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你不是隻兔子,你是狼。

  • 字級

怎麼開始說呢?

故事大抵是描述一個被兔子收養的狼崽,最後發現自己的身分,離開兔子窩走入森林,這麼簡要的幾句話大概就道盡了《若伯特的孩子》了,不過先別急著否定這本書的價值,畢竟同樣一隻蝸牛,在《蝸牛屋》或《蝸牛先生的名言》或《溼巴答王國》中也會有不同的優劣表現,只要作者處理得好,就算是同樣的老梗題材,也會帶來高潮,那往往是成為一個好故事的關鍵。

若伯特在故事中是一個垂垂老矣的兔子,故事一開始,不是先帶出她的經歷,而是透過一個被她收養的孩子的眼光來看這個養母:三瓣嘴邊流著細長的口水,還經常喜歡用爪子抹啊抹的,一副邋遢相……她不乾不淨說話不俐落行動遲緩腦子不好還時常肆無忌憚的挖鼻孔……。這個養子說:「這一切都讓人厭惡和不滿。」

故事一開始,就營造了一種衝突,養子對這位養母似乎不怎麼認同,第二個衝突點,是若伯特帶養子去拜訪朋友。朋友一剛開始見到若伯特就說:「若若,沒想到你這個老東西又挨過了一年!真是個奇蹟!」這又給了讀者一個疑問,為何若伯特的老朋友會這樣說,若伯特曾經遭遇過什麼樣的經歷,若伯特說:「沒什麼奇怪,因為我又有了自己的孩子。」這個「又「來的唐突又奇怪,那她之前的孩子呢?這時老朋友看到若伯特的小小養子,起初還不以為意,但看著看著,突然間身子不動了,緊接著微微顫抖起來,他說:「這就是你去年帶回來的那個孩子?你簡直是瘋了!」

原來這個小小養子,是隻狼,而瘋瘋癲癲的若伯特卻不知道,因為她痛失了自己的孩子,前往狼窩時,看到了剛出生的小狼崽,在極度傷心之下,將感情轉移到了這隻小狼崽身上,一直無法看清,故事的熱度才剛起來。作者慢慢的丟出一個個答案,讓原本模糊的地方漸漸清晰了,就剩結局了。這隻狼可不是陳致元畫筆下的Guji Guji,他一點也不可愛,一點也不溫馴,不過他在離家前,卻救了自己的養母,而且義無反顧。若伯特和養子的最後一段對話,是讓人動容的,那表現了一個母親的偉大和包容,也看出了這個狼性始終在的養子,對母親是用自己的方式在愛著,即便他曾經叛逆的無法接受若伯特。

就題材,這不是一個創意度很高的故事,但我頗愛它的轉折與安排,不平鋪直述,從一剛開始的疑問慢慢營造出衝突,最後再來一個和衝突又再衝突的表現,我想孩子能從中感受情感,漸漸愛上《若伯特的孩子》,此外,我覺得它也是一個讓孩子很容易口說分享的好故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27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