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我在身上刻下了生命的地圖,好讓靈魂找到回家的方向。

  • 字級

文/人嚴

如何想像,一個人在身上刺滿了圖騰,從臉頰一路往下蔓延,覆蓋身上每一吋肌膚,包括舌頭、嘴唇、喉嚨……直到腳底,密密麻麻,毫無空隙?你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猜想她為何如此自殘身體,甚至會懷疑她還是不是個活著的「人」……

這是一個刺青師--莎拉.艾倫李奇的故事,她歷經了三十年流落南太平洋塔霧瓦島的生涯,帶著一身刺青,重新回到文明社會。她登上了《生活》雜誌的封面人物,用身上那些神秘印記,講述她傳奇性的一生。

故事發生在一九一八年,在成衣工廠工作的十八歲猶太女孩莎拉,遇上了富裕的前衛藝術家菲力普,他們瘋狂的相戀,之後結婚,菲力普帶領著莎拉穿梭於社交名流之間,一頭鑽入了藝術的革命世界裡。莎拉擁有不羈的靈魂與上帝賜予的創作天份,很快地,她的才華展露,凌駕在菲力普之上,兩人就在互相怨懟中,以一種狂亂、墮落、毀滅的生活方式,激發彼此的創作靈感。

幾年後,戰爭爆發,全球經濟大恐慌,菲力普失去了他的財富,兩人生活陷入貧困,只能靠變賣收藏品維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菲力普接受了企業主的贊助,為他前往南太平洋的島嶼上收集造型獨特的面具。於是,他們搭乘著豪華郵輪,帶著一大箱作為交易的日用品,來到了原始的塔霧瓦島。

這個島嶼上的居民有著最純粹的藝術美感,他們視刺青為一種神聖儀式,透過刺針與染料,在一筆一畫中注入了自己的靈魂。菲力普與莎拉本以為這只是趟單純的旅程,然而正當交易即將完成之際,一場暴風雨,讓他們意外害死了幾位原住民,也因此成了島民的囚犯。為了懲罰,他們的臉上被刻下了恐怖的印記,讓他們永遠表達不出自己真正的情緒。

他們被流放邊境,活得痛苦,卻也沒勇氣自殺,只能日復一日朝大海投入求救信息。一天,等待的小船終於靠岸,然而他們滿臉刺青,衣不敝體,被當成了野蠻的原住民,在士兵無情的掃射下,菲力普失去了生命。此後,就留莎拉一人獨自生活在這個島嶼上。

莎拉憑藉藝術的天份,用刺青與島民交流,她為島民刺青,也為自己刺青。在這三十年間,她領略到這項原始藝術之美,並深深沉浸於此,她創造出生命中最偉大的作品,感受自己最接近天才的一刻。刺青對於莎拉來說,已超過了藝術的意義,她無法回到自己原有的生活,只能將全部生命投注於刺青上。刺青,讓她找到得以暫時安放靈魂的位置。

三十年後,《生活》雜誌找到了她,並將她帶回了文明社會。只是,她早已馴化於原始生活,漂泊了三十年,而今已不確定是否還能找到另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這其實是個虛構的小說,但透過作者自傳式的筆法,讓人感覺真實得不可思議。書中對於刺青的描述,更是令人著迷,它不僅是一種藝術的美感,也是一個人靈魂的所在:

「恆久不滅是藝術刺青的力量。一旦刻在皮膚上,刺青就無法消去,除非,你死了。」

「我的刺青,就像島上所有的刺青一樣是一種圖像敘事,描述的是我一生的歷程,只是不照時間順序排列。」

「每一個刺青圖案的位置,都是由身體決定的,身上哪個部位、哪一吋骨頭、哪塊肌肉可以忍受痛苦,圖案就刻印上那個位置上。……一個藝術家不但要找到一個最適合的圖樣,去描述她曾經造就的罪孽與榮耀,還必須在她的身體--這持續變化、永遠都在敗壞中的畫布上,找到一個適當的位置。」

文字的力量,藝術的力量,都讓人讀後為此震撼不已,也對刺青藝術有了不同的觀看的角度與方式。雖然我一輩子都不會有勇氣在身上刻下印記,但對於那些刺青之人,我想用心去體會他們背後關於生命與靈魂的故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53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