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攝影就是……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門,忠實地捕捉「當下」的「青澀」! 《植田正治小傳記》

  • 字級

拍照是一件單純且愉悅的事。

不為複雜的思緒所迷惑,真心地為眼前所見的風景感動,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門,一切只為了記錄,記錄當下的真實,同時也是紀念,紀念當下活過的美好。對所有熱切地拿起相機的人來說,這或許就是他們拍照的初衷。

看著植田正治的照片,我感受到這份初衷。

不為了世俗的美麗而拍,不為了攝影師的頭銜而拍,既沒有宏大的野心,也沒有刻意呈現的觀點,他的照片,就是他的所見所聞:平凡的人物、恬淡的城鎮風景,和,平凡的人物在恬淡的城鎮風景中生活的樣貌,沒有過多的言外之意,一切是那麼自然,一切是那麼簡單。

拍照對他來說,就是這樣一件單純且愉悅的事。

所以他從不自詡為專業攝影師,即便他的名氣遠播,作品廣泛受到世界認可,他仍然秉持「業餘精神」按著快門,不以賺錢為目的,不跟隨潮流而拍,他始終拍自己想拍的東西,這就是植田正治所謂的「業餘精神」。因為業餘,所以不拘泥既定的標準與形式,因為業餘,他的鏡頭,比起同時代的攝影師,總有著更多的幽默與趣味。

特別是在人物攝影的題材中,植田正治充分地展現出他這方面的天分。無論是孩子、少女、年老的長者或是親近的家人,他總能輕易地捕捉下他們生動的神情,同時又極巧妙地透過構圖安排,賦予寫實照全然不同情調。像是知名的〈沙丘系列〉照,他將被攝者安置在空曠的沙丘中,以遠景或中景的焦聚,將他們全身捕捉入鏡,天地一色的布幕,將人物襯得渺小,也襯得鮮明,身著日服的大人、小孩,姿勢各異的站在鏡頭前,乍看和諧的畫面,因人物唐突的動作而顯得怪趣。植田的照片,一面流露著現實的溫度,一面又展現出超現實的荒誕,放於當下的攝影脈絡來看,一點都不過時,甚至覺得相當新鮮,難以想像的是,它們全部拍攝於半個世紀前,1950年的日本昭和時代。

植田正治,生於1913年,中學時開始拍照,在攝影生涯中,始終以家鄉鳥取為據點,拍攝著當地的人事景物,50年代以「人物攝影」嶄露頭角,爾後,植田的攝影作品逐獲世界肯定,直至2000年辭世,畢生以「攝影業餘者」身份自居。《植田正治小傳記》是他的第一本中文著作,收錄1974年到1985年間,於《每日攝影》雜誌上發表的隨筆談,和上百件的攝影作品,透過文字與照片,一面回顧人生軌跡,一面重新檢視自身的攝影觀。

年屆70歲高齡的植田談及攝影時這麼說:「無論到了幾歲,都需要具備新鮮的感覺和可以拍出『當下』的『青澀』。」這是他賦予攝影的意義,也是他致力追求的心境。而這句話,不但印證植田始終如一的攝影風格,也成為半百世紀後,他為自己作品所下的最佳定義。

不為複雜的思緒所迷惑,真心地為眼前所見的風景感動,按下快門,忠實地捕捉『當下』的『青澀』,這或許就是植田拍照的初衷吧。

「拍照,是一件單純且愉悅的事。」植田正治透過他的作品,向我們傳遞著攝影的美好質地。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71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