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當你遇見一個偶然,就開始了一個故事。

  • 字級

文/達利

有這麼一家人:當文學教授(而且常利用職權同女學生發生性關係)的父親,身為暢銷作家(但對自己創作產生了根本的懷疑以致於暫時寫不出東西來)的母親,功課很不錯(但因為參與了一項惡作劇導致女同學自殺所以自責不已)的十七歲兒子,以及聰穎早慧(但其實仍脫不了稚氣所以有時看起來頗自以為是)的十二歲女兒。這家人一起到鄉間的避暑別墅度假,表面上看來生活似乎四平八穩,但實際上這些人各有自己的問題,只是彆彆扭扭地一起生活。

某日,一個赤著腳、「漂亮,有一點風塵味,像是從網站裡面跑出來、被人玩過的漂亮女生」出現,父親以為她是來採訪妻子的記者、母親以為她是教授的學生(兼情婦)之一,她阻止了正打算上吊自殺的兒子、很快地與一向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女兒打成一片。這家裡頭的每個角色都對她產生了某種慾望,然後...

迷

《迷》這個故事,如此行進。

剛開始閱讀《迷》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有點兒疑惑。前兩頁,是一個名為「阿罕布拉」的角色在敘述自己的開始(即父母親相遇的場景),接著,敘事的角度一躍而至前述家庭成員中的女兒愛思翠身上:她在凌晨醒來,看一切都不順眼,想著要拿 DV 去拍鎮上一個被破壞的民族餐廳。然後我們慢慢會理出頭緒:作者 Ali Smith 講述這個故事的方式依循著女兒(愛思翠)→兒子(麥格納斯)→父親(麥克)→母親(夏娃)各為主角的順序輪流,第一輪是四個人分別遇見莫名來訪女子(琥珀)的經過,第二輪是四個人同琥珀相處的過程,第三輪則是四個人結束度假後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當敘事角度跟隨著某個角色時,Ali Smith 的描述方式就會隨著角色的不同而產生某些轉變:愛思翠早熟的自以為是、麥格納斯自責的徬徨疏離、麥克花巧的出口成章,以及夏娃如同回應訪談及創作似的問答紀錄;如此安排,不但顯示出作者優異的創作技巧,更重要的是可以讓我們利用不同的視角去瞭解每個角色、探知每個角色所看到的世界,以及明白每個角色如何看待其他角色。因為琥珀的出現,這家人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殊不知當他們結束假期回到住所時,需要面對另一個料想不到的局面。

故事的最後,又回到阿罕布拉的自述,這個在故事本體中似乎根本沒有出現的角色究竟是誰?琥珀是否真有其人?或者只是這家人的神祕臆想?她與闖空門的竊盜集團當中有什麼關聯?Ali Smith 在《迷》裡頭用了大量的電影、文學,甚至流行音樂典故,某方面來說,這或許是種閱讀上的挑戰,但從另一方面看來,這也提供了讀者在故事主線外的解謎樂趣。

《迷》的原文書名是《The Accidental》,意即「偶發事件」,也是音樂裡頭加在音符旁邊控制升降音的「臨時符號」;如同書中的琥珀,她的出現是這個家庭所面臨的偶發事件,而她也像是個臨時符號似地,在這個小節使音符變調,又在下一個小節鬆開控制權。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或許也能將這個充滿暗喻的故事,當成一個擴延閱聽觸角的契機。

當生活已經走至某種困頓局面時,一個意料之外的偶然,或許就是一個開啟新章的轉機:這個新的篇章或許通往平坦大道、或許開始麻煩煎熬,但無論如何,都是中止無趣停滯、向下個階段挺進的表現。

一如我們所熟知的:總要在一無所有之中闖進一個偶然,才會產生一個故事。

當你遇見一個偶然,人生的新局,才會開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57 3