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Silent Girl《沉默的女孩》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的女警探和法醫系列小說「Rizzoli and Isles」又出新書了,有鑑於她一直很會講故事,我當然立刻就下單這本《The Silent Girl》(沉默的女孩)。

The Silent Girl
The Silent Girl
加州某一處空地,青少年正聚集著,但不遠處有個不明人士正默默地觀察其中一個女孩。天漸漸黑了,孩子們都一一回家吃飯,只有這名東方女孩無家可歸,她撐到再無人相伴才起身離去,後面卻偷偷尾隨了兩名不懷好意的男性,他們三人從這位不明人士的車旁前後經過,兩個壞人甚至還瞄了這位不明人士一眼,但糊塗斷定不是個威脅。女孩走入一棟廢棄建築,壞人跟著進入,正當他們好不容易打贏了自立更生的野女孩,準備對她施暴時,不明人士出場了,以女孩看都看不清楚的路數輕易將兩惡男襲昏在地。

聽得出來不明人士認識女孩死去的父母,她打算塑造女孩並要她一起參與某個大計,可是她同時也在觀察女孩是否是可造之材,這女孩不負所望地和她離去。

泰絲‧格里森慣用的雙開頭寫法在這本書自不例外,另一邊故事發生在波士頓的中國城,有一小群旅客參加了中國城的鬧鬼景點之旅,由一個當地華裔導遊帶隊,邊走邊向旅客說明哪些地點有哪些鬧鬼的傳聞,正當走到一處廢棄已久的紅鳳凰中國餐館外時,原本已經有點無聊不奈的團員中,有個小朋友突然在地上撿到一根斷臂,他舉起假手迫不及待地諷刺導遊精心作假的安排,沒想到這一舉卻嚇壞了眾人,因為那隻手臂並非假手,而是實實在在還在滴著血的屍塊!

女警探Rizzoli和她的隊友當然立刻抵達了這個現場搜查,他們終於在鬧鬼的紅鳳凰餐館之屋頂找到了斷肢的主人,死者是個年輕白人女性,看起來是個職業殺手,卻被人一刀斃命,導至被砍斷的手和握槍從屋頂飛到樓下地面。紅鳳凰餐館那一棟樓在19年前發生了集體槍殺案之後就傳聞鬧鬼,這些年來都呈廢棄空置狀態,怎麼會有一個職業殺手被人輕易一刀就砍死在屋頂呢?她一個白人女子又是要來中國城出什麼任務呢?

雖然是夜深了,但中國城鬧鬼之處又再出命案,自然引起附近華人的圍觀討論,不過他們都是講著Rizzoli聽不懂的語言,於是有個華裔年輕警探Tam(姑且稱他為譚警員吧)就被派來援助。19年前的某晚,紅鳳凰餐館的廚師吳偉明(譯音)突然失心瘋地槍殺了餐館內所有工作人員和顧客,最後回到廚房舉槍自盡。這件醜事是中國城裡的華人不願再提起的過往,自己的同胞是瘋狂殺人兇手,這是大家怎樣也想早日淡忘的羞恥,尤其吳偉明一家又是非法移民,案發後,住在餐館樓上的吳妻甚至很快帶著小孩遁入移民局找不到的茫茫人海之中。

不過,這個命案的受害者之一,也就是餐廳服務生的未亡人,Iris Fang(姑且稱為方太太)卻始終相信吳偉明是清白的。中國城的居民多數是說粵語,廚師吳偉明來自中國福建,紅鳳凰的服務生和他太太則是來自台灣,據方太太說,她先生本是個作家,是因為迷上紅鳳凰的某道菜才特別來此當服務生的,也因為和廚師吳明偉一家能說共同的語言,所以兩家交情特別好,因此儘管方先生也是槍下亡魂,方太太卻始終相信真正的故事不是這樣。

如今方太太依然住在中國城,她甚至是一家武術館的老闆兼師傅,比照那個死在屋頂上的白人殺手一刀斃死的慘狀,誰能說「方師傅」和這案子脫不了關係?

職業殺手身上自然不會有證件,法醫莫拉此時又成為警界之敵,因為她出庭作證了另一案的警察執法過當,且幾乎是虐殺了他欲逮捕的嫌疑犯。這回連Rizzoli都對她不是很諒解,因為被起訴的警察是個認真拼命的夥伴,只為了一個壞人而要犧牲一個認真工作的警察的前途,這對Rizzoli的角度而言自是難以接受。不過莫拉是講理智、講證據勝於講人情的人,她還是參與了職業殺手的驗屍,發現這名死者身上只有一串車鑰匙,同時褲子上沾有幾根可疑毛髮。

The Silent Girl: Library Edition
The Silent Girl有聲書(圖書館版)
警方後來找到殺手座車,車子是租來的,但GPS中只被輸入了兩個地址,一個正是方師傅的武術館,另一個,是一名退休警探的住家,這名警探正巧是19年前調查紅鳳凰餐館命案的警探。另一方面,死在屋頂的殺手的褲上毛髮也終於比對出來,它們竟是猴子的毛。

再追下去,和方師傅有關的案件竟不只紅鳳凰這一件,在紅鳳凰槍案發生的兩年前,她的女兒在街上被不明人士綁走,從此下落不明。離奇的是,紅鳳凰槍案中的另一組死者夫妻(這對夫妻是當晚的客人),也有一個女兒下落不明,其失蹤的狀況幾乎和方師傅的女兒一模一樣,雖然警方一直試圖在這兩起失蹤案找到共通點或關連性,可是這兩個女孩並不認識彼此,一個是亞裔,一個是洋人,一個家境普通,一個是富家女,兩人失蹤的時間甚至相差兩年之久。紅鳳凰的不祥傳聞於是就在地方上愈演愈烈,導致它終於成為一個像傳奇般的詛咒。

多不祥呢?Rizzoli好不容易和去度假回來的退休警探連絡上了,當晚相約去找他談過去這個舊案,沒想到人才抵達,老警探已經被早一步殺死了,Rizzoli聽到聲響追出去,在附近某個暗巷被殺手開槍射擊,幸虧她身上穿著防彈背心才沒當場斃命,可是那名職業殺手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回來朝著Rizzoli的頭欲再補一槍,Rizzoli命在旦夕之際,這時候孫悟空出現了,一刀快斬斃了殺手,隨即又神奇地消失於地表。

別以為我在搞笑,孫悟空!唉,是的。前面不是說了找到猴子的毛嗎?所以這個持大刀、武功高強人士是個披著猴毛外衣的神秘人,雖然作者有透過書中角色之口強調,中國武術並不是電影《臥虎藏龍》演的那種飛簷走壁那些的,然而她自己在書中製造出的厲害氣氛,卻也沒比《臥虎藏龍》實際多少,甚至孫悟空(Sun Wukong)在書上都被多次提出來。

也還好這是一盆澆熄我的冷水,使我終於能不再多加透露劇情。實際上來說,流有華人的血的泰絲‧格里森這本《沉默的女孩》詭異氣氛打造得很不錯,整個故事看到完也還是會覺得是部佳作,但孫悟空……,大概還是一抹只能迷惑美國人的東方神秘傳奇色彩吧。

This street, this building, seemed to be ground zero for everything that had happened.
這條街,這建築,像是一切所發生過的事的起始點

"I admit, that's what gives me the heebie-jeebies."
「我承認,那就是使我神經過敏的因素。」

"I've seen some pretty surprising things over the years, but this just might take the cake."
「過去這些年我看過很多挺令人驚訝的事,但這個可能勝出。」

Bella might appear calm, but her internal fight-or-flight instincts were on full alert.
貝拉也許表面冷靜,但她內在那個打或跑的本能警覺已加到滿檔。

"Not many Americans spend five years in a Taiwan monastery, studying an ancient art like wushu."
"Different strokes for different folks."

「並沒有多少美國人會花五年的光陰在台灣的修道院,學習像武術這種古老的技藝。」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妙35
(圖/張妙如)

〔以下有雷〕
前幾天我剛好有看了《新聞挖挖哇》在討論離奇命案,其中有講到美國的一個疑似母親殺女案,就是有一名媽媽凱西疑似為了甩掉拖油瓶,把她才兩歲的女兒殺了,但這名媽媽最後被判無罪(由十二名陪審團決議),因為陪審團看不到凱西殺女的直接證據,充其量也只能證明凱西不停說謊人格可疑,但殺人?說謊和殺人是兩碼子事。所以這個媽媽最後因說謊只判了四年,謀殺罪則不成立(無罪)。

《沉默的女孩》有一條隱隱約約的副線,Rizzoli是個警探,她認為警察不慎執法過當情有可原,如果被定罪,那會打擊了辛苦維持社會治安的好人,以及他們努力下去的信念。可是法醫莫拉則是實事求是,證據如果顯示有過當,那就是有,即使是警察也不能因為其身分和辛勞而超出執法範圍。

其實,我覺得《沉默的女孩》的副線似乎更值得討論。最後案子當然查清了,吳偉明並非紅鳳凰餐館的兇手,方師傅和沉默的女孩以及當警察的譚先生近似私下報了仇,明明知道Rizzoli已經查到足以翻案的程度了,她本人也因知情太多被兇手困在現場,可是三人還是痛快地殺了真兇。Rizzoli對他們這些受害者的報仇舉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打算供出內情,她甚至覺得孫悟空儘管鬧過很多過當狂野的事來,但最終也是成全了良善和正義。我覺得內心警鈴大響,誰都不該自詡是如來佛。我想這次我是站在莫拉那一邊。(還有《夜未央》中的芭芭拉那一邊。)

在凱西殺女案中,民調說有80%的美國人相信凱西殺了她女兒,但沒聽說有民調去查大家對這個判決結果滿不滿意?說謊和殺人是兩回事,認為凱西殺了女兒和大家滿不滿意判決也是兩回事。是有那麼一點點可能,凱西真的很爛但卻沒殺女兒。是有更大的可能,很多人覺得兇手是她沒錯,但同意沒證據就該放過,因此也還滿意判決結果。冤獄不是沒發生過,而且冤獄同樣是正義的大淪陷,同樣是超級不公不義,尤其當你自己是那個被迫害的無辜者時,你會不敢相信這種事居然會發生在人間。

可惜,莫拉在這本書中份量極少,而且還很顧人怨。結局時,Rizzoli更是看起來充滿了人性和正義。我不能說我喜歡這本書,因為它沒有美國精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56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