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不論你是否意識到,動物園對於生命來說,其實是個尷尬的地方。

  • 字級

莊子和惠施這兩個有名的思想家,有一段讓世人津津樂道的辯論,就是在濠梁上閒遊時,兩人討論魚會不會有快樂的感覺。莊子看著水中的魚兒說:「小白魚在水中優遊自在,這就是魚的快樂啊!」惠子說:「你又不是魚,怎麼知道魚是快樂的呢?」莊子說:「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呢?」基本上這是個沒有對錯的話題,但這段對話總讓我想到動物園裡的動物們。

我總以為,動物園裡的動物應該是不快樂的吧!畢竟本該屬於大自然的牠們,長期被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所豢養著,即使園區再大,也大不過一個野外的草原。但當然有一派的人是持著反對意見的:「說不定有些動物就是喜歡被人類飼養著、照顧著,牠們也因此省去了求生存可能遭遇的獵殺風險,不是嗎?」這個說法我無法否認,但仍覺得有些話哽在喉頭,動物園把動物們關在一個小圈圈裡收費任遊客觀賞,怎麼說,都覺得這個角色,尷尬得挺怪的。

動物園對於小時候的我來說,曾具有某種神奇的魔力,除了好奇與新鮮感外,心底也常困惑,為什麼要有動物園?為什麼要養動物?為什麼被關進去的是動物們而不是我?長大至成人後,再訪動物園,除了覺得這是個童心未泯的娛樂場合,這些疑惑逐漸減少,無感的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直到看見這本書後,我再次問自己,動物園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還有動物的存在,對人類而言又是什麼?

位於日本北海道的「旭山動物園」是被日本人列為「一生必去一次」的夢幻動物園。阿部弘士是個畫家,也曾在旭山動物園擔任長達25年的動物飼育員,他也常為「動物是什麼」、「生命是什麼」等問題思索著,因此提筆寫下在那段期間,透過近距離觀察動物的生與死,而體認出外人不能理解的動物園使命。

我們有權決定動物的生與死嗎?

書中提到在動物園裡,每週都會提供給獅子老虎活蹦亂跳的兔子當活餌進食,最初阿部弘士總會覺得好可憐,但到最後也不自覺就習慣了。有次,園區來了位年輕的女飼育員,擔任那些兔子的負責人,她不但把兔窩打掃得十分乾淨,甚至還幫每隻兔子取了名字,直到有一天,前輩對她說:「獅子兩隻、老虎一隻,準備一下。」本來無意識自己餵養的竟是做為活餌用的兔子的女飼育員,當天一邊準備也邊為那些她珍愛的兔子哭泣。但一個月過後,她卻能輕鬆說出「哪一天要兔子?」因為她終於理解,對獅子來說,兔子的犧牲是必要的。而生命或許從來就無法以公不公平來衡量。

阿部弘士提到動物園的動物經常死掉,有的是因為自然死亡,但也有不少部分是人為疏失。阿部弘士擔任美麗的非洲鶴冠鶴的負責人時,因為覺得在鶴的運動場上沒有可供棲息的樹木是件可憐的事,因此自做主張的立刻為牠植樹,讓小屋的牆壁間,斜斜伸出一枝棲木。沒想到,隔天,鶴的頭卻被夾在棲木的空隙中死掉了。事實上,鶴並不會在棲木上休息,而把棲木斜向牆壁也是嚴重的錯誤。這些疏失,在飼育員眼中其實是好的過失,錯誤的犧牲全是為了換取日後更多動物的健康。

對動物園無感的我,印象最深的是轟動德國柏林動物園的明星北極熊「努特」的猝死,出生後遭到母親遺棄的努特,因為有著玩具熊般的可愛外型,讓牠在經過全球媒體追捧塑造後,在全球都掀起旋風,甚至替園方賺進數億歐元,只是因為長期與人親近的環境卻讓牠情緒失控,只要獸欄外沒有觀眾,就會開始憤怒咆哮。最後牠的生命只短短維持了4年,努特就在600名遊客全程目睹下突然暴斃身亡。

或許沒辦法證明努特沉浸在被人類過度寵溺的環境,是否間接造成了牠的生命加速殞落,也很難辯證動物究竟是野放好或是被飼養更佳。但毫無異議的是,對於動物,人類該以一種互等的心態對待,不管是動物園裡的珍奇異獸或是路邊的流浪動物。或許這有些難,因為人始終認為自己高人一等,那不妨就先從簡單的做起,下次到動物園,試著關掉閃光燈、試著不要拍打櫥窗,試著培養尊重動物的氛圍。如果動物園有其存在的價值,應該就是讓人類意識與理解那些與我們截然不同的生命吧。

書中有這麼一段話提到:
動物們千差萬別,各自擁有自己迷人的特性。牠們為人們帶來驚喜與讚嘆。
光看體積龐大的大象和高聳的長頸鹿,就讓人感動莫名。
一座動物園,若能完整的將這份「驚奇」與「美麗」呈獻給遊客,就是動物園「存在」的最佳證明。

體會到這些與我們不同類別動物「存在」的美好,是生命教育的開端,也是動物園該被重新定位的意義。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掌握另一種語言,就是擁有第二個靈魂。」包含那些失落、邊緣的語詞嗎?

    百年前的《牛津英語詞典》,博學高雅的編纂師小心翼翼避開可能被女人、印度、下層社會所汙染的字詞,與其說掌握正確語言就掌握了權力,不如說,掌握了權力,就掌握了正確語言。在語言的場域裡,角色們相遇的地理/時空位置,主宰了他們彼此所要面臨的不同問題,你掌握的語言有幾種,你真的「掌握」了語言嗎?

    181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掌握另一種語言,就是擁有第二個靈魂。」包含那些失落、邊緣的語詞嗎?

百年前的《牛津英語詞典》,博學高雅的編纂師小心翼翼避開可能被女人、印度、下層社會所汙染的字詞,與其說掌握正確語言就掌握了權力,不如說,掌握了權力,就掌握了正確語言。在語言的場域裡,角色們相遇的地理/時空位置,主宰了他們彼此所要面臨的不同問題,你掌握的語言有幾種,你真的「掌握」了語言嗎?

1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