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攝影,說什麼?--香港獨立影像誌《KLACK#003》

  • 字級

羅蘭.巴特曾說:「攝影未必說某一事物已不存在,但必定說某一事物曾經存在。」一張照片,是過去的一幕,是某事曾在某處發生的紀錄,它是一場無聲的事件,它訴說某事,坦然而無私地公開真實所是。這是攝影的客觀性。

一張照片,它攝下真實,某一曾經存在過的真實,它在訴說某事,但它說的不止是「某一事物曾經存在」,它說的更多,那些未被它攝下的場外事件,在照片的某處隆隆作響,它不止說一件事,它同時也在說「它所未能訴說」的事。它坦然無私公開的「真實」,恰好遮蔽它所未能公開的事,這是攝影的曖昧性。

無論真實與虛構,客觀或者曖昧,這皆是攝影的本質。因目的的不同,攝影在不同的領域與類型中,肩負各自的使命。「真實」或許是照片的要素之一,但不再是唯一的意義。透過攝影,我們得以用更多可能窺探世界,觀看照片的樂趣正在於此。《KLACK #003》攝影誌在本刊則企圖帶我們走更深一點,在對一張照片產生感覺之際,要求我們停下來,觀察它說了什麼,與未說什麼,同時也看,拍攝者如何用風格佈局,用影像說一則故事。

「攝影的敘事」不是一則好談的題目,《KLACK#003》在今期收集較多紀實與新聞攝影的作品,試著從「事件」的脈絡,去看攝影師的觀點和拍攝手法。初始翻閱《KLACK#003》是有些不適的。在專題單元〈狂喜〉中,攝影師謝至德帶著鏡頭前訪泰國北部山區,拍攝一群曾經參與國共內戰,但無法撤回台灣的國民黨軍人及其後裔,他用多張照片捕捉這群難民的面貌:織掃把為生的寡婦、卸下義肢雙腳的人、穿著破舊衣服的孩童……一幅幅直視現實的照片,令人不忍卒睹,這些真實,在我們未知之域上演,因為未曾經歷,所以怵目驚心,攝影師用誠實之眼,記錄了一段被歷史遺忘的空間。這些真實的影像,我竟寧願它們是虛假的,因為它們太過誠實,反倒令人無法直視。

在另一個單元裡,《KLACK》編輯則找來一所私家偵探社,請他們跟拍一對偷情的男女,照片按跟蹤的時序,以分鏡畫面搭配文字記錄,展示出一份報告樣本。這些照片沒有美學可言,僅僅是偵探社用來紀錄真實的物證,但它們卻能輕易引起觀看者偷窺的本能,有趣的是,經由時序編列,透過這些非動態的影像畫面,我們自動在腦海中解讀出一組清晰的故事圖像,閱讀的過程,我試著反問:「假若照片重組之後,這還會是一段偷情的故事嗎?」照片會說故事,更厲害的是,它會說多種版本的故事,對於「照片裡的故事」,你要相信他人的說法,還是自己的眼睛?抑或,連自己的眼睛也不可信?

《KLACK#003》透過不同的影像形式和作品題材,不斷對「攝影敘事」提出探討,相較前兩刊,《KLACK#003》以一種更理性的視角在思索攝影的本質,它不滿足於停留在展示攝影作品,或提供資訊與趨勢,它嘗試處理更深的議題,儘管不易消化,但它的確值得讓我們停下來,以更慢的速度閱讀,以更多不同的思考路徑,探量影像的深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73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