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參見前輩】2011華文創作展:羅毓嘉參見朱天文

  • 字級



樂園輿圖
樂園輿圖

羅毓嘉
1985年生,宜蘭人。建中紅樓詩社出身,政大新聞系畢、台大新聞所碩士。寫作以現代詩為主,也少量塗寫散文,小說,評論。曾獲一些零星的獎項。作品散見於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聯合報副刊等處,已出版著作有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與散文集《樂園輿圖》。




我喜愛的前輩作家|朱天文
荒人手記
荒人手記
「這是台灣獨有的城市天際線,米亞常常站在她的九樓陽臺上觀測天象。依照當時的心情,屋裡燒一土撮安息香。」〈世紀末的華麗〉頭一行就這麼寫著。高中時的我,讀及這樣簡單,純粹,而如鑲金刺繡的文字,我想,是也想要這樣一襲台北我城的天際線。

卻不知怎麼我沒寫小說,倒是寫了詩。從《世紀末的華麗》《炎夏之都》《荒人手記》,朱天文的小說如平金織錦寶盒,那繁複而迴旋,低喃如咒的出神狀態,難道不正是一首醒不過來的長詩。我往常追尋著一種繁複,也不確定是讀了朱天文之後才開始的癥候,或者是她的筆正好把我所喜愛的繁複都寫盡了。

以至於《巫言》的叨叨切切,我常想,朱天文寫作時是否焚香祝禱,點起檀香爐裡的白煙裊裊,面前雪白的紙張鋪開,落筆時,身體就緩而靜地飄浮起來了?她是這樣一個煉金術士啊,而寫作不也近似修行,靈光到來時,總是片刻不能捉住,或捉住了,掌心黏黏膩膩地發著螢光,又頗有點神祕主義的味道。

博客來2011華文創作展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全世界都看得懂的「坦克人」裝置藝術,為何只有中國遊客開心與之合照?

「對這一代的中國人來說,無知不僅很重要,甚至必要。他們必須相信政府的決策都是正確無誤,不然可能會威脅到所謂的和諧世界,他們心中的完美社會可能會崩潰。」——《重返天安門》

51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