天清晨,我決定把其中一串畫下來。」筆記的第一篇,是這段文字,依循筆記主人的目光,我們彷彿看見了這片光景,同時,也看見他凝神觀看的動作,不疾不徐的,緩緩的,巡察著他所注視的對象,遠觀而後近視,專注的看,然後再專注的畫,邊看邊畫,視線從不停止,在被畫物體與畫紙上來回移動……在筆記空白頁上,我們看見畫作的成果,一串成熟飽滿的李子。

我們赫然發現,素描,首先是一種觀看的行為,一種關於物與我之間的「距離」的觀看,一種屬於運動中的觀看,繼續翻閱筆記,我們看見他如斯記述:「當我素描時,我感覺自己更加懂得鳥兒飛翔時如何導航,或是野兔被追趕時如何尋找掩護,或是魚類如何知道哪裡可以產卵,或是樹木如何探求光照……」素描,替觀看定位座標,素描不止教我們看得更仔細,更教我們知道要從哪裡開始看。

他繼續寫道:「素描是一種探索的形式。而人類最初之所以產生素描的衝動,是因為人類需要尋找,需要測定位置,需要安置事物,需要安置自己。」素描的前提是觀看,素描的過程必須觀看,素描是在觀者與被觀者之間的來回運動,所以素描在觀看的位移中,朝向他者也定位自身,他在筆記的自問自答中,理解了人們想要畫畫的理由。

這是一本筆記本,這本筆記本名為《班托的素描簿》,筆記的主人是約翰?伯格,我們這時代最偉大的智者之一,他熱衷於觀看,向外或者向內,觀看所有可視與不可視的一切,包過觀看「觀看」本身。在《班托的素描簿》中,他觀看「素描」,同時,也透過素描,探索「觀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7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