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2008年度之最│外文館】不敬可以作為一種天份,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

  • 字級

Aravind Adiga就是這樣一號人物,他塑造了「白虎」--一個從暗處來的,在混亂腐敗當代印度社會裡易名換姓,成了實業家的人。

先說作者Adiga。作者是一個財經線的記者,他說,就是因為他是跑財經新聞的,所以他更相信那些商業書根本就是狗屎。印度的書店裡,架上充斥著教你如何一週致富,成為下一個網路商業鉅子的書,沒有一本指南可以告訴你上哪兒賄賂、買假酒,或是從拉車伕之子變成大地主的私人駕駛,因為,但在混亂的世界裡,若是成功有捷徑,那也是無法明說的。而即便是一個遊歷印度,總是側耳竊聽僕人私語,採訪許多實業家的財經線記者,要是血液裡沒有那種可以嘲笑這世界又嚴厲批判的因子,那也是寫不出像《白虎》這樣一部的小說的,所以我說,不敬(being irreverent)真是一種天份。

而書中的主角則是一個瘋狂又聰明的傢伙--Balram Halwai。Halwai是做甜點的人的意思,所以從他的姓裡面,就可以知道他祖先原來在種姓制度裡所扮演的角色與階層。然而從英國人離開印度之後,整個種姓制度就被簡化成二種,滿肚肥油與瘦乾巴的人,一個光明,一個黑暗,一個高等,剩下的,低等。
人真的有奴性嗎?有人就是天生奴隸命嗎?拿一個Halwai最喜歡的穆斯林詩人的詩來說,「他們一直是僕人,因為他們不能看到這世界的美好。」不過人真的可以阻止別人看到這世界的美好嗎?還是,因為他們是僕人,看到的,只剩下世界最醜陋的那面?

Halwai是一個站在光明面裡發出黑暗的聲音。他在徹夜給中國領導溫家寶所寫的信裡面提到,他是一個最了解印度的人,因為,因為他來自黑暗,幹掉了他的老闆,逃到孟加拉,成了一個實業家,他知道所有事情,腐敗官僚警察選擇性處理,還有那些造成印度不幸的種種。要抓人頭投票時,從來沒做過戶口登記的都可以找來報戶口投票;他犯下殺人罪行時,警察卻是怎麼也找不到這人,所有可以找到他的線索都不具任何作用,只能讓我們故事的主人翁逍遙法外。為什麼抓不到兇手?問Halwai就對了。

這本書是一個長達七天七夜的告解。用淺白的英語寫出那個危險而令人不安的機智,瘋狂的心靈的秘密解放。《白虎》寫人性是如此的醜惡,社會是如此齷齪,但讀者卻無法不讀下去,因為他描寫的我們那個還沒走到那個極端的自己,還沒往那個極端發展的社會,似乎與現實對照,看到好幾個熟悉的未來的面貌,如果,我們願意看見,膽顫心驚謊言底下的真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使女的故事》與《證詞》聆聽未來「倖存者的獨白」

「無法否認,女權總是與民主一起殞落的。每一次對暴政的忍讓、每一次對於自由、平等、人權的輕忽,隨時會將所有生命──絕不只是在歷史中被壓抑湮沒的女性──推落萬劫不復處境。……」

100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