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如果讓電車撞死一個人,可以挽救五隻世上僅存的猩猩,你願意動手嗎?讀《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

  • 字級


「人類想到動物時,唯一言行相符的地方,就是言行不一。」─安德魯.羅文

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2016全新譯本)

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2016全新譯本)

有個研究指出,60%的美國人相信動物有生存權,但也同時認為人類有吃掉他們的權利,這看來太自相矛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人類與動物關係學家哈爾.賀札格寫下《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就是試圖回答這個複雜的疑問。

我們屋子裡有貓是寵物,盤子裡有牛卻是食物。素食人士羞愧的承認他們也會偷偷吃肉;鬥雞人士宣稱他們也愛他們的公雞;收集流浪動物人士提供動物居住的其實是髒亂不堪的環境。我們不得不承認,人類與動物的關係其實正走向一條令人絕望且明顯矛盾的路。

現在請試想一個哲學理論中常用的「電車問題」,只是這回主角成了動物:一輛失控的電車正衝向世上僅存的五隻大猩猩,你可以拉下開關使他轉向一個25歲的青年,你該這麼做嗎?在正常版問題中,如果是為了以一命抵五命的選擇,有90%的受試者同意讓電車改道。但在這個實驗中,大部分的人卻寧願選擇以「人命」為優先。顯而易見,我們的價值觀混亂且反覆,「人類利益優先於其他物種」的道德觀不證自明。

但如果真如此,為什麼我們會真心像家人一樣對待寵物,或是對動物真情流露。這是因為大腦能夠把我們的心理投射到另一個物種,會賦予其他物種人的性格,也就是同理心,這個傾向也就是我們對其他動物產生道德困惑的根源。簡單來說,即便是獵人,一旦當他從野豬的角度看世界,準備殺牠時同理心就會讓獵人產生罪惡感。因為牠們的眼睛看起來就像人類,那會讓你難以痛下毒手。

猶太人竟不如他們的狗和貓

我現在要說的事實,肯定讓你更難理解。1933年,德國政府實施了全世界最詳盡的動物保護法,希特勒明文簽署禁止電影中出現任何對動物不人道的對待,之後甚至出現了要將魚麻醉才能宰殺,或是餐館殺龍蝦的速度要越快越好的法條。

有什麼不對勁嗎?希特勒是素食主義者,也反對為做科學研究而殺動物,而這正是歷史上的最大諷刺之一。當納粹依法律程序將數千隻猶太寵物安樂死,但猶太人卻不如他們的狗和貓,不受德國人道屠宰法案保護,反被送入集中營,他們的待遇甚至不如第三帝國的動物福利法案。這個驚人的真相只說明:有能力抵制我們生物的優先權,並不能讓我們成為比較好的人。

就像多數報導都讓我們認為,虐待動物的小孩,長大後絕大多數會成為具有暴力傾向的成人,但研究卻證明,多數孩子在小時候都曾虐待過動物,卻只有少數人真的成為重刑犯或連續殺人犯。一份以354個連續殺人案為本的分析中發現,近80%的肇事者都沒有已知的動物虐待史。奇怪的是,大部分肆意虐待動物的行為,都不是由天生的壞胚子所做,反而是出自最終成為善良市民之手。

另一個讓人類和動物關係模糊的是人類「殺生」的罪惡感,我們減輕這種感覺的方式,通常是拒絕去想晚餐是從哪裡來的。有件弔詭的事,越來越多人發覺動物的肉是噁心的,越鮮紅且越動物化的肉塊,就越讓消費者卻步,但假如肉類這麼噁心,為什麼素食者很少?因為對肉類的渴望其實存在於我們的基因之中,因此我們寧可選擇改善農莊動物的健康狀態或飼養環境,但就是無法放棄那短暫的口感,換句話說,我們頂多希望能「無罪惡感」的吃著這些美味肉食,這能讓我們好過些。

或許我們會對殺一頭牛產生罪惡感,但如果犧牲的是為了研發拯救人類疾病所做實驗需要的白老鼠呢?為了讓人類能更美好的生存,所以值得用這些動物的死亡與痛苦來交換,這樣殘忍嗎?就連達爾文都曾為「活體解剖」而掙扎,他在《人類的衰弱》一書寫到:「每個人都聽說過在解剖下掙扎的狗,會舔手術者的手;而這個人,除非他有鐵石心腸,一定會在他人生中最後一小時前都感到痛悔。」但數年後,他寫了封公開信重申立場,「我有深大的信念,誰阻礙了生理學的進步就是與全人類作對。」也等同宣示了他以動物研究為本的價值核心。

你會殺死一百萬隻老鼠來治癒登革熱嗎?

你願意犧牲一百萬隻老鼠去發明登革熱疫苗,這種造成非洲最多孩童死亡的病症?對賀札格來說,這是個不困難的決定,是的,他認為可行,而且只要在一個心跳間就能決定。但若是用一百萬隻老鼠來治療禿頭?或是陽痿?嗯,那大概不會。

人與動物的關係,那些愛的、恨的,以及被我們吃掉的。經常呈現一種前後矛盾、反覆異常的狀態。但這些矛盾是反常或是虛偽嗎?賀札格並非批判也非要指示你該怎麼做,在他論述了各種道德模糊的案例後,仍給了我們一個讓人鬆口氣的答案:「我寧願說這些情況是無法避免的。這表示我們都是人類。」是啊,人類非神,所以有獸性、有欲望貪念,但在此同時,我們也有文化、有道德,並且可以做選擇。
(編註)關於希特勒吃素的說法,有文獻顯示他其實並非素食者,飲食中仍有肉製品的出現。《The New York Times》亦在2005年一則更正啟事中說道:「A film review about 'Downfall,' which looks at Hitler's final days, referred incorrectly to his diet. Although the movie portrays him as vegetarian, he did eat at least some meat.」



  延伸閱讀    

為何你可以吃牛羊雞豬,但狗肉貓肉不能吃?

不能吃犬貓的理由很多,無非是牠們很可愛、很忠心,牠們是我們人類的好朋友等等,但以此標準放在其他經濟動物身上,我們也很難一口否定牠們沒有這些特質......


 

盲目的肉食主義:我們愛狗卻吃豬、穿牛皮?

盲目的肉食主義:我們愛狗卻吃豬、穿牛皮?

雜食者的兩難:速食、有機和野生食物的自然史

雜食者的兩難:速食、有機和野生食物的自然史

你應該吃我嗎?:從肉食、有機、素食到果食 一場現代飲食體系的探索之旅

你應該吃我嗎?:從肉食、有機、素食到果食 一場現代飲食體系的探索之旅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養寵物的時刻又苦又甜,動物真的能夠愛我們嗎?給飼主的推薦文章

相處的時光有時幸福有時失落(尤其是貓都叫不來的時候),選擇把一部分人生與寵物度過的你,這些心事想與你共享。

18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