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創作獨白

史蒂芬妮.梅爾回答台灣讀者問答集

  • 字級

Q1. 是什麼樣的資訊或是想法來設定您筆下的吸血鬼,如:可在白天活動、身體接觸陽光會發亮......等?書中的奇幻元素多半來自靈感,而非研究而來。寫作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你能夠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真實環境。創造屬於我自己的吸血鬼神話真的非常有趣,而趣味通常是我寫作的動力。平常我不太閱讀吸血鬼相關書籍,所以當我開始打造《暮光之城》的神話學時,並沒有受到一些先入為主觀念的影響。我想我的神話學依據多半來自「小說的」超級英雄,而非恐怖片。

Q2. 請問《暮光之城》這四集每一集的封面各是代表什麼涵義?
在《暮光之城》裡的蘋果象徵著選擇與禁果;而在《蝕》中斷裂的絲帶,象徵你無法真正遺忘你的過去的難處;而《破曉》的封面代表著貝拉在整個系列故事的成長。《新月》的封面我並沒有參與設計,所以它對我而言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Q3. 請問您是如何命名每一集書名的?(《暮光之城》(Twilight)、《新月》(New Moon)、《蝕》(Eclipse)和《破曉》(Breaking Dawn)是都跟太陽、月亮有關嗎?)
一開始我把《暮光之城》命名為《福克斯小鎮》──我喜歡這個把地名拿來暗示歧途的主意(註:fork原指叉子或岔路)──但我的經理很快就通知我,書名得換掉。《暮光之城》是我在集思廣益時名單上的書名之一。它並不完美,但似乎帶出了正確的氣氛。一旦第一個書名決定以後,其他的就比較容易決定。第二本書描述的是貝拉生命裡最黑暗的時刻,所以把書名命名為黑夜之中最黑暗無月的時期,似乎是再明顯不過的事。《蝕》的故事是關於如何將貝拉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人定位,所以在地球現象之中最重要的天體運行,似乎是個最佳的比喻。《破曉》也很完美的和最後一本小說的故事結合。

Q4. 當您在設形容愛德華、貝拉及雅各之間的強烈情感時,是否有借用周遭朋友所經歷的情感問題,還是憑空想像來描述這些場景呢?
愛德華、貝拉與雅各之間的關係完全出自與想像與私心盼望。

Q5. 狼人的命定是只會對狼人發生作用,還是他所命定的另一半也會跟他有相同無法自拔的感覺?
狼人所感受到的牽絆會最強;他們會立即被他們的命定所牽引而感受到無可毀滅的羈絆。但是命定的對象並不會像他們一樣感受到全然的重心改變,而是隨著時間的經過而加深牽絆。命定的對象也是和狼人相繫在一起,只是這羈絆並不是同等無可毀滅的程度。

Q6. 在第一集詹姆斯打電話給貝拉之後,貝拉打算逃跑,為什麼當時艾莉絲沒有看到?
艾利絲的能力會受到她的專注力與親密度所限制,她只能一次監看一組決定。同時,她看吸血鬼會比看人類來的簡單得多。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最危險的地方──詹姆斯。她非常小心地監控他的決定,她看見他找到貝拉,但不知道怎麼發生的。艾利絲推測他追蹤到了貝拉,並且使計讓貝拉離開城裡,而不是貝拉自投羅網。如果當時她的注意力是放在貝拉身上,她就能看見貝拉的計畫了。

Q7. 賈斯柏的能力是他能控制的還是自動散發的?
賈斯柏在專注時能控制他的能力,但是他必須感受到自己所投射出的情緒。如果他想要讓一屋子的人冷靜下來,他自己同時必須先冷靜。賈斯柏也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避免影響其他人,但這要費一點力。如果他不隨時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的感受就會影響在他身邊的人。

Q8. 你認為為什麼貝拉和《咆哮山莊》中的女主角凱薩琳面臨了一樣兩難處境與痛苦?這兩個角色都被危險的愛情莫名的吸引,而且必須在完全相反得角色間作出抉擇?
貝拉是一個書蟲,所以她總是將自己的遭遇與經歷透過她所喜愛的故事來解讀。例如在《新月》裡她痛失愛德華,她便拿《羅密歐與茱麗葉》中茱麗葉的經歷來和自己的比較相同與相異之處。而在《蝕》中,貝拉則在《咆哮山莊》中的凱薩琳身上看到自己;這並非愛德華或雅各令她想起希思克利夫或林頓──而是她開始明白在她嘗試著將兩人都留在身邊時,對愛德華與雅各的傷害。藉由將自己與凱西的行為相比較,她可以衡量自己所造成的傷害。最後她試著改變自己的行為,好讓自己不再犯下那些她認為是不對的行為。

Q9. 在《暮光之城》、《新月》、《蝕》中可以看得出引用文學名著的蛛絲馬跡,譬如:《簡愛》、《羅密歐與茱麗葉》以及《咆哮山莊》。《破曉》是否也以某一本名著為藍圖?
有的,那就是《仲夏夜之夢》。當然我還引用了另一本書,但是我不想毀了讀者閱讀時的樂趣,因為說出來可能會洩漏劇情(想知道的讀者,可以在書看完之後上我的官網找答案)。

Q10. 很多男性角色是以你的兄弟來命名,譬如保羅、賽斯、和賈斯柏,請問這些角色身上是否有以他們為藍圖的地方?又,有沒有哪個角色是以你自己本身為藍圖?
我所有的兄弟姊妹的名字都被我拿來當作角色的名字,包括我的姊妹艾蜜莉和海蒂。除了名字以外,我書中的角色和現實生活中的人相去甚遠。貝拉在高中的人類朋友則是我本身高中時期所認識的人的組合。狼人保羅倒是出乎意料的和我哥哥保羅非常相像,但我根本沒有如此計畫。

每一個角色身上都能找到一點點的我,但是沒有一個角色和我完全相同。我像貝拉一樣有一點點古怪,而當然我絕對能和艾思蜜的母性引起共鳴,而且有時候我會像羅絲莉一般有點頑固,但這些都是小地方;每一個角色都有專屬於他們自己獨特的個性,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唯一一個最對我脾胃的角色是愛德華。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Q11. 你曾提及在後來又有一次夢到愛德華的經驗,而且他很生氣地告訴你說:「你把故事都搞錯了......」請問這是否代表著你曾考慮過要有不同的故事發展?
當我作了這個非素食主義愛德華的夢的時候,我已經將整個《暮光之城》系列故事的大綱全部擬好了。整個故事的走向已經不在於我想要如何讓故事發生,而是對我而言它已經比較像是個歷史了──整個故事是已經發生過了,而我無法再去改變任何一個重要的細節。我從來就沒有想到過要改變故事的基礎。這是唯一對我的角色有任何意義的發展。那一個夢──基本上,其實是個惡夢──比較像是我的「小心你的願望將會成真」哲學態度下的產物。我其實是個超級悲觀者,而我很確定這是我的潛意識在跟我說:「別對這個虛構的吸血鬼太過著迷──如果他真的存在,他恐怕只會殺了妳。」當然,當時我選擇忽略我的潛意識。

Q12. 《破曉》把讀者帶入更寬廣的吸血鬼的世界,登場的吸血鬼較之前集數也是呈倍數成長;請問是否有打算以其他角色為主發展故事?
關於未來出書有很多的可能性,但我想我必須遠離吸血鬼一陣子。現在的我並不想回到福克斯去。我還有其他很多非吸血鬼的故事想說。

Q13. 《破曉》的評價非常兩極,有些讀者甚至評價是此部作品毀了前三本的意境與張力,你自己也曾說過對你而言這是最圓滿的結局,你了無遺憾。你認為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爭議與分歧呢?
我知道《破曉》絕對無法滿足每一個人的期望。很多讀者已經在他們的腦海裡寫下屬於他們自己的完美結局,而我無法達到每個人的期盼。知道這一點,讓我對於《破曉》的問市有一種複雜的情緒。完成這一本書而且能夠盡情討論它是一種解脫,但同時我也已經準備好自己面對各種反應。但終究我知道這是我想要說的故事,而這部分是我能夠控制的。我自己在閱讀它時很快樂,而這是最重要的。

Q14. 你曾不只一次公開說過英國演員亨利?卡維爾是你心目中完美的愛德華;請問看過羅伯?派汀森演出的愛德華以後你的感想如何?如果情況允許,現在你還會考慮換人演嗎?因為老實說,儘管羅伯所演出的愛德華迷死人,但是他的演出切入的角度和書中描寫得有一點點不太一樣,你的看法為何?
當我最初在2003年開始寫《暮光之城》時,我的確把亨利.卡維爾(Henry Cavill)想像成我最完美的愛德華。但是隨著時間經過,我明瞭他的年紀已經太大而不適合演電影裡的愛德華。頂峰影業(Summit)做的最棒的一件事之一就是找了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來演愛德華。愛德華這個角色是電影成功與否的關鍵,而羅伯所做得比起任何一個演員都遠遠超乎我夢想。但平心來說,沒有任何一位演員的詮釋是能完全符合讀者在書中所讀到的,因為每一位讀者心目中的愛德華都不太一樣。

Q15. 無意不敬,但有點好奇貝拉和愛德華之間的愛情和你的宗教信仰是相違背的?曾在某一篇報導上看過你不能看你喜愛演員詹姆斯麥艾克維的電影《刺客聯盟》是因為它被列為限制級,這違反摩門教義。想問的問題是:「難道貝拉與愛德華之間的愛情不違反上帝的旨意?」吸血鬼應該是邪惡、天理不容的。而今天有一位人類女孩愛上吸血鬼,並想盡辦法要成為吸血鬼的其中一員。通常這不是你想要傳達給讀者的訊息,不是嗎?
我從來不覺得我的寫作和信仰相衝突。當然我的信仰是根據現實而生,而我不認為他們適用於幻想層面。很多角色和我的道德信仰並不相符,但如果他們都是的話反而奇怪,因為他們並不是我,不需要遵守我的道德規範行事。

在我的故事裡,成為吸血鬼並不是一種墮落至黑暗面的行為。它可以是,但還是有人可以選擇在道德層面上做一個好人。我對選擇的力量有著強烈的信念。我個人並不認為一個人應該為他人或是被迫強壓在他身上的行為負責。我們是自己選擇成為的那個人,而這一點反應在我的每一個角色上。

Q16. 請問你目前正在進行哪一些計畫或新作品嗎?
目前我不會公開透露未來的計畫,我已決定在事情完成之前都先保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4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