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你可以選擇你要過的生活;然後,自己完成它。《誰說偉大的事都被有錢人做完了!》

  • 字級

柿子一斤多少錢?對於不那麼熱衷政治的人來說,這大概是近期最熱的政治話題。不過這樣的政治喧囂恐怕對許多人而言是無奈的,這裡說的當然不是不切實際的想像著,眾人關心果農生計更勝於政治八卦、政黨角力;而是我們越來越不確定,民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為什麼要選出一個領導者;政府之於人民,究竟有什麼意義?

很突然的,這讓我想起了幾年前讀的一本小書,《歐洲如何打造21世紀》。這幾個月,歐債問題的知名度大概已遠遠超過幾年前勢頭正熱的「歐盟模式」;書出當時歐盟是個潮流,不過很多人說實在也搞不太清楚。對於歐盟,里歐納德形容得挺妙:他是個拿的出好處又有原則的俱樂部;至於他那八萬頁的規定,里歐納德的解釋也很簡單:當所規定的秩序真正與人休戚相關,那麼為了讓自己能過更好的生活,要不要遵守?

「你選擇你要過的生活,同時以此要求你的國家,然後里歐納德說,這個,就是我們已經不相信很久的民主。」選戰前夕回頭看當時讀書所記,某個程度你會想起所謂政治的熱情這件事;不過某個程度也提醒了我們的怠惰:很多時候我們會輕易把問題歸責於領導者、歸責於高高在上的組織體系。的確,某些結構性的問題,當然是;某些議題涉及層面太大太廣,當然是。可是真的這麼理所當然嗎?當我們已經習慣了現代社會理所當然的分工/分類方式,或許就會忘了,我們為什麼要求?以及我們要求/希望的,究竟是什麼?

「貧窮、飢餓、失業、疾病……我們可以不用把所有問題都丟給政府,現代公民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和才華,解決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這是書裡的一段話,好像帶點革命鼓吹的意味?其實或許它是想點醒我們,現代人在種種要求抱怨,最終導致事不關己的背後,對於理想的要求,以及對於「解決問題」本身的渴望。

《誰說偉大的事都被有錢人做完了!》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作品。在這本書中,他更詳細的討論所謂「社會型企業」的概念、方式,以及他所參與過的案例和實際執行面的問題。什麼叫做「社會型企業」?簡單的說,社會型企業就是幫助弱勢,不過它與傳統的慈善機構或非營利組織不同,不只是單純的施予,它要以商業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

尤努斯將社會型企業分成兩種:第一種跟一般企業比較類似,投資者就是老闆,他們提供資金維持企業營運,重點在不分紅,公司獲利會全部投入營運;因為這家企業的目標除了賺錢,更重要的是要改善社會問題。第二種社會型企業的老闆就是需要幫助的窮人,所以基本上若公司有盈餘,老闆是可以分紅的;因為他們本來就是窮人,藉由投資獲利不但解決了貧窮問題,更進一步達到讓窮人參與社會經濟體系的目的。

「不只是被施予者的角色。」一開始,我以為這是本關於社會救助的書。關於「我們該怎麼幫助窮人」總是有著許許多多爭議,涉入方式該如何避免強勢參與、機構本身運作中的種種困難(或是弊病)、仰賴人性慈善的一面能維持多久、給魚還是給釣竿?等等,我們或許總是會冒出一點點「心存善念」、「幫助弱勢」的想法,可是該怎麼做?怎麼做才是真正有用的?我們要做「施捨者」嗎?

可是在尤努斯解釋社會型企業的過程中,你反而會開始認真思考所謂「經濟」跟「政治」的定義。他在書中不斷地提醒我們,需要以新的方式來思考所謂「經濟」:因為你要經營的是一家既可以改善社會問題,同時又必須能獲利營利企業──所以你該怎麼賺錢?他也告訴我們可以不用把所有問題都丟給政府(也就是沒有偷懶跟鴕鳥心態的藉口了),因為我們可以透過企業的方式,自己想辦法解決社會問題。所以,我們到底可以自己完成什麼?我們希望的政治又是什麼?

這「當然」是一本宣揚社會型企業的說帖。不過我們為什麼會被說服?這或許才是尤努斯真正想要提醒我們的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